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侧边栏


中药:甘遂

中药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甘遂

甘遂·《全国中草药汇编》

【药材名称】甘遂

【拼音】Gān Suí

【英文名】RADIX KANSUI

【别名】猫儿眼[西北]、化骨丹、甘泽、肿手花、萱根子

【来源】本品为大戟科植物甘遂Euphorbia kansui Liou. mss. 的干燥块根。春季开花前或秋末茎叶枯萎后采挖,撞去外皮,晒干。

【性状】本品呈椭圆形、长圆柱形或连珠形,长1~5cm,直径0。5~2。5cm。表面类白色或黄白色,凹陷处有棕色外皮残留。质脆,易折断,断面粉性,白色,木部微显放射状纹理;长圆柱状者纤维性较强。气微,味微甘而辣。

【鉴别】本品粉末类白色。淀粉粒甚多,单粒球形或半球形,直径5~34μm,脐点点状、裂缝状或星状;复粒由2~8分粒组成。无节乳管含淡黄色微细颗粒状物。厚壁细胞长方形、梭形、类三角形或多角形,壁微木化或非木化。具缘纹孔导管多见,常伴有纤维束。

【炮制】醋甘遂:取净甘遂,用醋拌匀,炒至微干,晾凉。每100kg甘遂,用醋30kg。

【性味】苦,寒;有毒。

【归经】归肺、肾、大肠经。

【功能主治】泻水逐饮。用于水肿胀满,胸腹积水,痰饮积聚,气逆喘咳,二便不利。

【用法用量】0。5~1。5g,炮制后多入丸散用。

【注意】体弱及孕妇禁用;不宜与甘草同用。

【贮藏】置通风干燥处,防蛀。

【备注】(1)用于胸水腹水、面浮水肿等症,常配合牵牛子、大戟、芫花等药同用。用于痰迷癫痫,可配朱砂应用。用于因湿热壅滞而结成的肿毒,但主要宜用于初起之时,并须配合清热解毒药内服。

【摘录】《全国中草药汇编》

甘遂·《中药大辞典》

【药材名称】甘遂

【拼音】Gān Suí

【别名】主田(《本经》),重泽、苦泽、甘泽、陵藁,甘藁、鬼丑(《吴普本草》),陵津(《广雅》),肿手花根(《药材资料汇编》)。

【出处】《本经》

【来源】为大戟科植物甘遂的根。春季开花前或秋末茎苗枯萎后采挖根部,除去泥土、外皮,以硫黄熏后晒干。

【原形态】甘遂,又名:猫儿眼。

多年生肉质草本,高25~40匣米,全草含乳汁。根细长而微弯曲,部分呈连珠状或棒状,亦有呈长椭圆形者,外皮棕褐色。茎直立,淡紫红色。单叶互生,狭技针形或线状披针形,长3~5厘米,宽6~10毫米,先端钝,基部阔楔形,全缘;无柄或具短柄。杯状聚伞花序成聚伞状排列,通常5~9枝簇生于茎端,基部轮生叶状苞片多枚;有时从茎上部叶腋抽生1花枝,每枝顶端再生出1~2回聚伞式3分枝;苞叶对生;萼状总苞先端4裂,腺体4枚:花单性,无花被;雄花多数和雌花1枚生于同一总苞中;雄花仅有雄蕊1;雌花位于花序中央,雌蕊1,子房三角卵形,3室,花柱3,柱头2裂。蒴果圆形。种子卵形,棕色。花期6~9月。

【生境分部】生于山沟荒地。分布陕西、河南、山西、甘肃、河北等地。主产陕西、山东、甘肃、河南等地。

【性状】干燥根呈连珠状纺锤形、长椭圆形,长3~9厘米,直径0.6~1.5厘米;亦有细长呈不规则的棒状者,略弯曲或扭曲,长3~10厘米,直径2~5毫米。表面白色或浅黄白色,常残留少数淡黄色的须根或末去净的赤褐色栓皮。质轻,易折断,断面粉性,皮部白色,约占半径的1/2,本部浅黄色。气微,味微甘而有持久的刺激性。以肥大饱满,表面白色或黄白色,细腻,断面粉性足,无纤维者为佳。根细长,黄棕色,粉性少,断面纤维性强者为次。

