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侧边栏


中药:水蛭

中药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水蛭

水蛭·《中国药典》

【药材名称】水蛭

【拼音】Shuǐ Zhì

【英文名】HIRUDO

【别名】蚂蝗、马鳖、肉钻子

【来源】本品为水蛭科动物蚂蟥Whitmania pigra Whitman、水蛭Hirudo nipponica Whitman或柳叶蚂蟥Whit-mania acranulata Whitman 的干燥体。夏、秋二季捕捉,用沸水烫死,晒干或低温干燥。

【性状】蚂蟥:呈扁平纺锤形,有多数环节,长4~10cm,宽0.5~2cm。背部黑褐色或黑棕色,稍隆起,用水浸后,可见黑色斑点排成5条纵纹;腹面平坦,棕黄色。两侧棕黄色,前端略尖,后端钝圆,两端各具1吸盘,前吸盘不显着,后吸盘较大。质脆,易折断,断面胶质状。气微腥。

水蛭:扁长圆柱形,体多弯曲扭转,长2~5cm,宽0.2~0.3cm。

柳叶蚂蟥:狭长而扁,长5~12cm,宽0.1~0.5cm。

【炮制】水蛭: 洗净,切段,干燥。

烫水蛭: 取净水蛭段,照烫法(附录Ⅱ D)用滑石粉烫至微鼓起。

【性味】咸、苦,平;有小毒。

【归经】归肝经。

【功能主治】破血,逐瘀,通经。用于症瘕痞块,血瘀经闭,跌扑损伤。

【用法用量】1.5~3g。

【注意】孕妇及无瘀血者禁用。

【贮藏】置干燥处,防蛀。

【摘录】《中国药典》

水蛭·《中药大辞典》

【药材名称】水蛭

【拼音】Shuǐ Zhì

【别名】蛭蝚、至掌、虮(《尔雅,),马蜞(陶弘景),马蛭(《唐本草》),蜞、马蟥(《本草图经》),马鳖(《本草衍义》),红蛭(《济生方》),蚂蝗蜞(《医林纂要》),黄蜞(《本草求原》),水麻贴(《河北药材》),沙塔干、肉钻子(《中药材手册》),门尔哥蚂里(朝名)。

【出处】《本经》

【来源】为水蛭科动物日本医蛭、宽体金线蛭、茶色蛭等的全体。

【原形态】①日本医蛭,又名:医用蛭。

体狭长稍扁,略呈圆柱形,体长3~5厘米,宽4~5毫米(固定)。背面绿中带黑,有黄色纵线5条。腹面子坦,灰绿色,无杂色斑纹。体环数103;环带不显着,占15环。雄生殖孔在31~32环沟间;雌孔在36~37环沟间。眼5对,列成弧形。体前端腹面有一前吸盘。食道纵褶6条,颚3片,半圆形,颚齿发达。后端腹面有一后吸盘,碗状,朝向腹面,肛门在其背侧。

生活于水田及沼泽中。吸人、畜血液。行动敏捷,能作波浪式游泳和尺蠖式移行。春暖时即活跃,6~10月为产卵期,冬季蛰伏。再生力很强,如将其切断饲养,能由断部再生成新体。全国各地均有分布。

②宽体金线蛭

体长大,略呈纺锤形,扁平,长6~13厘米,宽0.8~2厘米。背面通常暗绿色,具6条细密的黄黑色斑点组成的纵线,背中线1条较深。腹面淡黄色,杂有许多不规则的茶绿色斑点。体环数107。环带明显,占15环。雄生殖孔在33~34环沟间;雌孔在38~39环沟间。眼与日本医蛭同。前吸盘小,颚齿不发达。

生活于水田、河流、湖沼中。不吸血,吸食水中浮游生物、小形昆虫、软体动物的幼虫及泥面腐殖质等。全国大部地区均有分布。

③茶色蛭,又名:牛鳖。

体较宽体金线蛭略小,呈柳叶形,扁平。背部棕绿色,有5条细密的绿黑色斑点组成的纵线;腹面浅黄色,甚平坦,散布不规则的暗绿色斑点。余与宽体金线蛭相似。

全国大部地区均有分布。

【采集】夏、秋捕捉。捕得后洗净,先用石灰或酒闷死,然后晒干或焙干。日本医蛭通常用线穿于体的中段,挂起晒干;茶色蛭除用线穿起外,并将体的一端拉长,故成狭窄的条状。由于加工后外形不同,药材中以日本医蛭的干燥品称为“水蛭”,以宽体金线蛭的干燥品称为“宽水蛭”,以茶色蛭的干燥品称为“长条水蛭”。

【性状】①水蛭

呈扁长圆柱形,长2~5厘米,宽2~3毫米。腹面稍高,体多弯曲扭转,通常用线穿起,多数密集成团,全体黑棕色。质脆,断面不平坦,无光泽。气微腥。

②宽水蛭

呈扁平纺锤形,长5~9厘米,宽0.8~2厘米。背部稍隆起,腹面平坦,背腹相贴呈拘挛状,前端稍尖,后端钝圆。背部黑棕色,体两侧及腹面呈棕黄色。质脆,易折断,断面呈胶质状而有光泽。有土腥气。

③长条水蛭

呈狭长扁平形,或呈线状,长8~12厘米,宽1~5毫米。体两端均细,体表凹凸不平。背腹面均呈黑棕色,因加工时两端穿有小孔,故吸盘不易辨认。质脆,断面不平坦,无光泽。有土腥气。

以上三种药材,均以整齐、黑棕色,无杂质者为佳。全国大部地区均产。

此外,四川尚产一种水蛭,为水蛭科动物细齿金线蛭的干燥全体。呈扁长条形,长约2~3厘米,宽约3~5毫米。全体绿褐色或黑褐色。背面有黄色条纹明显者,当地习称“金边蚂蟥”。认为品质最优。

【化学成分】水蛭主要含蛋白质。新鲜水蛭唾液中含有一种抗凝血物质名水蛭素。

【炮制】水蛭:洗净、闷软,切段、晒干。炒水蛭:取滑石粉入锅内炒热,放入切段的水蛭,炒至微微鼓起,取出,筛去滑石粉。油水蛭:取洗净水蛭,置锅内用猪油炸至焦黄色,取出,干燥即成。

①《蜀本草》:“水蛭,采得之,当用竹筒盛,待干,又米泔浸一宿,后暴干,以冬猪脂煎令焦黄,然后用之。”

②《日华子本草》:“水蛭,须细锉后,用微火炒令色黄乃熟。”

【性味】咸苦,平,有毒。

①《本经》:“味咸,平。”

②《别录》:“苦,微寒,有毒。”

【归经】入肝、膀胱经。

①《纲目》:“肝经血分。”

②《要药分剂》:“入肝、膀胱二经。”

【功能主治】破血,逐瘀,通经。治蓄血,症瘕,积聚,妇女经闭,干血成痨,跌扑损伤,目亦痛,云翳。

①《本经》:“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

②《别录》:“堕胎。”

③《本草拾遗》:“人患赤白游疹及痈肿毒肿,取十余枚令啖病处,取皮皱肉白,无不差也。”

④《本草衍义》:“治伤折。”

