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侧边栏


中药:云母

中药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云母

云母·《中药大辞典》

【药材名称】云母

【图片】云母

【拼音】Yún Mǔ

【别名】云珠、云华、云英、云液,云砂、璘石(《本经》),云粉石(《中药形性经验鉴别法》),千层玻(《四川中药志》)。

【出处】《本经》

【来源】为硅酸盐类矿物白云母。采得后洗净泥土,除去杂石。

【原形态】白云母(《千金方》),又名:银精石(《石雅》)。

单斜晶系。晶体通常呈板状或块状,外观上作六方形或菱形,有时单体呈锥形柱状,柱面有明显的横条纹。也有双晶。通常呈密集的鳞片状块体产出。一般为无色,但往往带轻微的浅黄、浅绿、浅灰等色彩,条痕白色。玻璃光泽,解理面呈珍珠光泽。透明至微透明。解理平行底面极完全。硬度2~3。,比重2.76~3.10。薄片具弹性及绝缘性能。主要产于伟晶岩、花岗岩及云母片岩中。

【生境分部】产内蒙古、西藏、辽宁、吉林、云南、山东、山西、江苏、浙江、湖南、湖北、安徽、江西等地。

【性状】呈不规则的片状,大小不一,为多数薄片叠成,一般长2~6厘米。无色透明或呈白色,具玻璃样光泽。质韧,不易折断,但可片片剥离,薄片表面平滑,透明如玻璃纸,有弹性,能曲折,断面不平坦。有泥土气,无味。以易剥离、片大、透明者为佳。不溶于酸类,加碳酸钾烧之能溶解。

【炮制】云母:洗净泥土,拣净杂质,捣碎。煅云母:取净云母装入砂罐内,置无烟炉中,烧至红透,取出放凉。

《纲目》:“书言盐汤煮云母,亦可为粉。又云,云母一斤,盐一斗渍之,铜器中蒸一日,臼中捣成粉。又云,云母一斤,白盐一升同捣细,入重布袋按之,沃令盐味尽,悬高处风吹,自然成粉。”

【性味】甘,温。

①《本经》:“味甘,平。”

②《别录》:“无毒。”

③《药性论》:“有小毒。”

④《本草经疏》:“甘,温。”

【归经】入肺,脾、膀胱经。

①《长沙药解》:“入足少阳胆、足太阳膀胱经。”

②《本草从新》:“入肺。”

③《本草求真》:“入脾,兼入肝、肺。”

【功能主治】纳气坠痰,止血敛疮。治虚喘,眩晕,惊悸,癫痫,寒疟,久痢,金创出血,痈疽疮毒。

①《本经》:“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

②《别录》:“下气坚肌,续绝补中,疗五劳七伤,虚损少气,止痢。”

③《药性论》:“主下痢肠澼,补肾冷。”

④《本草衍义》:“合云母膏,治一切痈疽毒疮等。”

⑤《医林纂要》:“补肺下气,坚固肌理,去热解毒。”

⑥《国药的药理学》:“为利尿消毒药,治淋疾及妇人带下。又治慢性肠炎、小儿下痢、猩红热等。外用治火伤、刀伤、湿疹等糜烂症。”

⑦《药材学》:“镇怯,治心悸。”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3~5钱;或入丸,散。外用:研末撒或调敷。

【注意】①《本草经集注》:“泽泻为之使。畏鮀甲及流水。”

②《药性论》:“恶徐长卿。忌羊血。”

③《本经逢原》:“阴虚火炎者,慎勿误与。”

【复方】①治风癫:云母,服三方寸匕,取瘥。(《千金翼方》)

②治痰饮头痛,往来寒热:云母粉二两,常山一两。上二味捣筛为散。热汤服一方寸匕,吐之止;吐不尽,更服。(《千金翼方》)

③治疟多寒:蜀漆(洗去腥),云母(烧二日夜)、龙骨等分。上三味,杵为散,未发前以浆水服半钱。(《金匮要略》蜀漆散)

④治小儿赤白痢及水痢:云母粉半大两,研作粉煮白粥调,空腹食之。(《食医心镜》)

⑤治带下:云母粉服三方寸匕,三五服。(《千金翼方》)

⑥治妇人难产,经日不生:云母粉半两,温酒调服。(《积德堂经验方》)