【化学成分】根含三萜类,中有大戟酮、大戟二烯醇、α-大戟醇、表大戟二烯醇。尚含棕榈酸、柠檬酸、草酸、鞣质、树脂、葡萄糖、蔗糖,淀粉、维生素B1(7O微克/克)。

【炮制】甘遂:拣去杂质,用水漂净,捞出,晒干。醋甘遂:取净甘遂,用醋拌匀,置锅内用文火炒至微干,取出晾干(每甘遂100斤,用醋30~50斤)。煮甘遂:取净甘遂与豆腐同放铜锅内,加水煮透,取出,除去豆腐,晒至八成干,切碎晒干(每甘遂100斤,用豆腐50斤)。煨甘遂:取净甘遂置锅内,加入麦麸同炒至焦黄色,取出,筛去麸皮(每甘遂100斤,用麦麸30~40斤)。

①《雷公炮炙论》:“采得(甘遂)后,去茎,于槐砧上细锉,用生甘草汤,小荠苨自然汁二味,搅浸三日,其水如墨汁,更漉出,用东流水淘六,七次,令水清为度,漉出,于土器中熬令脆用之。”

②《本草汇言》:“甘遂用甘草水浸三日,晒干,再以面裹煨熟用。”

【性味】苦甘,寒,有毒。

①《本经》:“味苦,寒。”

②《吴普本草》:“神农、桐君:苦,有毒。”

③《别录》:“甘,大寒,有毒。”

【归经】入脾、肺、肾经。

①《本草新编》:“入胃、脾、膀胱、大、小肠五经。”

②《得配本草》:“入足少阴经气分。”

【功能主治】泻水饮,破积聚。通二便。治水肿胀满,留饮,结胸,痢痫,噎膈,症瘕积聚,二便不通。

①《本经》:“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症坚积聚,利水谷道。”

②《别录》:“下五水,散膀胱留热,皮中痞,热气肿满。”

③《药性论》:“能泻十二种水疾,治心腹坚满,下水,去痰水,主皮肤浮肿。”

④《纲目》:“泻肾经及隧道水湿,脚气,阴囊肿坠,痰迷癫痫,噎膈痞塞。”

【用法用量】内肠煎汤,0.5~1钱;或入丸、散。外用:研末调敷。

【注意】气虚、阴伤、脾胃衰弱者及孕妇忌服。

《本草经集注》:“瓜蒂为之使,恶远志,反甘草。”

【复方】①治卒肿满,身面皆洪大:甘遂一分,粉之,猪肾一枚,分为七脔,入甘遂于中,以火炙之令熟。日一食,至四,五,当觉腹胁鸣,小便利。(《补缺肘后方》)

②治水肿腹满:牵牛子半两(生用),甘遂(微炒)一钱。上二味粗捣筛,分作二服。每服,水一盏,煎至五分,放温细呷,不计时。(《圣济总录》二气汤)

③治卒身面浮肿,上气喘息:甘遂半两(煨令微黄),蒜瓣半两(煨熟,研),黑豆半两(炒热)。上药除蒜外,捣罗为末,用蒜并枣肉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以木通汤下十丸,日二服。(《圣惠方》甘遂丸)

④治太阳中风,下利,呕逆,表解里来和,其人漐漐汗出,发作有时,头痛,心下痞粳满,引胁下痛,干呕短气,汗出不恶寒:芫花(熬)、甘遂、大戟。上三味,等分,各别捣为散,以水一升半,先煮大枣肥者十枚,取八合,去滓,纳药末。强人服一钱匕,羸人服半钱,温服之,平且服。若下少,病不除者,明日更服,加半钱,得快下利后,糜粥自养。(《伤寒论》十枣汤)