【用法用量】内服:入丸、散,0.5~4钱。外用:置病处吮吸;或浸取液滴。

【注意】体弱血虚,无瘀血停聚及孕妇忌服。

①《日华于本草》:“畏石灰。”

②《本草衍义》:“畏盐。”

③《品汇精要》:“妊娠不可服。”

【复方】①治妇人经水不利下,亦治男子膀胱满急有瘀血者:水蛭三十个(熬),虻虫三十个(去翅、足,熬),桃仁二十个(去皮、尖),大黄三两(酒浸)。上四味为末,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金匮要略》抵当汤)

②治妇人腹内有瘀血,月水不利,或断或来,心腹满急:桃仁三两(汤浸,去皮、尖、双仁,麸炒微黄),虻虫四十枚(炒微黄,去翅、足),水蛭四十枚(炒微黄),川大黄三两(锉碎微炒)。上药捣罗为末,炼蜜和捣百余杵,丸如梧桐子大。每服,空心以热酒下十五丸。(《圣惠方》桃仁丸)

③治月经不行,或产后恶露,脐腹作痛:熟地黄四两,虻虫(去头、翅炒)、水蛭(糯米同炒黄,去糯米)、桃仁(去皮、尖)各五十枚。上为末,蜜丸,桐子大。每服五、七丸,空心温酒下。(《妇人良方》地黄通经丸)

④治漏下去血不止:水蛭治下筛,酒服一钱许,日二,恶血消即愈。(《千金方》)

⑤治折伤:水蛭,新瓦上焙干,为细末,热酒调下一钱,食顷,痛可,更一服,痛止。便将折骨药封,以物夹定之。(《经验方》)

⑥治金疮,打损及从高坠下、木石所压,内损瘀血,心腹疼痛,大小便不通,气绝欲死:红蛭(用石灰慢火炒令焦黄色)半两,大黄二两,黑牵牛二两。上各为细末,每服三钱,用热酒调下,如人行四、五里,再用热酒调牵牛末二钱催之,须脏腑转下恶血,成块或成片,恶血尽即愈。(《济生方》夺命散)

【临床应用】①治疗急性结膜炎

用活蚂蝗3条,置于6毫升生蜂蜜中,6小时后取浸液贮瓶内备用。每日滴眼1次,每次1~2滴。治疗380例,绝大部分是双侧性结膜炎,全部治愈。治愈时间最短1天,最长5天。治程中除滴眼后1~2分钟稍有疼痛外,未见不良反应。对慢性结膜炎及翼状胬肉也有一定疗效。

②治疗角膜瘢翳

将活水蛭置于清水中2~3天,在去掉身上泥土、吐出腹内垢质后取出,以蒸馏水冲洗2~3次,秤过重量后放入纯蜂蜜中。蜂蜜与水蛭比例为1:2.5或1:3。水蛭与蜂蜜接触后约1小时即死亡,出现混浊液体,浮起后又下沉,共需6~8小时,过滤后即得棕色透明液。置于0℃3~5天,即可作为外用点眼剂,每日3~4次,每次1~2滴。或制成注射液,在1%普鲁卡因麻醉下进行球结膜下注射,先用小量,再逐渐增加,一般0.3~0.5毫升,隔2日注射1次,注射后涂抗菌素眼素包扎半日。共治疗角膜瘢痕云翳、粘连角膜瘢翳71例,显效(瘢翳明显变薄缩小,视力提高)26例,好转(瘢翳变薄缩小,视力稍有提高)39例,无效6例;各型内障124例,显效(视力提高5倍以上)65例,好转(视力提高3倍以上)51例,无效8例;玻璃体混浊37例,显效(视力提高5倍以上)26例,好转(视力提高3倍以上)9例,无效2例。据观察,水蛭素使用安全,副作用少。曾行结膜下注射5000余次,仅2例意外:1例原有青光眼,注后激发眼压增高;1例高血压患者(血压210/110毫米汞柱),注射后视力突降。外用眼药水,对单纯角膜瘢翳疗效较好,一般疗程约需2个月以上;而对粘连性角膜瘢翳则疗效较差。

【摘录】《中药大辞典》

水蛭·《中华本草》

【药材名称】水蛭

【拼音】Shuǐ Zhì

【英文名】Leech

【别名】蛭蝚、至掌、虮、蚑、马蜞、马蛭、蜞、马蟥、马鳖、红蛭、水琪、蚂蝗蜞、黄蜞、水麻贴、沙塔干、肉钻子、蚂蟥

【出处】出自1.《神农本草经》。

2.《蜀本草》:(用水蛭)勿误采石蛭、泥蛭用。石、泥二蛭,头尖腰粗,色赤不入药。误食之,则令人眼中如生烟,渐致枯损。

【来源】药材基源:为医蛭科动物日本医蛭和宽体金线蛭等的全体。

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1.Hirudo nipponica(Whitman)2.Whimania pigra(Whitman).

采收和储藏:9-10月捕捉。可用一个丝瓜络或扎一把草束,浸上动物血,晾干后放入水中诱捕,2-3d后提出,抖下水蛭,拣大去小,反复多次即可将池中大部分成蛭捕尽。捕后将水蛭洗净,用石灰或白酒将其闷死,或用沸水烫死,晒干或低温干燥。

【原形态】1.日本医蛭,体长30-50mm,宽4-6mm。背面呈黄绿色或黄褐色,有5条黄白色的纵纹,但背部和纵纹的色泽变化很大。背中线的一条纵纹延伸至后吸盘上。腹面暗灰色,无斑纹。体环数103。雄性和雌性的生殖孔分别位于第31-32、第36-37环沟,两孔相间5球。阴茎露出时呈细线状。眼5对,排列成马蹄形。口内有3个腭,腭背上有1列细齿,后吸盘呈碗状,朝向腹面。

2.宽体金线蛭,体大型,体长60-120mm,宽13-14mm。背面暗绿色,有5条纵纹,纵纹由黑色和淡黄色两种斑纹间杂排列组成。腹面两侧各有1条淡黄色纵纹,其余部分为灰白色,杂有茶褐色斑点。体环数107,前吸盘小。腭齿不发达,不吸血。雄、雌生殖孔各位于第33-34、第38-39环沟间。

【生境分部】生态环境: 1.栖息于水田、沟渠中,吸人、畜血液。

2.生活于水田湖沼中,吸食浮游生物、小形昆虫、软体动物及腐殖质,冬季蛰伏土中。

资源分布: 1.分布很广,我国南、北方均有。

2.分布于东北及河北、山东、江苏、安徽、浙江、江西、湖北、湖南等地。

【栽培】生活习性 水蛭对水质和环境要求不严。水温一般在15-30℃时生长良好。10℃以下停止摄食,35℃以上影响生长。繁殖快,再生力强。雌雄同体,异体受精,由生于带分泌物形成卵茧,受精卵直接在卵茧内发育。

养殖技术 池塘、沟渠、水田均可放养,也可建造饲养池。饲养池四周埂高 1.8m,水深 0.8-1m,大小据饲养量而定,一般每1hm2水面可放养幼蛭90-150万条。可鱼蛭混养,但限于鲢鱼类。