⑦治金疮、一切恶疮:云母粉涂之。(《千金翼方》)

⑧治痔病:云母服三力寸匕.慎房室、血食油腻。(《千金翼方》)

【摘录】《中药大辞典》

云母·《中华本草》

【药材名称】云母

【拼音】Yún Mǔ

【英文名】Muscovite

【别名】云珠、云华、云英、云液、云砂、璘石、云粉石、千层玻、银精石、云母石、千层纸、金星石、老鸦金

【出处】出自《神农本草经》

【来源】药材基源:为硅酸盐类矿物白云母。

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Muscovite

采收和储藏:采得后洗净泥土,除去杂石。

【原形态】单斜晶系。晶体通常呈板状或块状,外观上作六方形或菱形,有时单体呈锥形柱状,柱面有明显的横条纹。也有双晶。通常呈密集的鳞片状块体产出。一般为无色,但往往带轻微的浅黄、浅绿、浅灰等色彩,条痕白色。玻璃光泽,解理面呈珍珠光泽。透明至微透明。解理平行底面极完全。硬度2-3。比重2.76-3.10。薄片具弹性及绝缘性能。

【生境分部】生态环境:形成于中酸性岩浆岩和云英岩中,也广泛见于变质岩中。强烈的化这风化作用可使之水化成水云母(水白云母、伊利石),再转化而成蒙脱石、高岭石。

资源分布:产于内蒙古、陕西、新疆、山东、江苏、浙江、江西、湖南、湖北、广西、四川、云南等地。

【性状】性状鉴别 本品为叶片状集合体,呈板状或板块状,沿基侧面边缘易层层剥离成很薄的叶片。无色透明或微带浅绿色、灰色。表面光滑,具玻璃样光泽或珍珠样光泽。用指甲可刻划成痕。薄片体轻,质韧,有弹性,弯曲后能自行挺直,不易折断。气微,味淡。以扁平、张大、易剥离、无色透明、无杂质者为佳。

显微鉴别 透射偏光镜下:薄片中无色透明。平行底面的切面,晶体呈片状,无解理缝;低-中正突起;干涉色为Ⅰ级灰色;二轴晶;负旋旋旋旋光性。垂直低面的切面,晶体呈条状,解理极完全,可见到细而直的连续的解理缝;闪突起明显;最高干涉色可达Ⅱ级顶部,十分鲜艳;近平行消光;正延长符号。

【化学成分】主含铝钾的硅酸盐[KAl2(AlSi3O10)(OH)2],其中三氧化二铝(Al2O3)38.5%,二氧化硅(SiO2)45.2%,氧化钾(K2O)11.8%,水(H2O)4.5%。此外,还含有钠、镁、铁、锂等,并含有微量的氟、钛、钡、锰、铬等成分。因此,显色各异。

【炮制】1.云母:洗净泥土,拣净杂质,捣碎。

2.煅云母:取净云母装入砂罐内,置无烟炉中,烧至红透,取出放凉。

3.《纲目》:书言盐汤煮云母,亦可为粉。又云,云母一斤,盐一斗渍之,铜器中蒸一日,臼中捣成粉。又云,云母一斤,白盐一升同捣细,入重布袋之,沃令盐味尽,悬高处风吹,自然成粉。

【性味】甘;温

【归经】心;肝;肺;脾;膀胱经

【功能主治】安神镇惊;止血敛疮。主心悸;失眠;眩晕;癫痫;久泻;带下;外伤出血;湿疹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3-5钱;或入丸、散。外用:研末撒或调敷。

【注意】《本经逢原》:阴虚火炎者,慎勿悮与。

【各家论述】1.《神农本草经》: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

2.《名医别录》:下气坚肌,续绝补中,疗五劳七伤,虚损少气,止痢。

3.《本草经疏》:云母,石性镇坠,能使火下,火下则水上,是既济之象也。故安五脏,益子精,明目。《别录》主下气坚肌,续绝补中,疗五劳七伤,虚损少气。皆此意出。其曰止痢者,久痢则肠胃俱虚,甘温足以回其虚,下坠足以去其积,故亦主之也。

4.《长沙药解》:云母,利水湿,消瘀除疟。《金匮》蜀漆散,用之治牝疟多寒,以其泄湿而行痰也。疟以寒湿之邪,结于少阳之经,与淋利之证,皆缘土湿而阳陷,云母泄湿行痰,故治牝疟而除淋痢。