⑤治病者脉伏,其人欲自利,利反快,虽利,心下续坚满,此为留饮欲去故也:甘遂(大者)三枚,半夏十二枚(以水一升,煮取半升,去滓),芍药五枚,甘草如指大一枚(炙)。上四味,以水二升,煮取半升,去滓,以蜜半升,和药汁煎取八合,顿服之。(《金匮要略》甘遂半夏汤)

⑥治风热喘促,闷乱不安,俗谓之马脾风者:辰砂二钱半,轻粉半钱,甘遂一钱半(面襄煮,焙干)。上为细末,每服一字,用温浆水少许,上滴油一小点,抄药在上,沉下去,却以浆水灌之。(《田氏保婴集》无价散)

⑦治风痰迷心癫痫,及妇人心风血邪:甘遂二钱,为末,以猪心取三管血,和药,入猪心内,缚定,纸裹煨熟,取末,入辰砂末一钱,分作四丸。每服-丸,将心煎汤调下,大便下恶物为效,不下再服。(《济生方》遂心丹)

⑧治膈气哽噎:甘遂(面煨)五钱,南木香一钱,为末,壮者一钱,弱者五分,水酒调下。(《怪证奇方》)

⑨妇人少腹满如敦状,小便微难而不渴,生后者,此为水与血俱结在血室也:大黄四两,甘遂二两,阿胶二两。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顿服之,其血当下。(《金匮要略》大黄甘遂汤)

⑩治宿食结于肠间,不能下行,大便多日不通。其证或因饮食过度,或因恣食生冷,或因寒火凝结,或因吐泻既久,胃气冲气,皆上逆不下降:生赭石二两(轧细),朴硝五钱,干姜二钱,甘遂钱半(轧细药汁送服)。热多者,去干姜;寒多者,酌加干姜数钱;呕多者,可先用赭石一两,干姜半钱煎服,以止其呕吐。呕吐止后,再按原方煎汤,送甘遂末服之。(《医学衷中参西录》)

⑾治二便不通:甘遂末以生面糊调,敷脐中及丹田内,仍艾灸三壮,饮甘草汤,以通为度。(《圣惠方》)

⑿治小便转脬:甘遂末一钱,猪苓汤调下。(《卫生杂兴》)

⑶治麻木疼痛:甘遂二两,蓖麻仁四两,樟脑一两。捣作饼贴之,内饮甘草(汤)。(《摘元方》万灵膏)

⒁治消渴:甘遂半两(用麸炒透里黄褐色),黄连(去须)一两。上件为细末,水漫蒸饼为丸,如绿豆大。每服二丸,薄荷汤下,不拘时候。忌甘草三日。(《杨氏家藏方》缩水丸)

⒂治偏肿:茴香、甘遂。上二味,各等分,为末。酒调二钱,食前服之。(《儒门事亲》)

⒃治脚气肿痛,肾脏风气,攻注下部疮痒:甘遂半两,木鳖子四个。为末,猪腰子一个,去皮膜,切片,用药四钱,掺在内,涅纸包,煨熟,空心食之,米饮下,服后须伸两足,大便行后,吃白粥二、三日为妙。(《本事方》)

【临床应用】治疗小便不通:甘遂1两,研为细末,装瓶备用。用时以甘遂末3钱,面粉适量,麝香少许(亦可用冰片代)。加温开水调成糊状,外敷中极穴处(脐下4寸),方圆约2寸,一般30分钟即见小便通利,无效时可继续使用或加热敷。治疗不同疾病引起的小便不通患者8例,外敷1次即排尿的5例,外敷2次排尿的2例,外敷2次再加热敷而排尿的1例。