开始养殖时,捕捉野生水蛭作种苗。放养时各种品种分池饲养。每1hm2可一次性投放饵料300-450kg,如各种螺类、贝类、草虾等,不宜过多,以防池水供氧不足和与水蛭争夺空间。池中还可适当投放一些萍类或水草植物,即可作螺、贝、草虾的饲料,又可为水蛭提供活动或栖息的场所。如见多数水蛭在水中游动不止,说明池内饵料不足,可用各种动物的血拌些草粉投放下去产。

4月下旬至6月中旬为产卵期,每条水蛭一次产出卵茧4个左右,经16-25d,每个卵茧孵出幼蛭13-35条。如饵料丰富,饲养密度适合,水质环境较好,到9-10月即可长成成蛭。

饲养管理 水质应保持清洁新鲜。7月中旬至8月下旬气温高,应适当换水。北方冬季池水要深一些,以阴谋诡计冻死。新开池要投放一些牲畜粪以培养浮游生物、调节水质和提高底面腐殖质。

为便于水蛭栖息和产卵,池底可放一些不规则石块和树枝,水池中间应建高出水面20cm的土平台5-8个,每个平台约1m2左右。池梗要设防逃沟,用砖砌成,沟宽12cm,宽8cm,一半镶入土中,下雨时用密网拦住或在沟内撒些石灰,可防止水蛭随流水逃走。严禁水蛭天适如乌龟、鳝鱼、水鸟等进入。

【性状】性状鉴别 (1)日本医蛭扁长圆柱形,由多数环了组成,多弯曲扭转,长2-5cm,宽0.2-0.3cm。背部暗绿色或黑棕色,有5条黄棕色纵线,入水易见;腹面灰绿色。前端稍尖,后瑞钝圆,两端各具一吸盘,后吸盘更显着且较大体轻脆,断面胶质。气微腥。

(2)宽体金线蛭 呈扁平纺锤形,由多数环节组成,长4-10cm,宽0.5-2cm。背部黑褐色或黑棕色,稍降起,有黑色斑点排成5条纵纹,入水清楚,腹面平坦横黄色,两侧棕黄色。前端略尖,后端钝圆,两端各具一吸盘,后吸盘大而明显。质脆易断。气腥,味咸。

显微鉴别 粉末特征:①表皮层细胞略呈五边形,排列紧密,色泽黄,不甚透明。②纤维长短不一,成束或单个存在,透明。③纵肌纤维断面成群或单个存在,中空,外层增厚,可见了增厚纹

【化学成分】日本医蛭和宽体金线蛭含17种氨基酸,其中人体必需氨其酸7种,占总氨基酸含量39%以上。以谷氨酸(glutamic acid)、天冬氨酸(asparti acid)、亮氨酸(leucine)、赖氨酸(lysine)和缬氨酸(valine) 含量较高。氨基酸总含量约占水蛭干重的49%以上。此外,水蛭主要含蛋白质、肝素(heparin)、抗凝血酶(antithrombin),新鲜水蛭唾液中含有一种抗凝血物质名水蛭素。(hirudin)另外水蛭还含有人体必需常量元素钠、钾、钙、镁等,并且含量较高。还含有铁、锰、锌、硅、铝等共28种微量元素。

【药理作用】1.抗凝血和抗栓作用:水蛭水提物0.45g/kg灌胃后4小时及连续灌胃7天,对ADP诱导的大鼠血小板聚集均有显着的抑制作用,其抑制率随药物浓度的增高而提高,且能降低全血比粘度和血浆比粘度,缩短红细胞电泳时间;体外法试验,水蛭水提物200mg/ml、100mg/ml及50mg/ml对健康人血小板聚集也有显着的抑制作用。水蛭的醇提取物抑制血液凝固的作用,强于虻虫、蛰虫、桃仁等;醇制剂作用强于水制剂。

1.1.抗凝血作用:水蛭素(Hirudin,Hemophilin)不受热或乙醇之破坏,是凝血酶抑制剂,每毫克水蛭素含10、400抗凝血酶单位的活性。20mg水蛭素可阻止100g人血之凝固。

1.1.1.研究结果表明,水蛭素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强的凝血酶特效抑制剂。它与凝血酶结合,形成一种非共价复合物。这种复合物极其稳定,解离常数为10-12数量级。且反应速度极快。由于水蛭素与凝血酶的亲和力极强,在很低的浓度下,就能中和凝血酶。1μg水蛭素可以中和5μg凝血酶,相应于摩尔数比为1:1。水蛭素的抗凝活性是用标准凝血酶来测定的。能够中和一个国际单位(NIH单位)凝血酶的水蛭素的量,为一个抗凝单位(lAT-μ)的水蛭素。

1.1.2.水蛭素不仅能阻止纤维蛋白原凝固,也能阻止凝血酶催化的进一步的血瘀反应。如凝血因子Ⅴ、Ⅶ、Ⅷ的活化及凝血酶诱导的血小板反应等,均能被水蛭素抑制。其抑制率取决于水蛭素的浓度,血液凝固被推延或完全被阻止。

1.1.3.水蛭素不但抗凝血,而且对由凝血酶诱导的其它细胞的非瘀血现象也有作用。例如能够抑制凝血酶诱导的成纤维细胞的增殖和凝血酶对内皮细胞的刺激。

1.1.4.水蛭素也能抑制凝血酶对血小板的作用,抑制凝血酶同血小板的结合,抑制血小板受凝血酶刺激的释放,并能使凝血酶与血小板解离。Josenh A Jakubowski等按照水蛭素C-端残基(53-64)模式,合成12肽的水蛭素片断,其抗凝作用强于水蛭素,部分凝血酶时间(APTT)、凝血酶原时间(PT)和凝血酶时间(TT)都延长了。该片断在抑制由凝血酶诱发的血小板活性方面,主要是阻止血小板聚集,抑制5-羟色胺释放和TXA2的形成。Jean Marc Schlaeppi等制备了水蛭素的单克隆抗体,来研究水蛭素与凝血酶的作用,发现这些抗体与水蛭素的结合位置,都紧靠C-端残基。

1.1.5.吻蛭素与水蛭素不同。水蛭素的作用是使凝血酶失活而抑制血液凝固,而吻蛭素从非药用水蛭中分离到的成分的作用是直接对血纤维蛋白酶原和血纤维蛋白的溶解作用。没有发现Haementeria ghilianii蚂蟥唾液腺抽提物中含有凝血酶失活剂和人血纤维蛋白溶酶原激活剂。试验也证明Ca(2+)不是吻蛭素抗凝作用驱动者。由于吻蛭素在人和猪的血浆和人的纯血纤维蛋白溶酶原中有抗凝作用,这个发现具有一定的价值。首先,象水蛭素一样,它可作为研究血液凝固机制的一种工具。其次,吻蛭素对存在于血浆中的蛋白质水解酶抑制剂不敏感,这是已知的独一无二的血纤维蛋白水解酶。它在溶解凝血酶制剂方面具有理想的特性在临床上用于溶解血凝块,治疗血凝块引起的一些疾病如血栓等具有潜在的价值。

1.2.抗栓作用:1.2.1.水蛭素对细菌内毒素引起的大鼠栓形成有预防作用,并能减少大鼠的死亡率。

1.2.2.李凡等对水蛭素的溶栓作用进行了实验研究,结果表明:对实验性血栓形成有明显的抑制血栓形成作用(Teruhiko法);对溶解溶血酶所致实验性静脉血栓有溶栓作用。