5.《药性论》:主下痢肠澼,补肾冷。

6.《医林纂要》:补肺下气,坚固肌理,去热解毒。

7.《国药的药理学》:为利尿消毒药,治淋疾及妇人带下。又治慢性肠炎,小儿下痢,猩红热等。外用治火伤,刀伤,湿疹等糜烂症。

8.《药材学》:镇怯,治心悸。

【摘录】《中华本草》

云母·《本草备要》

补中

甘平属金,色白入肺。下气补中,坚肌续绝。治劳伤疟痢,疮肿痈疽(同黄丹熬膏贴之。《千金翼》∶用敷金疮。青城山人康道丰,有云母粉方,能治百病)。有五色,以色白光莹者为上。古人亦有炼服者(云母入火,经时不焦,入土不腐,故云服之长生)。使泽泻。

恶羊肉。

云母·《本草乘雅半偈》

(本经上品)

土即地气,沙更清疏,离本归根,生机尝在。各具偏胜兼色,为四时宜。青春、赤夏、白秋、黑冬也。故云砂兼黄宜季夏,土磷石晶晶纯白无兼,为四时宜。亦可专宜秋。白云之母,即水之母也。不曰云生足下,而曰云覆其上。即此可征,母字义深,心者得之。釜底燃薪,而水出又足征矣。

【气味】甘平,无毒。

【主治】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安五脏,益子精,明目,轻身延年。

【核】曰∶出太山、齐山、庐山、琅琊、北定,今云梦山、方台山,及江州、淳州、杭越间亦有,生山石间。宜二月采,候云气所出之处,掘取无不大获。但掘时,忌作声也。小者长三五寸,大者长五七尺。作片成层可析,光莹如水,白泽轻透者遂为贵。以沙土养之,岁月生长。置千斤于一室中,云气尝起,向日观照,五采并具。阴地不见杂色也,多青者名云英,多赤者名云珠,多白者名云液,多黑者名云母,但具青黄者名云砂,晶晶纯白者名磷石,各以偏胜之色,为四时之宜。云砂宜季夏,磷石宜四时服也。纯黑者不堪服,令人淋沥发疮根,即阳起石也。修治,设经妇人手把,便失灵异,每斤用甘草、地黄、小地胆草、紫背天葵各一镒,干者细锉,生者取汁,置瓷锅中,次入云母,用天池水三镒,着火熬煮七日夜,水火勿令失度,自然酿成碧玉色浆,沉于锅底,更以天池水猛投其中,随手频搅,有浮起如蜗涎者,即掠去之。凡三度,澄定去水,更用沉香一两捣为末,以天池水五升,煮汁二升,分作三度,淘澄其浆,晒干任用。主疗诸疾。抱朴子云∶或以桂葱水玉,化之为水;或以消石,合置筒中,埋之为水;或以露于铁器中,原水熬之为水;或以蜜搜为酪;或以秋露渍之百日,韦酿挺以为末;或以樗血、无颠草,合饵之,服至一年百疾除,三年反老还童,云气尝覆其上;五年役使鬼神,飞行神仙。恶徐长卿。忌羊肉。畏蜿甲,及流水。泽泻为之使。

【 】曰∶云母生云,故名云母。云中具雨露霜雪,是雨露霜雪,亦以云为母也。然云之母曰云母,而云母之母曰高山。释典云∶水势劣火,结为高山。是故山石,击则成焰,融则成水。盖其气 而为润湿,升腾而为炎上。故知水火之结高山,高山之育云母,云母之生云气,云气之变雨露霜雪,虽乘化有异而体性不迁,更推润湿之水,皆从火蒸,诚交互发生,递相为种者。客曰∶五行之理,水能克火,今云水从火出,不几矫乱乎。颐曰∶此宝明生润,非有形相克制化之比也。若非火光上蒸,则就下之水,焉能含遍十方乎。经云∶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相提而论,实与释典吻合,斯足征矣。客曰∶古人命名简约,何得故为奇特。颐曰∶物体性情,若非意外寻求,比量推夺,便为句字所缚,客默然良久。