【摘录】《中药大辞典》

甘遂·《中华本草》

【药材名称】甘遂

【拼音】Gān Suí

【英文名】Gansui Root, Root of Gansui, Root of Kansui

【别名】主田、重泽、甘藁、陵藁、甘泽、苦泽、白泽、鬼丑、陵泽、肿手花根、九头狮子草、化骨丹、肿手花、头痛花、猫儿眼。

【出处】出自1.《本经》。

2.《别录》:甘遂,生中山川谷。二月采根,阴干。

3.陶弘景:甘遂,赤皮者胜,白皮者都下亦有,名草甘遂,殊恶,盖谓赝伪之草,非言草石之草也。

4.《唐本草》:所谓草甘遂者,乃蚤休也,疗体全别。真甘遂苗似泽漆。草甘遂苗一茎,茎六、七叶,如蓖麻、鬼臼叶,生食一升,亦不能利,大疗痈疽蛇毒。且真甘遂皆以皮赤肉白作连珠实重者良,亦无白皮者。皮白乃是蚤休,俗名重台也。

【来源】药材基源:为大戟科植物甘遂的快根。

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Euphorbia kansui T.N.Liou ex T.P.Wang

采收和储藏:春季开花前或秋季枯苗后挖掘根部,除去泥土,将根放入竹筐内,置流水河渠内,筐内放些碎瓦块或煤碴,用木棒搅拌,洗净外皮,晒干。或用硫黄熏后再晒干。

【原形态】甘遂 多年生草本,高25-40cm。全株含白色乳汁。根细长,弯曲,中段及末端常有串珠状、指状或长椭圆状块根,外表棕褐色。茎常从基部分枝,下部带紫红色,上部淡绿色。叶互生;无柄;叶片线状披针形及狭披针形,长2-9cm,宽4-10mm,先端钝,基部楔形,全缘。杯状聚伞花序顶生,伞梗5-9,基部轮生叶长圆形或狭卵形,长1.5-2cm,宽8-9mm;每伞梗常再次分叉,细弱,长2-4cm;苞叶1对,三角状卵形,长5-9mm,全缘。总苞陀螺形,长约2mm,先端4裂,裂片卵状三角形,边缘具白毛,腺体4,新月形,黄色,两端有角,生于裂片之间的外缘;雄花8-13,每花具雄蕊1;雌花1,位于雄花中央,花柱3,分离,柱头2裂。蒴果近球形,无毛,灰褐色,长约2mm。花期4-6月,果期6-8月。

【生境分部】生态环境:多生于草坡、农田地埂、路旁等处。

资源分布:分布于河北、山西、陕西、甘肃、河南、四川等地。

【栽培】生物学特性 喜凉爽气候,耐寒。对土壤要求不严,以上层深厚、疏松肥沃。排水良好、富含腐殖质的砂质壤上或粘质壤上栽培为宜。

栽培技术 用种子、分根繁殖。种子繁殖:7月中、下旬播种,播前种子用冷水浸泡2-3d,拌以草木灰,穴播,按行株距25cm×15cm开穴,播种。条播,按行距20cm开沟,将种子均匀播人沟内,覆土、浇水。分很繁殖:3月前或秋季枯苗后结合收获,将大者入药,细小者作种用,根部一定要带有根茎的才能成活。按行株距25cm×15cm开穴栽种。栽种时要将茎露出土面,覆土后浇水。

田间管理 每年松土除草2-3次,松土时要注意切勿损伤根部;遇雨季要排除积水,干旱时浇水保持土壤湿润。追肥2-3次,前期施人粪尿,后期施过磷酸钙。待苗枯萎后施厩肥或堆肥。开花时摘除花蕾。

【性状】性状鉴别 根椭圆形、长圆柱形或连珠形,长1-5cm,直径0.5-2.5cm。除去栓皮者表面类白色或黄白色,凹陷处有棕色栓皮残留;未去棕红色栓皮者,有明显纵槽纹和少数横长皮孔。质脆,易折断,断面粉性,皮部类白色,木部淡黄色,有放射状纹理;长圆柱状者纤维性较强。气微,味微甘、辛,有刺激性。以肥大。类白色、粉性足者为佳。