1.2.3.松田秀秋等以水蛭等药材的70%乙醇提取物为实验材料进行了体内和体外试验,结果表明:水蛭等药材与用于较初期瘀血的丹皮、桂皮、芍药(抗血栓形成作用)的作用完全不同,其作用不是预防血栓形成,而是溶栓作用。

1.2.4.水蛭素对各种血栓病都有效,尤其是对静脉血栓和弥漫性血管内凝血(DIC)。给予适当量的水蛭素,可抑制大鼠和兔颈动脉血栓的形成,形成的血栓比对照组小。血管壁损伤引起的颈动脉血栓和冠状动脉的血栓形成,可以被水蛭素完全抑制。它能有效地抑制大鼠和断奶的小猪的微血栓形成,减轻由凝血酶或内毒素在凝血系统诱导的改变,减少纤维蛋白沉积。

1.2.5.对于不同实验模型,抗栓的有效剂量和血浓度也不一样。用大鼠做实验,比较水蛭素治疗各种血栓的有效浓度,静脉血栓和弥漫性血管内凝血(DIC)所需的水蛭素血浆浓度最低,且均比肝素低。水蛭素治疗静脉血栓所需的血浓度是肝素的1/20,而治疗DIC仅是肝素的1/50。因为在静脉血栓形成过程中,主要的血浆凝固因子被活化,导致凝血酶的形成,而水蛭素是最强的凝血酶抑制剂。治疗动脉血栓则要求较高的血浆浓度。B. Kaiser和F. Markwardt在大鼠实验中发现,按40AT-μ/kg.Min的速度,由静脉滴入水蛭素,血浆浓度达到4.3 AT-μ/ml,则完全抑制静脉血栓的形成。而要完全抑制动脉血栓的形成,则需要按照200 AT-μ/kg.min给药60分钟。抑制动脉血栓比抑制静脉血栓,水蛭素的剂量要高出5倍。与肝素相比,水蛭素抑制血栓形成的浓度,远远小于其引起出血的浓度。在它完全抑制动脉血栓的血浓度下,只引起出血时间延长50-60%,而肝素则有引起出血的严重副作用。

1.2.6.在抗栓治疗中,与肝素相比,水蛭素的另一个显着优点,是不增加抗凝血酶-Ⅲ(AT-Ⅲ)的消耗,肝素与水蛭素都能抑制凝血酶对纤维蛋白原与血小板的作用,但水蛭素与辅因子无关。在DIC发病过程中,AT-Ⅲ要减少,这将减少了肝素治疗DIC的疗效,当AT-gd在血浆中的浓度低于正常值70-80%,则有形成血栓的危险。

2.降低血脂作用:取健康家兔32只,体重2.0-2.5kg,性别不拘。给予标准饲料,分笼饲养,全部家兔随机分为3组,即造型级(n=9),预防组(n=8),治疗组(n=11),每日每只兔加喂胆固醇0.8g。(4只死于腹泻)预防组在造型开始同时,每日每只兔投水蛭(自然风干)粉1g,治疗组于造型结束后投药,方法同上。造型组除服用胆固醇0.8g/天,不予其它药物,造型后继续服用6周,用以对照。造型前后及治疗后,从股外静脉取血,分别测定血清总胆固醇(TC)、甘油三酯(TG)、6-酮PGF1α、TXB2各1次;经治疗6周后,全部家兔用耳缘静脉气栓法处死,立即进行剖检,从主动脉起始部到髂总动脉取出整条主动脉,剥离外膜,纵行切开后平铺于福尔马林中固定,苏丹Ⅲ染色,采用九宫格法分别计算每条主动脉的动脉粥样硬化(AS)斑块面积占主动脉或冠状动脉总面积的百分数,然后石蜡切片,HE染色镜检。结果如下:预防效果:水蛭对TC、TG的升高有较好的抑制作用;给服水蛭后,6-酮-PGF1α值上升,而TXB2下降,两值维持在正常限内。高脂血症家兔造型组和水蛭组AS病理变化差别非常显着(P<0.01)。治疗效果:给水蛭粉治疗后,TC、TG下降非常显着;6-酮-PGF1α明显上升,而TXB2明显下降。造型组与治疗组AS病理变化差异性非常显着(P<0.01)。

3.对实验性脑血肿及皮下血肿的影响:取水蛭干品,水煮l小时,再经乙醇逐步沉淀,回收乙醇,过滤,最后以蒸馏水稀释至1g/ml备用。脑血肿实验用家兔20只,体重2.0-2.5kg,对照组及给药组各10只。将家兔俯卧固定,在颅顶人字缝处,沿中线向前0.5cm、向右0.3cm处,垂直进针1.4cm。另从耳动脉取血0.5ml,注入脑内,可在中脑部形成脑实质血肿。给药组每月耳静脉注入水蛭注射液2g/kg,对照组则给生理盐水1ml/kg。连续7天,处死动物后,分别测定脑血肿、炎细胞浸润及脑组织变性坏死面积[mm(2)],并进行统计学处理。耳血肿实验取兔左耳动脉取血1ml,立即注入右耳尖向下3cm处的背侧,形成皮下血肿。分组观察及给药剂量同上。结果如下:给药组脑切片最大血肿面积(M±SD)为3.2±3.79mm(2),对照组为6.7±5.19mm(2),较对照组小,有促进脑血肿吸收趋势(t=1.72,0.05<P<0.1);由血肿压迫刺激所致脑组织炎症细胞浸润面积,给药组为7.2±12.49mm(2),对照组为20.7±22.58mm(2),两组差别有显着意义(t=2.2,P<0.05);血肿长时间压迫脑组织形成实质细胞坏死的范围,给药组为0.6±1.35mm(2),对照组为23.35±37.35mm(2)两组差别有显着性意义(t=2.3,P<0.05);兔耳皮下血肿体积[cm(3)],给药组第一天为1.13±0.26;第七天为0.14±0.21(t=9.24,P<0.01);对照组则第一天为1.10±0.33,第七天为1.02±1.32(t=0.18,P<0.05)。认为水蛭可促进实验性家兔急性脑出血的血肿吸收,减轻脑组织周围炎症反应及水肿,缓解颅内压升高,改善局部循环,有利于神经功能的恢复;对兔耳局部的实验性血肿也有促进吸收作用。

4.对实验动物终止妊娠的作用:取蚂蟥(Whitmaniapigra)的干燥全体,水煎2次,过滤,取滤液浓缩成40%的浸膏(即100ml水煎剂中含蚂磺40g)置冰箱内保存。以昆明杂系小鼠进行试验,结果表明:蚂磺对小鼠各个时期妊娠,包括着床和妊娠早、中、晚期都有终止妊娠的作用;终止妊娠的百分率是随着剂量的增加而增加的。不同途径给药,皮下注射、腹腔注射、肌肉注射和灌胃均有抗早孕效果。水蛭2.5-3.0g/kg皮下注射时,对小鼠具有完全的抗早孕作用,而同时皮下注射外源性黄体酮则可对抗水蛭的抗早孕作用,水蛭组与水蛭加黄体酮组比较P<0.001。水蛭对蜕膜瘤有抑制作用,而这一作用又能被黄体酮所对抗。