身皮死肌,此土实不灵,用升腾变幻之母,开锄顽颓,自能反活回鲜。土主肌肉,若风木相乘者,培其根种,则侮土之风,不期自退。盖风云总归同类,即以同类之云逐之。风之中者,自不能停,此亦从化之理矣。如在车船上者,畏风大动摇之状也。安五脏者,邪除则元真通畅,五脏安和。益子精者,益子精之用。明目者,目乃水精所结,能行水上,故令目明。轻身延年者,修炼佩服,骸如云化,以有形之物,和合气交之中,则日日更新,新新非故。修治之法,当同龙骨,以回其灵,云性从龙也。

(云母生云,名云母。云具雨露霜雪,是雨露霜雪,为云之子为水矣。然则云,又宜号水母。泽泻亦能行水上,令人明目,但多服反致目盲者,谓其泻泽上行,泽尽则竭故也。若云母则从母发源,宁至有竭乎。)

云母·《本草崇原》

气味甘平,无毒。主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久服轻身延年。

(云母出太山山谷、齐山、庐山、及琅琊、北定山石间,今兖州云梦山及江州、淳州、杭越间,亦有生土石间,作片成层可析,明滑光白者为上。候云气所出之处,于下掘取即获,之根,故名云母,而云母之根,则阳起石也。)

今时用阳起石者有之,用云母者甚鲜,故但存《本经》原文,不加诠释,后凡存《本经》而

云母·《本草从新》

重、下气.

甘平.色白.入肺下气.坚肌续绝.治疟痢痈疽.(同黄丹熬膏贴之、千金翼、用敷金疮.)

有五色.以色白光莹者为上.泽泻为使.恶羊肉.(金疮出血、云母粉傅之、绝妙.)

云母·《本草分经》

甘平,入肺下气,治疟痢痈疽。

云母·《本草经集注》

味甘,平,无毒。主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下气,坚肌,续绝,补中,疗五劳七伤,虚损少气,止痢。久服轻身,延年,悦泽不老,耐寒暑,志高神仙。一名云珠,色多赤。一名云华,五色具。一名云英,色多青。一名云液,色多白。一名云砂,色青黄。一名磷石,色正白。生太山山谷齐、庐山,及琅琊北定山石间,二月采。(泽泻为之使,畏 甲,反流水,恶徐长卿。)

案《仙经》云母乃有八种∶向日视之,色青白多黑者名云母,色黄白多青名云英,色??六种并好服,而各有时月;其黯黯纯黑,有文斑斑如铁者,名云胆,色杂黑而强肥者名地涿,此二种并不可服。炼之有法,惟宜精细;不尔,入腹大害人。今虚劳家丸散用之,并只捣筛,殊为未允。琅琊在彭城东北,青州亦有。今江东惟用卢山者为胜,以沙土养之,岁月生长。

今炼之用矾石则柔烂,亦便是相畏之效。百草上露,乃胜东流水,亦用五月茅屋溜水。(《新修》

云母·《本草蒙筌》

味甘,气平。无毒。琅琊(在彭城东北)虽盛,庐山(属南康府)亦生。色有五般,白泽为贵。作片成层可拆,通透轻薄光明。沙土养之,月月生长。畏 甲及东流水,忌羊血恶徐长卿。以泽泻使宜,宗雷公制妙。(每云母一斤,用小地胆草、紫贝、天葵、生甘草、地黄汁各一镒,入磁锅中,安云母于内,下天池水三镒,煮七日夜,勿令失度,其云母自然成碧玉,浆在锅底,却猛投天池水,以物搅之,浮而蜗涎者去之。如此三度淘了,取沉香一两,捣末,以天池水煎汤三升,分三度,再淘晒干用。)不解节度,勿轻饵之。主身表死肌,如车船上中风寒热;治赤白痢疾,及女妇人带下崩中。安五脏且益子精,除邪气能耐寒暑。遍身风痒,百计不差者, 粉调水可服;诸类恶疮,一切作痛者,研末和油可敷。久服延年,轻身明目。 又阳起石,即云母根。惟畏菟丝,亦忌羊血;恶泽泻菌桂,并蛇蜕雷丸。佐使得桑螵蛸,宜明莹若野狼牙者胜。(有云头两脚,及鹭鸶毛者尤佳。)欲试紧慢,绝细研成。铺有釉盆中,照当午日下。盆面湿纸密掩,盆底文火微熏。升起粘纸者力洪,仍复在盆者力劣。治肾气乏绝,阴痿不举殊功;破血瘕积凝,腹痛难抵立效。去阴囊湿痒,驱子脏冷寒。