显微鉴别 根横切面:残存木栓层为数列木栓细胞。皮层狭窄,散有类圆形、类三角形、类方形、长方形或多角形的厚壁细胞,并有乳汁管。韧皮部宽阔,近形成层处筛管群较明显;有乳汁管。形成层成环。木质部导管单个散在或数个至10余个相聚,放射状排列;射线宽2-10余列细胞,亦有少数乳汁管分布。本品薄壁细胞含淀粉粒。

粉末特征:类白色。①淀粉粒单粒球形或半圆形,直径5-34μm,脐点点状、裂缝状或星状;复粒由2-8分粒组成。②无节乳管含淡黄色微细颗粒状物。③厚壁细胞长方形、棱形、类三角形或多角形,壁微细颗粒或非木化。④具线纹孔导管多见,常伴有纤维束。

【化学成分】根含γ-大戟醇(γ-euphorbol,euphol)又名大戟二烯酸(euphadienol,a-euphol),大戟醇(a-euphorbol,euphorba-dienol,euphorbol),甘遂酸(tirucallol,kanzuiol)又名20-表大戟二烯醇(20-epieuphol),20-脱氧巨大戟萜醇(20-deoxyin-genol),20-脱氧巨大戟萜醇-3-苯甲酸酯(20-deoxyingenol-3-ben-zoate),20-脱氧巨大戟萜醇-5-苯甲酸酯(20-deoxyingenol-5-ben-zoate),巨大戟萜醇(ingenol),巨大戟萜醇-3-(2,4-癸二烯酸酯)-20-乙酸酯[ingenol-3-(2,4-decadienoate)-20-acetate],13-氧化巨大戟萜醇(13-oxyingenol),13-氧化巨大戟萜醇-13-十二酸酯-20-乙酸酯(13-oxyingenol-13-dodecanoate-2o-hexanoate),甘逐萜酯A、B(kansuinine A、B),甘遂大戟萜酯(kansuiphorin)A、B、C、D。Β-香树脂醇乙酸酯(β-amyrin acetate),β-谷甾醇(sitosterol),β-谷甾醇葡萄糖甙(sitosterol glucoside),24-亚甲基环木菠萝烷醇(24-methylenecycloartanol),1,1-双(2,6-二羟基-3-乙酰基-4-甲氧基苯基)甲烷[1,1-bis(2,6-dihydroxy-3-acetyl-4-metho-xyphenyl)methane]和甲基(2,4-二羟基-3-醛基-6-甲氧基)苯基甲酮[methyl(2,4-dihydroxy-3-formyl-6-methoxy)phenylke-tone]。尚含棕榈酸(palmitic acid),枸橼酸(citric acid),草酸(oxalic acid),鞣质,树脂,葡萄糖(glucose),蔗糖(sucrose),淀粉,维生素B1等。

【药理作用】1.泻下作用:甘遂能刺激肠管,增加肠蠕动,产生泻下作用。生甘遂乙醇浸膏对小鼠有较强的泻下作用,毒性亦较大,经醋炙后其泻下作用和毒性均有减低,小鼠口服生甘遂或炙甘遂的乙醇浸膏10-50g生药/kg,约半数动物呈明显的泻下作用,生甘遂作用较强,毒性也较大,58只小鼠服药后有11只死亡,炙甘遂则无死亡。服生甘遂或炙甘遂粉剂的混悬液6-9g/kg,亦有泻下作用,但无死亡。提取乙醇浸膏后的残渣或甘遂的煎剂则无泻下作用,因此泻下的有效成分存在于酒精浸膏内,可能是一种树脂。

2.利尿作用:对人体有利尿作用。对大鼠无利尿作用。亦有报道健康人口服甘遂煎剂亦无明显利尿。

3.引产作用:用甘遂乙醇浸出物给妊娠豚鼠进行引产实验,发现无论是腹腔或是肌肉注射甘遂浸出物,均呈现出一定的抗生育作用。并认为甘遂引产效果与给药剂量有密切关系,当剂量为10mg/kg时即可发生引产效果。