5.对心血系统的作用:5.1.水蛭素还能对抗凝血酶所致的离体蛙心收缩力增强作用。

5.2.通过放射性同位素86铷来观察对小鼠有增加摄取作用,说明有增加心肌营养性血流量。对抗垂体后叶素在家兔引起的心电图改变以0.5ml/kg即可防止垂体后叶素引起的第一期及第二期心电图改变,此点抗垂体后叶素保护作用与临床相吻合。心血管功能的特征变化一左心室压升高程度也减少了。

5.3.水蛭还可分泌一种组织胺样物质,因而可扩张毛细血管而增加出血。

【毒性】1.静脉注射或皮下注射纯水蛭素,没有明显的副作用,对血压、心率和呼吸速率都没有影响,无过敏反应,在血浆中也未发现水蛭素的抗原。Klocking HP等用重组水蛭素(Recombinanthiradin)进行了广泛的毒性研究。在4周内,每天给动物用药lmg/kg,与对照组甘露醇相比,水蛭素不影响动物的一般行为,对肝肾无影响。不影响血小板计数和功能,不影响白细胞计数和分化作用,对红细胞系统也无影响。未发现出血现象,无抗体形成,未见病理组织学的变化。静脉注射的LD50>50mg/kg。

2.皮下注射给予小鼠的LD50为15.24±2.04g/kg,而有效量(终止妊娠在75%以上)1.25g/kg,时LD50的1/2,表明安全范围较大。

【炮制】1.洗净、闷软,切段、晒干。

2.炒水蛭:取滑石粉入锅内炒热,放入切段的水蛭,炒至微微鼓起,取出,筛去滑石粉。

3.油水蛭:取洗净水蛭,置锅内用猪油炸至焦黄色,取出,干燥即成。

4.《蜀本草》:水蛭,采得之,当用jin竹筒盛,待干,又米泔浸一宿,后暴干,以冬猪脂煎令焦黄,然后用之。

5.《日华子本草》:水蛭,须细锉后,用微火炒令色黄乃熟。

【性味】味咸;苦;性平;有毒

【归经】肝经

【功能主治】破血逐瘀;通经消症。主血瘀经闭;症瘕痞块;跌打损伤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3-9g;或入丸、散,每次 0.5-1.5g,大剂量每次3g。

【注意】体弱血虚、孕妇、妇女月经期及有出血倾向者禁服。

【复方】抵当汤《伤寒论》:破血逐瘀;抵当丸《伤寒论》:破血逐瘀;桃仁丸《圣惠方》:攻逐破血;地黄通经丸《妇人良方》:破血逐瘀;夺命散《济生方》:破血逐瘀

【各家论述】1.《汤液本草》:水蛭,苦走血,咸胜血,仲景抵当汤用虻虫、水蛭,咸苦以泄畜血,故《经》云有故无殒也。

2.《本草经疏》:水蛭,味咸苦气平,有大毒,其用与虻虫相似,故仲景方中往往与之并施。咸入血走血,苦泄结,咸苦并行,故治妇人恶血、瘀血、月闭、血瘕积聚,因而无子者。血畜膀胱,则水道不通,血散而膀胱得气化之职,水道不求其利而自利矣。堕胎者,以具有毒善破血也。

3.《本草汇言》:水蛭,逐恶血、瘀血之药也。方龙潭曰,按《药性论》言,此药行畜血、血症、积聚,善治女子月闭无子而成干血痨者,此皆血留而滞,任脉不通,月事不以时下而无子。月事不以时下,而为壅为瘀,渐成为热、为咳、为黄、为瘦,斯干血痨病成矣。调其冲任,辟而成娠,血通而痨去矣。故仲景方入大黄蛰虫丸而治干血、骨蒸、皮肤甲错、咳嗽成劳者;入鳖甲煎丸而治久疟疟母、寒热面黄、腹胀而似劳者;入抵当汤、丸而治伤寒小腹鞭满、小便自利、发狂而属畜血证者。

4.《本草经百种录》:凡人身瘀血方阻,尚有生气者易治,阻之久,则无生气而难治。盖血既离经,与正气全不相属,投之轻药,则拒而不纳,药过峻,又反能伤未败之血,故治之极难。水蛭最喜食人之血,而性又迟缓善入,迟缓则生血不伤,善入则坚积易破,借其力以攻积久之滞,自有利而无害也。

5.《本经》: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

6.《别录》:堕胎。

7.《本草拾遗》:人患赤白游zhen及痈肿毒肿,取十余枚令啖病处,取皮皱肉白。

8.《本草衍义》:治伤折。

【摘录】《中华本草》

水蛭·《本草便读》

入肝家破血行瘀.其味苦咸消肿胀.寻经络搜邪摩积.其功寒毒堕胎元.(水蛭一名蚂蟥.种类甚多.以水中短小腹有血者佳.味咸苦.性寒.入肝破血行血.凡一切症瘕积聚.折伤月闭.由于血瘀者.皆可用之.极易堕胎.不可轻用.况此物虽火炙为末.得水即活.其性之阴险可知.)

水蛭·《本草乘雅半偈》

(本经下品)

【气味】咸苦平,有毒。

【主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症积聚,无子、利水道。

【核】曰∶生雷泽池泽,处处河池田 有之。色黄褐,间黑纹数道,腹微黄,背隆腹平,中阔,两头尖,都有嘴呐者,可引可缩,两头咂人,及牛马胫股,不满其欲,不易落也。

虽燔汤烈火, 研成末,入水变生,子入人腹,为害弥深,唯蓄血人,随血下陨,方堪药用,否则不敢当也。修治,五月六月采取,用米泔浸一宿,曝干,以冬猪脂煎令焦黄用。

【 】曰∶水蛭,一名至掌、马蟥也。盖蛭类有三∶曰山蛭,曰草蛭,药用水蛭也。生水中,喜吮人及马牛足股,蛭吮若莫知至而至者,果复性遂,蛭乃去,否则确乎其不可拔,宁断两头,入骨为患。故主力逐恶血瘀血,力破血症积聚,此皆血留而盈;至若太冲脉过盛,任脉不通,月事不以时下,月闭无子者,平其太冲,辟其妊娠,月事仍以时下而有子。有余于血者,则用此法;不足于血者,不在用之。利水道者,此湿生虫,水族也。用利水道,故特易易,盖水入于经而血成,不行焉,为恶为瘀,水蛭乃行不留,则留者行,亦可留不行,则行者留,非留行安能时下而有子,此行而后留,读农经者,大宜着眼。

水蛭·《本草崇原》

气味咸苦平,有毒。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症积聚,无子,利水道。

(水蛭处处河池有之,种类不一,在山野中者,名山蜞,在草中者,名草蛭,在泥水中者,名水蛭,大者谓之马蜞,今名马蟥。)

水蛭乃水中动物,气味咸苦,阴中之阳也。咸苦走血,故主逐恶血瘀血,通月闭。咸软坚,苦下泄,故破血症积聚及经闭无子。感水中生动之气,故利水道。仲祖《伤寒论》治太阳随经瘀热在里,有抵当汤,内用水蛭,下瘀血也。

水蛭·《本草从新》

即蚂蟥.泻、破血.