(谟)按∶《本经》注云∶云母有五种,当举以向日详占视之,乃可分别。若阴地视,不见其杂色也。若五色具者,名云华。五色具而多青者,名云英,宜春服之。五色具而多赤者,名云朱,宜夏服之。五色具而多白者,名云液,宜秋服之。五色具而多黑者,名云母,宜冬服之。但有青黄二色者,名云砂,宜季夏服之。晶晶纯白者,名磷石,四季可服也。

医方所用白泽者,正磷石是尔。又云∶他物埋土即朽,着火即焦,而五云纳猛火中,经时不焦,埋深阱内,虽久不腐,故能令人长生。服经十年,云气常覆其上。夫服其母,以致其子,亦理当然也。在古固此为言,但今之望寿,未闻有人服此者,盖因金石性悍,抑且修制节度,恐非文本可详。弗轻饵之,谨之至也。

云母·《本草求真》

(石)镇怯

云母(专入脾。兼入肝肺)。生于泰山山谷。气味甘平而温。诸书皆言达肌温肉。安脏定魄。补中绝续。故凡死肌败肉。恶毒阴疽。及车船眩晕。痰饮头痛。皆当用此调治。以其温有阳和之力。重有镇摄之能。故能使之辟邪而镇怯也。(局方云母膏治一切痈毒。仲景治牝疟多寒。千金方治久痢带下。小便淋疾。及一切恶疮。深师治痰饮头痛。何德扬治妇人难产。温酒调服三钱。入口即下。金刃伤敷之。止血最速。且无腐烂之虞。阴疽阳痈。亦多用之。皆取助阳之力。)但书有言久服身轻尸解。不过极为赞扬。且因是物经时不焦。入土不腐。故云服可长生。其说即出本经。岂真事哉!

但此性属助阳。阴虚火炎者勿服。以色白光莹者良。(云母石有五色。)使泽泻。恶羊肉。

云母·《本草图经》

云母(图缺),生泰山山谷、齐卢山及琅琊北定山石间。今兖州云梦山及江州、濠州、杭越间亦有之堪入药。二月采,其片绝有大而莹洁者,今人或以饰灯笼,亦古屏扇之遗事也。谨按∶方书用云母,皆以白泽者为贵,惟中山卫叔卿单服法,云母五色具者。盖《本经》所谓一名云华者,是一物中而种类有以向日看其色,详占视之,乃可知正尔,于阴地视之,不见其杂色也。五色并具而多青者,名云英,宜以春服之;五色并具而多赤者,名云珠,宜以夏服之;五色并具而多白者,名云液,宜以秋服之;五色并具而多黑者,名云母,宜以冬服之;但有青、黄二色者,名云砂,宜以季夏服之; 纯白者,名磷石,四时可服也。然则医方所用正白者,乃磷石一种耳。

古之服五云之法甚多,陶隐居所撰《太清诸石药变化方》言之备矣。今道书中有之,然修炼节度,恐非文本可详,诚不可轻饵也。又西南天竺等国出一种石,谓之火齐,亦云母之类也,色如紫金,离析之。

云母·《本草衍义》

古虽有服炼法,今人服者至少,谨之至也。市廛多折花朵以售之。今惟合云母膏,治一切痈毒疮等,惠民局别有法。

云母·《本经逢原》

甘平,无毒。凡用选白莹者,擘薄片,取雨水或流水渍去砂土,更以秋露渍数十日,同露煮七日夜,磨令极细,拈指,无复光明者,乃可用之。或同盐入重布袋 之,沃令盐味尽,悬当风处自然成粉。弘景曰∶炼之用矾则揉烂,忌羊血者,以其能解诸药之性也。与胡蒜尤为切禁,犯之必腹满作泻。黑者有毒伤人。《本经》主身痹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精明目,久服轻身延年。

发明 云母生泰山山谷,色白者良。《本经》言,云母甘平,详其性升亦应有甘温助阳之力,故能辟一切阴邪不正之气,主身痹死肌,以其能辟邪除阴毒也。其治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以其能镇摄虚阳也。《局方》云母膏治一切痈毒。仲景方治牝疟多寒。《千金方》治久利带下,小便淋疾,及一切恶疮。《深师方》治痰饮头痛。何德扬治妇人难产,温酒调服三钱,入口即下。金刃伤敷之,止血最速,且无腐烂之虞。阴疽,肠痈亦多用之,皆取助阳之力也。久服能使身轻尸解。孙真人恒服之,但石药性偏助阳,凡阴虚火炎者,慎勿误与。