3.1.抗小白鼠早孕作用:选妊娠鼠随机分成5组,每组9-10只,于妊娠第6天开始按每日每公厅20、15、10及5mg肌肉注射,每日1次,连注4天,对照组给予同等量生理盐水(加适量乙醇)。于第l0天剖检子宫,按胚珠大小及色泽等判断其是否为正常妊娠,并计算各组妊娠成功率。实验结果表明,对照组妊娠成功率90%,实验组虽稍低,但统计上无差别。

3.2.甘遂对小白鼠中期妊娠的中止作用:取妊娠第l0天小鼠于乙醚麻醉下剖检子宫,选胚胎生长正常的小鼠,缝合腹腔后继续饲养。于妊娠第l2天随机分组,并开始给药。药物给药次数及途径皆同上一实验。给药期间,有小部分曾发生阴道流血。于妊娠第16天处死剖检,观察胚胎生长情况。实验表明,给药组胚胎大小不整齐,色多暗红。部分胎儿死亡,色苍白而形较小。其中部分胚胎已经与宫内膜脱离且液化。死组存活胎儿身长小于1.5cm,但对照组胎儿身长≥1.5cm,给药组死胎率显着高于对照组。

3.3.甘遂对家兔中期妊娠的影响:取雌性大白兔,体重3.1-4.0kg,与雄性兔交配后查阴道有精子者为妊娠第1天。于第l2天开始给药。给药组8只,甘遂提取液临用时以生理盐水500倍稀释,按5mg/kg缓缓静脉注射。对照组两只,不给药物。对照组2只及给药组3只家兔皆于第一次给药(2-6小时)后剖检。另5只给药次数及剖检时间根据实验按排进行。结果表明,甘遂提取液对家兔中期妊娠有明显的中止作用。

3.4.甘遂对子宫收缩的影响:正常成熟雌性大、小白鼠,妊娠7-10天及11-15天大白鼠,妊娠6-9天及9-14天小白鼠;正常雌性成熟家兔,实验前皮下注射雌二醇2ug/次/天,连续2天。动物处死后立即剖取子宫角,剪取一侧子宫角中间一段(2cm)。按Magnus法描记子宫曲线,另一侧置40℃台氏液中保存。药物每次于25ml台氏液中加入甘遂提取液加入0.2ml,无水乙醇0.2ml作对照,脑垂体后叶注射液(10u/ml)1滴;前列腺素E2 15ug,实验结果表明,甘遂对各类动物不同生理状态(包括早孕,中期妊娠及正常者)的离体子宫的作用很不恒定,多数情况是抑制收缩或无影响;有时亦能加强收缩。但这些作用皆与乙醇引起者相似,而脑垂体后时则几乎使全部子宫皆发生收缩。实验还表明,甘遂可明显减弱前列腺素E2的子宫收缩作用。

4.镇痛作用:甘遂萜酯A、B对小鼠扭体法有镇痛作用,并有毒性。

5.炮制对甘遂刺激性的影向:以醋炒、甘草制、豆腐制均可降低甘遂的刺激浓度分别为0.48、3.9、2.75、2.25μg/5μl。

6.其他作用:生甘遂小量能使离体蛙心收缩力增强,但不改变其频率,大量则抑制。

【毒性】1.甘遂峻泻,有毒。可引起呕吐、腹痛,呼吸困难、血压下降等毒副反应。按10mg/kg剂量连续给小鼠静脉注射一周后,尸检发现心、肝、肾有一定中毒性的组织学改变。对注射甘遂浸出物后的家兔进行病理检查,发现横纹肌明显肿胀,间质明显水肿。家兔耳静脉注射0.6ml(含生药30mg)和1ml(含生药50mg),注射第2、3天,家兔活动、进食量较差,3天恢复,观察1月均无死亡,动物心、肝、肾等未见病理学改变。