咸.苦平有毒.治恶血积聚.染须极效.(能引药力倒上至根、用水蛭为细末、以龟尿调捻须梢、自倒入根也.)赤白丹肿.肿毒初生.(竹筒合咂有功.误吞生者、入腹生子、咂血肠痛瘦黄、以田泥调水、饮数杯必下也、或以牛羊热血、同猪脂饮之、亦下.)炒枯黄.畏锻石.咸.

水蛭·《本草撮要》

味咸苦.入足厥阴经.功专破血行伤.得蜚 治畜血.得麝香治跌打伤.以水蛭研细末.龟尿调捻须梢自倒入根极效.误吞生者入腹生子.以田泥调水饮数杯必下.或以牛羊热血同猪脂饮之亦下.炒黄枯.畏锻石盐.一名马蟥.

水蛭·《本草分经》

咸苦平有毒,破血治恶血积聚及丹毒,可染须。

水蛭·《本草纲目》

「释名」至掌。大者名马蜞、马蛭、马蟥、马鳖。

「气味」咸、苦、平、有毒。

「主治」

1、产后血晕(血结于胸中,或偏于少腹,或连于胁肋)。用水蛭(炒)、虫(去翅足,炒)、没药、麝香各一钱,共研为末,以四物汤调下。敌国下痛止拍,仍须服四物汤。

2、跌打损伤(辨血凝滞,心腹胀痛,大小便不通)。用红蛭(石灰烽黄)半两,大黄、牵牛头末各二两,共研为末。每服二钱,热酒调下。当排出恶血,以尽为度。此方名“夺命散”。

3、坠跌内伤。用水蛭、麝香各一两,锉碎,烧出烟,研为末。酒磅服一钱,当有积血排下。

4、红白毒肿。用水蛭十余枚令咂病处,取皮皱肉白为效。冬月朊蛭,地中掘取,养暖水中,令活动。先将患者痛处的皮肤擦净,然后用竹筒装水蛭合上,不久,水蛭吸满人血自脱,如须多吸,另换新蛭。

水蛭·《本草害利》

一名马蟥

〔害〕有毒,破瘀血之药尽多,奚必用此难制之物,戒之可耳。用时,须 烟出。畏石灰白盐。

〔利〕咸苦平,治恶血积聚,能通经堕胎。赤白丹肿,瘰 结核,肿毒初起,入竹筒中,令咂病处有功。

〔修治〕五六月采,以水中马蟥啮人,腹中有血者,曝干为佳。当展其身令长,腹中有子者去之。性最难死,虽以火炙经年,得水犹活。必炒枯黄入药,诸小者不堪用。

水蛭·《本草经集注》

味咸、苦,平、微寒,有毒。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又堕胎。一名 ,一名至掌。生雷泽池泽。五月、六月采,曝干。

,今复有数种,此用马蜞,得啮人腹中有血者,仍干为佳。山 及诸小者,皆不用。

楚王食寒菹,所得而吞之,果能去结积,虽曰阴 ,亦是物性兼然。(《大观》卷二十二,《政和》四四八页)

水蛭·《本草蒙筌》

(即马蝗蜞。) 味咸、苦,气平、微寒。有毒。入药取水中小者,其性畏锻石与盐。

烈日曝极干,锉细炒黄色。倘若制非精细,入腹生子为殃,故凡用之极宜谨慎。活者堪吮肿毒恶血,取名蜞针;(载外科书。)炒者能去积瘀坚瘕,立方抵当。(仲景伤寒方有抵当汤、抵当丸。)治折伤利水道,通月信堕妊娠。加麝香酒调,下蓄血神效。盖苦走血,咸胜血故尔。

水蛭·《本草求真》

(卵生)破血堕胎

水蛭(专入肝)。即马黄蜞。生于阴湿之处。善食人血。味咸与苦。气平有毒。与虻虫功用相之存性。见水复能化生。啮人脏腑。破瘀之药甚多。何须用此。如犯之者。止用黄泥作丸吞之。必入泥而出。以土制水故也。(时珍曰。昔有途行饮水。及食水菜。误吞水蛭入腹生子为害。啖咂脏血。肠痛黄瘦者。惟以田泥或擂黄土饮数升。则必尽下出也。盖蛭在人腹得土气而下耳!)凡用须预先熬黑。七日。置水中不活者方用。畏锻石食盐。(柯琴曰。水蛭水物。阴于食血。虻虫飞物。猛于食血。)

水蛭·《本草思辨录》

水蛭、虻虫,同为吮血之品,能逐瘀破结。而仲圣抵当汤、抵当丸,必二味并用;桃核承气汤、下瘀血汤,又二味并不用。其所以然之故,有可得而言焉。成氏云∶咸胜血,血蓄于下,胜血者必以咸为主,故以水蛭为君。苦走血,血结不行,破血者必以苦为助,故以虻虫为臣。张隐庵、张令韶云∶虻虫水蛭,一飞一潜。在上之热,随经而入,飞者抵之;在下之血,为热所瘀,潜者当之。按此论水蛭虻虫精矣。而抵当汤所佐之大黄桃仁,亦非泛而不切。盖四物皆血药,而桃为肺果,桃仁气微向表,协虻虫为走表逐瘀;大黄涤热下行,协水蛭为走里破结;而同归于抵少腹下血。抵当丸之证,与抵当汤尽同,惟少腹满,则尚不至于硬矣。小便本不利而今反利,则蓄血必暂而未久矣。用汤方减少其数,又捣丸煮服者,以随经之热留于表分者多,用峻药轻取之法,使热邪尽入网罗,而瘀不复聚,正不少伤也。若桃核承气汤证,则与抵当悬绝矣。太阳病不解至下者愈为一截,言蓄血而血自下者不必攻也,血自下者亦自愈也。其外不解者至当先解外为一截,言血不自下则宜攻,然太阳传本有表邪未罢者,当先解其外,未可以下有蓄血而遂攻之也。外解已至宜桃核承气汤为一截,外解曰已,少腹急结曰但,可见表证已无,不必顾表;少腹急结而非硬满,其人亦不如狂,洄溪所谓瘀血将结之时也。桃核承气汤,即调胃承气汤加桃仁桂枝,加桃仁桂枝而仍名承气,明示此证之有关于阳明。盖太阳病汗解之后,原有阳明腑实之虑,今不腑实而少腹急结,未始非肠胃之热下迫膀胱,以桃仁协调胃承气,则下逐膀胱之血瘀,亦上清阳明之热迫。加桂枝者,膀胱寒水之腑,热结初萌,骤以黄硝折之,气必先郁,故以桂枝化膀胱之气。且桂枝协甘草,能散结缓急,又为少腹急结之要药。观桂枝茯苓丸之下症,温经汤之瘀血在少腹不去,土瓜根散之少腹满痛,皆用桂枝,即可知此之非为解表矣。彼用桂枝敛以芍药,此用桂枝引以黄硝,桂枝所以能抵少腹也。下瘀血汤,瘀血在脐下不在少腹,不曰蓄而曰着,是其血瘀未久,腹痛亦新著之故。况在产后,岂宜峻攻。既服枳实芍药散而不愈,其为血被热灼而不行无疑矣。治以大黄桃仁涤热逐瘀, 虫导血通络,蜜丸和药而不伤液,酒煮行药而不疾下,合之则共成脐下去着之功。此与抵当汤丸之用虻蛭,顾可以同年语乎。