云母·《长沙药解》

【本经】味甘平。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久服轻身延年。一名云珠,一名云华,一名云英,一名云液,

一名云沙,一名磷石,生山谷。

味甘,入足少阳胆、足太阳膀胱经。利水泻湿,消痰除疟。

《金匮》蜀漆散方在蜀漆。用之治牝疟多寒,以其泻湿而行痰也。

疟以寒湿之邪,结于少阳之经,与淋沥之证,皆缘土湿而阳陷。云母泻湿行痰,故治牝疟而除淋。

云母·《得配本草》

泽泻为之使。畏 甲、矾石、东流水、百草上露、茅屋溜水。恶徐长卿、羊血。制汞。伏丹砂。甘,平。入手太阴经气分。能入阴逐邪达表,入肠除垢止痢,坚肌续绝。得蜀漆、龙骨,治牝疟多寒。得黄丹熬膏,贴痈肿。黄黑者浓而顽,赤色者并不中用,须要光莹如水色者为上。

云母·《雷公炮炙论》

雷公云∶凡使,色黄黑者,浓而顽;赤色者,经妇人手把者,并不中用。须要光莹如冰色者为上。

凡修事一斤,先用小地胆草、紫背天葵、生甘草、地黄汁各一镒,干者细锉,湿者取汁;了,于瓷锅中安云母并诸药了,下天池水三镒,着火煮七日夜,水火勿令失度,其云母自然成碧玉浆在锅底,却,以天池水猛投其中,将物搅之,浮如蜗涎者即去之;如此三度,淘净了,取沉香一两,捣作末,以天池水煎沉香汤三升已来,分为三度;再淘云母浆了,日中晒,任用之。

云母·《名医别录》

无毒.下气坚肌,续绝补中,治五劳七伤,虚损少气,止痢;久服悦泽不老,耐寒暑志高神仙.一名云珠,色多赤.一名云华,五色具.一名云英,色多青.一名云液,色多白.一名云沙,色青黄.一名磷石,色正白.生太山、齐庐山,及琅琊北定山石间,二月采.(泽泻为之使,畏鳝甲,反流水,恶徐长卿.)

《本经》原文∶云母,味甘,平.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一名磷石.生山谷

云母·《神农本草经》

味甘平。

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久服轻身延年。一名云珠,一名云华,一名云英,一名云液,一名云沙,一名磷石,生山谷。

《名医》曰:生太山,齐卢山,及琅邪,北定山石间,二月采(此录《名医》说者,即是仲景元化,及普所说,但后人合之,无从别耳,亦以补普书不备也)。

案《列仙传》云:方回,炼食云母。《抱朴子·仙药》云:云母有五种,五色并具,而多青者,名云英,宜以春服之。五色并具,而多赤者,名云珠。宜以夏服之。五色并具,而多白者,名云液,宜以秋服之。五色并具,而多黑者,名云母,宜以冬服之。但有青黄二色者,名云沙,宜以季夏服之。晶晶纯白名磷石,可以四时长服之也。李善文选注:引异物志,云母一名云精,人地万岁不朽,《说文》无磷字。玉篇云:磷薄也,云母之别名。

云母·《神农本草经百种录》

味甘平。主身皮死肌,云母色白属金,故为肺经之药。又肺主皮毛,云母薄叠如皮,亦与肺合也。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肺气震荡,此能镇之。除邪气,安五脏,亦清镇之功。益子精,肺为肾源。明目。目白属肺,此能益目中肺脏之精。久服轻身延年。肺旺则气旺,故有此效。

云母虽有五色,而白其正色也。白属金,金生水,故云母之上常生气云。云者,地气上升,

云母·《吴普本草》

按∶此药参见本书“凝水石”条,《本经》首载此药。

云母·《新修本草》

味甘,平,无毒。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下气,坚肌,续绝,补中,疗五劳七伤,虚损少气,止痢。久服轻身,延年,悦泽不老,耐寒暑,志高神仙。一名云珠,色多赤。一名云华,五色具。一名云英,色多青。一名云液,色多白。一名云沙,色青黄。一名磷石,色正白。生太山山谷齐、庐山,及琅邪北定山石间,二月采。