2.甘遂对小鼠的LD50为346.1±28.4mg/Kg。

3.甘遂萜酯A对小鼠的LD50为30mg/kg。

【鉴别】理化鉴别 取本品粉末1g,加乙醇10ml,冷浸24h,滤过。取滤液2ml,置蒸发皿中,在水浴上蒸干,加醋酐1ml溶解,浆溶液置试管中,沿管壁加浓硫酸1ml,两液界面出现紫红色(检查甾醇)

【炮制】1.甘遂:拣去杂质,用水漂净,捞出,晒干。

2.醋甘遂:取净甘遂,用醋拌匀,置锅内用文火炒至微干,取出晾干,(每甘遂100斤,用醋30-50斤)。

3.煮甘遂:取净甘遂与豆腐同放铜锅内,加水煮透,取出,除去豆腐,晒至八成干,切碎晒干。(每甘遂100斤,用豆腐50斤)。

4.煨甘遂:取净甘遂置锅内,加入麦麸同炒至焦黄色,取出,筛去麸皮。(每甘遂100斤,用麦麸30-40斤)。

5.土制:先将细土炒热,加入甘遂用微火炒至膨胀发黄时,筛去黄土即得。

6.《雷公炮炙论》:采得(甘遂)后,去茎,于槐砧上细锉,用生甘草汤,小荞苨自然汁二味,搅浸三日,其水如墨汁,更漉出,用东流水淘六、七次,令水清为度,漉出,于土器中熬令脆用之。

7.《本草汇言》:甘遂用甘草水浸三日,晒干,再以面裹煨熟用。

【性味】味苦;性寒;有毒

【归经】脾;肺;肾;膀胱;大肠;小肠经

【功能主治】泻水逐饮;破积通便。主水肿;腹水;留饮结胸;癫痫;喘咳;大小便不通

【用法用量】内服:入丸、散,0.5-1g。外用:适量,研末调敷。内服宜用炮制品。

【注意】气虚、阴伤、脾胃衰弱者及孕妇忌服。

【复方】十枣汤《伤寒论》:主治悬饮。大陷胸汤《伤寒论》:证治结胸证。甘遂半夏饮《金匮要略》。甘遂半夏汤《金匮要略》:治主妇人水血俱结血室。甘遂丸《太平圣惠方》:攻逐水湿。

【各家论述】1.《本草衍义》:甘遂,今惟用连珠者,然《经》中不言。此药专于行水,攻决为用,入药须斟酌。

2.《珍珠囊》:水结胸中,非此(甘遂)不能除。

3.《汤液本草》:甘遂可以通水,而其气直透达所结处。

4.《本草经疏》:甘遂,其味苦,其气寒而有毒,善逐水。其主大腹者,即世所谓水蛊也。又主疝瘕腹满、面目浮肿及留饮,利水道谷道,下五水,散膀胱留热,皮中痞气肿满者,谓诸病皆从湿水所生,水去饮消湿除,是拔其本也。甘遂性阴毒,虽善下水除湿,然能耗损真气,亏竭津液。元气虚人,除伤寒水结胸不得不用外,其余水肿鼓胀,类多脾阴不足,土虚不能制水,以致水气泛滥,即刘河间云诸湿肿满属脾土,法应补脾实土,兼利小便。不此之图,而反用甘遂下之,是重虚其虚也。水既暂去,复肿必死矣。必察病属湿热,有饮有水,而元气尚壮之人,乃可一施耳,不然祸不旋踵矣。

5.《本草崇原》:土气不和则大腹,隧道不利则疝瘕。大腹则腹满,由于土不胜水,外则面目浮肿,内则留饮宿食,甘遂治之,泄土气也。为疝为瘕,则症坚积聚,甘遂破之,行隧道也。水道利则水气散,谷道利则宿积除,甘遂行水气而通宿积,故利水谷道。

6.《本草新编》:甘遂,破症坚积聚如神,退面目浮肿,祛胃中水结,尤能利水。此物逐水湿而功缓,牵牛逐水湿而功速,二味相配,则缓者不缓,而速者不速矣。然而甘遂亦不可轻用也,甘遂止能利真湿之病,不能利假湿之症。水自下而侵上者,湿之真者也,水自上而侵下者,湿之假者也。真湿可用甘遂以开其水道,假湿不可用甘遂以决其上游。真湿为水邪之实,假湿乃元气之虚,虚症而用实治之法,不犯虚虚之戒乎,故一决而旋亡也。