桃核承气汤之治,愚既辨之详矣,惟此条热结膀胱四字,前人多看作太阳传本之公共语,谓热邪随经入于膀胱,有水结,有血结,五苓散所以治水结,桃核承气汤抵当汤丸所以治血结。不知热结膀胱,但有血结,并无水结。盖膀胱为津液之腑,气化则能出,故小便不利,是气病非血病。按巢氏病源,淋病至于热甚则变尿血,何尝非膀胱之热由气入血。而外台治血淋诸方,无用桃仁虻蛭者,以尿血而非蓄血也。血不蓄,则热可谓之盛,不可谓之结。且五苓散之不治膀胱热结,固显有可证者。观仲圣用五苓散诸证,不曰脉浮微热,则曰水逆。

须末服而又多饮暖水出汗,是欲使邪从表解。若热结膀胱,何能逆挽而出。其所以渴与小便不利者,太阳之标,为寒邪所迫。热将传本,遂与少阴水脏均不得施化,即三焦之水道亦滞而不鬯,于是上不济以肾阴而渴,下则水欲泄而不利,服五苓散而诸弊俱祛,以热不在膀胱也。且五苓之利小便,乌得与滑石乱发白鱼戎盐瞿麦之属,等量齐观。为问桂枝利小便乎?

而桂枝非四两不利小便,今只半两。桂枝茯苓合而利小便乎?而防己茯苓汤桂苓并用,则治水气在皮肤。桂枝茯苓泽泻合而利小便乎?而茯苓泽泻汤桂苓泽泻并用,则治胃反吐。茯苓猪苓白术合而利小便乎?而猪苓散二苓白术并用,则治思水呕吐。白术泽泻合而利小便乎?

而泽泻汤术泻并用,则治支饮苦冒眩。善夫柯氏之论五苓散也,曰重在脉浮微热,不重在小便不利,真得仲圣立方之旨矣。

水蛭·《本草新编》

水蛭,味咸、苦,气平、微寒,有毒。炒黄黑色用之。善祛积瘀坚瘕。仲景夫子用之为抵当汤丸,治伤寒之瘀血发黄也。治折伤,利水道,通月信,堕妊娠,亦必用之药。蓄血不化,舍此安除乎。

或问蓄血之症,何故必用水蛭?盖血蓄之症,与气结之症不同,虽同是热症,而气结则热结于膀胱,血蓄则热结于肠胃。气结之病,可用气药散之于无形。血蓄之症,非用血物不能散之于有形也。水蛭正有形之物,以散其有形之血耳。何必过惧哉。(〔批〕血蓄症,非水蛭、虻虫不能消。)

或问水蛭即水田内之蚂蝗,食人血,最可恶之物也。仲景夫子偏用之治伤寒瘀血,不识有何药可以代之乎?曰∶血瘀蓄而不散,舍水蛭实无他药之可代。水蛭不可得,必多用虻虫代之。然而虻虫终不及水蛭之神。今世畏之而不敢用,谁知此物并不害人耶。

或问水蛭至难死,又善变化,能一身而化为千万,宜世人疑而不敢用也,先生谓并不害人,此则难信也。曰∶水蛭制之不得法,则难死而能生;制之得法,则不生而永死。取水蛭之干者,用铁刀细切如小米大,文火炒至黄黑色,有烟起取出,不可放在地上,不得土气,又安能重生而变化哉。(〔批〕制水蛭总不可令其得土气为佳,然炒熟无生气,又安能再生哉。)

故用之同瘀血一团,从大便中尽出,得其效最捷,何至有害乎。

或问炒制水蛭,万一不得法,其性犹存,则一留肠腹之中,安得而不害人乎?曰∶何畏之极也。予有解之之法,用水蛭之汤,加入黄土二钱同服,即水蛭不死,断亦无害。(〔批〕又法之巧也。)盖水蛭以土为母,离土则无以为养。与土同用,既善于解瘀血之结,即随土而共行,永无留滞腹肠之虞矣。

水蛭·《本草衍义》

陈藏器、日华子所说备矣。大者,京师又谓之马鳖。腹黄者,谓之马黄。畏盐,然治伤折有功。经与《注》皆不言修制,宜子细,不可忽也。今人用者皆炒。

水蛭·《本经逢原》

咸苦平有毒。水蛭是小长色黄,挑之易断者,勿误用泥蛭头圆身阔者,服之令人眼中如生烟,渐至枯损。凡用水蛭,曝干,猪油熬黑,令研极细,倘炙不透虽为末,经年得水犹活,入腹尚能复生。凡用须预先熬黑,以少许置水中七日内不活者,方可用之。

《本经》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

发明 咸走血,苦胜血,水蛭之咸苦以除蓄血,乃肝经血分药,故能通肝经聚血,攻一切恶血聚积。《本经》言无子,是言因血瘕积聚而无子也。《别录》云堕胎,性劣可知。昔人饮水误食水蛭,腹痛面黄,饮泥浆水数碗乃得下,盖蛭性喜泥,得土气随出,或用牛羊热血同猪脂饮亦下,或以梅浆水多饮则蛭溶化而出也。

水蛭·《长沙药解》

【本经】味咸平。主逐恶血淤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生池泽。

味咸、苦,微寒,入足厥阴肝经。善破积血,能化坚癥。

《金匮》抵当汤方在大黄。用之治血结膀胱,少腹硬满。大黄(庶/虫)虫丸方在大黄。用之治虚劳腹满,内有干血,以其破坚而化积也。

水蛭咸寒,善下沉积之血,最堕胎孕。

炒枯存性,研细用。

水蛭·《名医别录》

味苦,微寒,有毒.主堕胎,一名KT ,一名至掌.生雷泽.五月、六月采,曝干.

《本经》原文∶水蛭,味咸,平.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生池泽.〔附〕

水蛭·《神农本草经》

味咸平。

主逐恶血淤血,月闭(《御览》作水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生池泽。

《名医》曰:一名蚑.一名至掌,生雷泽,五月六月采,暴干。

案《说文》云:蛭,虮也,蝚,蛭蝚,至掌也。《尔雅》云:蛭虮。郭璞云:今江东呼水中蛭虫入人肉者为虮,又蛭蝚至掌。郭璞云未详,据《名医》,即蛭也。

水蛭·《神农本草经百种录》

味咸平。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诸败血结滞之疾皆能除之。无子,恶血留于子宫则难孕。利水道,水蛭生于水中故也。

凡人身瘀血,方阻尚有生气者易治,阻之久,则无生气而难治。盖血既离经,与正气全不相属,投之轻药,则拒而不纳,药过峻,反能伤未败之血,故治之极难。水蛭最喜食人之血,而性又迟缓善入,迟缓则生血不伤,善入则坚积易破,借其力以攻积久之滞,自有利而无害也。