泽泻为之使,畏 甲,反流水,恶徐长卿。案《仙经》云母乃有八种∶向日视之,色青白多黑者名云母;色黄白多青名云英;色青黄多赤名云珠;如冰露乍黄乍白名云沙;黄白晶晶名云液;皎然纯白明澈名磷石,此六种并好服,而各有时月;其黯黯纯黑,有文斑斑如铁者炼之有法,惟宜精细;不尔,入腹大害人。今虚劳家丸散用之,并只捣筛,殊为未允。琅邪在彭城东北,青州亦有。

今江东惟用庐山者为胜,以沙土养之,岁月生长。今炼之用矾石则柔烂,亦便是相畏之效。百草上露,乃胜东流水,亦用五月茅屋溜水。

云母·《药性切用》

性味甘温,镇摄虚阳,辟阴邪不正之气,治阴疟,久痢。煮磨澄粉用。

云母·《药征续编》

蜀漆散。

上一方。

云母·《增广和剂局方药性总论》

味甘,平,无毒。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下气坚肌,续绝补中,疗五劳七伤,虚损少气,止痢。《药性论》云∶君。白色者上,有小毒。主下痢肠癖,补肾冷。一云∶治火疮及风疹,热风,带下,淋疾。泽泻为使。畏∶ 甲及流水。恶∶徐长卿。忌∶羊血。出∶江东庐山者为胜。江南生者多青色,不堪入药。

云母·《证类本草》

(云母_图缺)

味甘,平,无毒。主身皮死肌、中风寒热,如在车、船上,除邪气,安五脏,益子精,明目,下气,坚肌,续绝,补中,疗五劳七伤,虚损少气,止痢。久服轻身延年,悦泽不老,耐寒暑,志高神仙。一名云珠,色多赤;一名云华,五色具;一名云英,色多青;一名云液,色多白;一名云砂,色青黄;一名磷石,色正白。

生泰山山谷、齐、庐山及琅邪北定山石间。二月采。(泽泻为之使,畏 甲及流水。)

陶隐居云∶按《仙经》云母乃有八种∶向日视之,色青白多黑者,名云母;色黄白多青,名云英;色青黄多赤,名云珠;如冰露,乍黄、乍白,名云砂;黄白 ,名云液;皎然纯白明澈,名磷石。此六种并好服,而各有时月。其黯黯纯黑、有纹斑斑如铁者,名云胆∶色杂黑而强肥者,名地涿。此二种并不可服。炼之有法,唯宜精细;不尔,入腹大害人。今虚劳家丸散用之,并只捣筛,殊为未允。琅邪在彭城东北,青州亦有。今江东唯用庐山者为胜,以砂土养之,岁月生长。今炼之用矾石则柔烂,亦便是相畏之效。百草上露,乃胜东流水,亦用五月茅屋溜水。臣禹锡等谨按药性论云∶云母粉,君,恶徐长卿,忌羊血。粉有六等,白色者上,有小毒,主下痢肠癖,补肾冷。杨损之云∶青、赤、白、黄、紫者,并堪服饵,唯黑者不任用,害人。日华子云∶凡有数种,通透轻薄者,为上也。

图经曰∶云母,生泰山山谷、齐庐山及琅邪北定山石间,今兖州云梦山及江州、濠州、杭越作片成层可折,明滑光白者为上。江南生者多青黑色,不堪入药。二洁者,今人或以饰灯笼,亦古屏扇之遗事也。谨按方书用云母,皆以白泽者为贵;唯中山卫叔卿单服法,云母五色具者,盖《本经》所谓一名云华者是,一物中而种类有别耳,葛洪《抱朴子·内篇》云∶云母有五种,而人不能别也,当举以向日看其色,详占视之,乃可知正尔,于阴地视之,不见其杂色也。五色并具而多青者,名云英,宜以春服之;五色并具而多赤者,名云珠,宜以夏服之;五色并具而多白者,名云液,宜以秋服之;五色并具而多黑者,名云母,宜以冬服之;但有青黄二色者,名云砂,宜以季夏服之; 纯白者,名磷石,四时可服也。然则,医方所用正白者,乃磷石一种耳。古之服五云之法甚多,陶隐居所撰《太清诸石药变化方》言之备矣。今道书中有之,然修炼节度,恐非文本可详,诚不可轻饵也。