水蛭·《中药炮制》

『来源』本品为水蛭科动物蚂蟥、水蛭或柳叶蚂蟥的干燥体。

『常用名』蚂蝗、肉钻子。

『产地』南方稻田中。

『炮制方法』拣去杂质,用水洗净灰砂,立即捞起晒干,干后将锅烧热,投入砂与药同炒,不断翻动,炒至鼓泡为度,取出,去砂。取其矫味作用。

『用量』1~2克。

『贮存』装瓶内加盖,防虫。

水蛭·《汤液本草》

气微寒,味咸、苦,平。有毒。

《本草》云∶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堕胎。炒用。畏盐。

苦走血,咸胜血,仲景抵当汤用虻虫、水蛭,咸苦以泄畜血。故《经》云∶有故无殒也。虽可用之,亦不甚安。莫若四物汤加酒浸大黄各半,下之极妙。

水蛭·《新修本草》

味咸、苦,平、微寒,有毒。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又堕胎。一名 ,一名至掌。

生雷泽池泽。五月、六月采,曝干。

,今复有数种,此用马蜞,得啮人腹中有血者,仍干为佳。山 及诸小毒,皆不用。

楚王食寒菹,所得而吞之,果能去结积,虽曰阴佑,亦是物性兼然。

〔谨案〕此物,有草蛭、水一名马蜞,并能咂牛、马、人血;今俗多取水中小者用之,大效,不必要须食人血满腹者;其草蛭,在深山草上,人行即敷着胫股,不觉,遂于肉中产育,亦大为害,山人自有疗法也。

水蛭·《药性切用》

即蚂蟥。咸平苦毒,破血攻积。极难制化,炒枯黄,再炒灰尽,细研入水,不转黄色方可用。生蟥入腹,咂血腹痛,令人黄瘦;急以田泥调水,饮之必下。

水蛭·《药征》

主治血证也。

【考证】

抵当汤证曰∶少腹硬满云云。又曰∶经水不利下。

抵当丸证曰∶少腹满,应小便不利。今反利者,为有血也。

以上二方,水蛭或三十个、或二十个。

上观此二方,则水蛭之所主治也明矣。为则按∶诊血证也,其法有三焉。一曰少腹硬满,而小便利者,此为有血,而不利者,为无血也;二曰病患不腹满,而言腹满也;三曰病患喜妄,屎虽硬,大便反易,其色必黑,此为有血也。仲景氏诊血证之法,不外于兹矣。

【品考】

水蛭 苏恭曰∶有水蛭、草蛭。大者长尺许,并能咂牛马人血。今俗多取水中小者,用之大效。

水蛭·《中药学》

【药用】水蛭科动物蚂蟥WhitmaniapigraWhitman、水蛭Hirudenippoica Whitman或柳叶蚂蟥WhitmaniaacranulataWhitman的全体。

【性味与归经】咸、苦,平;有毒。归肝、膀胱经。

【功效】祛瘀通经消症。

【临床应用】用于血滞经闭,症瘕结块,以及跌仆伤痛等证

本品功专破血消症,力量较强,主要用于血滞经闭、症瘕结块等症,常与虻虫相须为用,也可与桃仁、三棱、莪朮、当归等配伍应用;用治跌打损伤、大便不通,可与大黄、牵牛子等同。

此外,将活血蛭置于体表患处或头部使其吸血,可治痈肿、丹毒及高血压症。

【处方用名】水蛭(晒干,切断用)

【一般用量与用法】一钱至钱半,煎服。0.3–0.5g,焙焦,研细,作丸、散剂用。

【按语】1.水蛭咸苦而平,能入肝经,祛瘀之性甚为峻猛,善于通经水、消症瘕,非血瘀顽固他药难以奏效者,不可轻用,孕妇尤须忌用。

2.水蛭与虻虫,作用相同,功力亦均猛峻,为破血祛瘀、通经消症之药,唯水蛭较虻虫缓和而持久,虻虫则峻急而短暂。

【方剂举例】抵当汤(《伤寒论》)水蛭虻虫桃仁大黄。治伤寒蓄血发狂,少腹满痛。

水蛭三百五十五·《本草易读》

锉细炒熟用之。畏锻石、食盐。

咸,苦,微寒,有毒。足厥阴药也。破积血而通经,化坚症而坠胎。

水蛭(音质)·《证类本草》

(水蛭(音质)_图缺)

味咸,苦,平,微寒,有毒。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又堕胎。一名 ,一名至掌。生雷泽池泽。五月、六月采,曝干。

陶隐居云 (音蜞),今复有数种,此用马蜞,得啮人腹中有血者,仍干为佳。山 及诸小者皆不用。楚王食寒菹,所得而吞之,果能去结积,虽曰阴 ,亦是物性兼然。唐本注云∶此物有草蛭、水蛭。大者长尺,名马蛭,一名马蜞。并能咂牛、马、人血。今俗多取水中小者,用之大效,不必要须食人血满腹者。其草蛭,在深山草上,人行即敷着胫股,不觉,遂于肉中产育,亦大为害,山人自有疗法也。臣禹锡等谨按蜀本云∶采得之,当用 竹筒盛,待干,又米泔浸一宿后,曝干。以冬猪脂煎令焦黄,然后用之。勿误采石蛭、泥蛭用。石、泥二蛭,头尖,腰粗,色赤,不入药,误食之,则令人眼中如生烟,渐致枯损。今用水中小者耳。陈藏器云∶水蛭,本功外,人患赤白游疹及痈肿毒肿,取十余枚,令啖(一作KT )

病处,取皮皱肉白,无不瘥也。冬月无蛭虫,地中掘取,暖水中养之,令动,先洗去人皮咸,以竹筒盛蛭缀之,须臾便咬血满自脱,更用饥者。崔知悌令两京无处预养之,以防缓急,收干蛭,当展其身,令长腹中有子者去之。此物难死,虽加火炙,亦如鱼子,烟熏三年,得水犹活,以为楚王之病也。药性论云∶水蛭,使。主破女子月候不通,欲成血痨症块。能治血积聚。日华子云∶畏锻石。破症结。然极难修制,须细锉后,用微火炒,令色黄乃熟,不尔,入腹生子为害。

图经曰水蛭,生雷泽池泽,今近处河池中多有之。一名蜞。此有数种∶生水中者名水蛭,亦名蚂蟥;生山中者名石蛭;生草中者名草蛭;生泥中者名泥蛭。并皆着人及牛、马股胫间,啮咂其血,甚者入肉中,产育为害亦大。水蛭有长尺者,用之当以小者为佳。六月采,曝干。一云采得当以 竹筒盛之,待干,又用米泔浸经宿,然后出之,曝已。又用冬月猪脂煎令黄,乃堪用。干蛭,当展令长,腹中有子者去之。古法有用水蛭啖疮者,缓急所须,亦不可得。崔知悌令预收养之,以备用。此物极难死,加火炙,经年,得水犹可活也。石蛭等并头尖腹粗,不堪入药,误用之,则令人目中生烟不已。渐致枯损,不可不辨也。

经验方治折伤。用水蛭,新瓦上焙干,为细末,热酒调下一钱。食顷痛,可更一服,痛止;便将折骨药封,以物夹定,直候至效。初虞世治从高坠下及打击内伤,神效。麝香、水蛭各一两,锉碎,炒令烟出,二件研为末。酒调一钱,当下畜血。未止再服,其效如神。

衍义曰水蛭,陈藏器、日华子所说备矣。大者京师又谓之马鳖,腹黄者谓之蚂蟥;畏盐,然治伤折有功。《经》与《注》皆不言修制,宜仔细不可忽也。今人用者皆炒。

中药/水蛭.txt · 最后更改: 2016/12/05 20:49 由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