又西南天竺等国出一种石,谓之火齐,亦云母之类也,色如紫金,离析之,如蝉翼,积之乃如纱谷重沓。又云琉璃类也,亦堪入药。

雷公云∶凡使,色黄黑者,浓而顽,赤色者,经妇人手把者,并不中用。须要光莹如冰色者为上。凡修事一斤,先用小地胆草、紫背天葵、生甘草、地黄汁各一镒,干者细锉,湿者取汁了,于瓷锅中安云母并诸药了,下天池水三镒,着火煮七日夜,水火勿令失度,其云母自然成碧玉浆在锅底,却以天池水猛投其中,将物搅之,浮如蜗涎者即去之。如此三度淘净了,取沉香一两,捣作末,以天池水煎沉香汤三升以来,分为三度,再淘云母浆了,日中晒,任用之。圣惠方∶治火疮败坏。用云母粉同生羊髓,和如泥涂之。千金方∶治风疹遍身,百计治不瘥者, 云母粉以清水调服之,看人大小,以意酌量,与之多少服。千金翼∶治热风汗出,心闷。水和云母服之,不过再服,立瘥。

又方∶治带下。温水和服三方寸匕,立见神效,瘥。又方∶治赤白痢积年不瘥。饮调服方寸匕,两服立见神效。又方∶治金疮并一切恶疮。用云母粉敷之,绝妙。又方治淋疾,温水和服三钱匕。经效方∶青城山丈人观主康丰传,治百病, 制云母粉法∶云母一斤,折开揉碎,入一大瓶内,筑实,上浇水银一两,封固,以十斤顶火 通赤,取出,却拌香葱、紫引翘草二件,合捣如泥,后以夹绢袋盛,于大水盆内摇取粉,余滓未尽,再添草药重捣如前法取粉。沉水干,以小木盘一面,于灰上印一浅坑,铺纸倾粉在内,直候干,移入火焙焙之,取出细研,以面糊丸如梧桐子大。遇有病者,服医心镜∶治小儿赤白痢及水痢。云母粉半大两,研作粉,煮白粥调,空腹食之。抱朴子∶服五云玉化之以为水,或以露于铁器中,以元水熬之为水,或以硝石合于筒中埋之为水,或以蜜搜为酪,或以秋露渍之百日,KT囊 以为粉,或以无巅草血合饵之。

服之一年,百病除。三年久服返老成童,五年不缺服,可役使鬼神。入火不烧,入水不濡,践棘而不伤肤,与仙人相见。他物埋地,物朽着火即焦,而五云内猛火中,经时终不焦,埋之永不腐,故能令人长生也。服经十年,云气常覆其上,夫服其母,以致其子,其理之自然。明皇杂录∶开元中,有名医纪朋者,观人颜色,谈笑,知病深浅,不待诊脉。帝闻之,召于掖庭中看一宫人每日昃则笑歌啼号,若狂疾,而足不能履地。朋视之,曰∶此必因食饱而大促力,顿仆于地而然。

乃饮以云母汤,令熟寐,觉而失所苦。问之,乃言因太华公主载诞,宫中大陈歌吹,某乃主讴,惧其声不能清且长,吃豚蹄羹饱而当筵歌大曲,曲罢,觉胸中甚热,戏于砌台上,高而坠下,久而方苏,病狂,足不能及地。丹房镜源∶云母粉制汞伏丹砂,亦可食之。神仙传∶宫嵩服云母,数百岁有童子颜色。青霞子∶云母久服,寒暑难侵。

衍义曰∶云母,古虽有服炼法,今人服者至少,谨之至也。市廛多折作花朵以售之,今唯合云母膏,治一切痈毒疮等,惠民局别有法。

云母四百二十八·《本草易读》

盐汤煮之可作粉。

甘,平,小毒。补中下气,坚肌续绝。治痨伤溏痢,疗疮肿痈疽。

生太山山谷及庐山、齐山、定山石间,二月采。兖州、淳州、杭越间亦有之。生土石间,作者为上。

中药/云母.txt · 最后更改: 2016/12/05 23:02 由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