7.张寿颐:甘遂苦寒。攻水破血,力量颇与大戟相类。故《本经》、《别录》,主治腹满浮肿,下水、留饮,破症坚积聚,亦与大戟主治大同小异,但兼能消食,通利谷道,稍与大戟不同,则攻坚之力,殆尤为过之。所主疝瘕,盖以湿热壅结者言之,而寒气凝滞之症,非其所宜。《别录》又申之以热气肿满一句,则此之能泄水肿,皆以湿热实症言,而脾肾虚寒,以致水道不利诸症,误用此药,实为鸩毒,从可知矣。五水者,盖言五藏经脉中停留饮水气耳。

【摘录】《中华本草》

甘遂·《本草备要》

大通,泻经隧水湿

苦寒有毒。能泻肾经及隧道水湿,直达水气所结之处,以攻决为用,为下水之圣药(仲景大陷肠汤用之)。

主十二种水,大腹肿满(名水蛊。喻嘉言曰∶肾为水谷之海,五脏六腑之源。脾不能散胃之水精于肺,而病于中;肺不能通胃之水道于膀胱,而病于上。肾不能司胃之关,时其输泄,而病于下,以致积水浸淫,无所底止。肾者,胃之关也。前阴利水,后阴利谷。王好古曰∶水者,脾肺肾三经所主。有五脏六腑十二经之部分,上头面,中四肢,下腰脚,外皮肤,中肌肉,内筋骨。脉有尺寸之殊,浮沉之别,不可轻泻药,当知病在何经何脏,方可用之。

按∶水肿有痰裹食和瘀血、致清不升浊不降而成者,有湿热相生、隧道阻塞而成者;有燥热冲击、秘结不通而成者,证属有余。有服寒凉伤饮食、中气虚衰而成者;有大病后正气衰惫而成者,有小便不通、水液妄行、脾莫能制而成者,证属不足。宜分别治之。然其源多由中气不足而起。丹溪曰∶水病当以健脾为主,使脾实而气运,则水自行。宜参、苓为君,视所挟证加减,苟徒用利水药,多致不救),瘕疝积聚,留饮宿食,痰迷癫痫。虚者忌用。

皮赤肉白,根作连珠。重实者良。面裹煨熟用(或用甘草、荠 汁浸三日,其水如墨,以清为度,再面裹煨)。瓜蒂为使。恶远志。反甘草(张仲景治心下留饮,与甘草同用,取其相反以立功也。有治水肿及肿毒者,以甘遂末敷肿处,浓煎甘草汤服之,其肿立消,二物相反,感应如此)。

甘遂·《本草便读》

甘遂(图缺)

洁净府而有功.入肾通肠.直达水邪所结处.宣经队而无滞.性寒味苦.生成阴毒勿轻投.(甘遂此药专于行水攻决为用.味苦能泄.寒胜热.直达水气所结之处.乃泻水之圣药.肾主水.故入肾经.能去痰者.以痰之本水也.但不可轻用耳.)

甘遂·《本草乘雅半偈》

(本经下品)

【气味】苦寒,有毒。

【主治】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症坚积聚,利水谷道。

【核】曰∶出中山山谷,唯太山、江东者良。比来用京口者为胜,江东者称次矣。苗似泽漆,槐砧上锉细用,生甘草汤,及荠 自然汁,搅浸三日,水如黑汁,乃漉出,用东流水淘六七次,水清为度。取出晒干,纳土器中,熬脆用。瓜蒂为之使,恶远志,反甘草。

【 】曰∶味大苦,而名甘遂者,左氏所谓请受而甘心快意焉。以甘于遂其力用也。其为方也,为大为急;其为剂也,为通为泄。甘属中土,惟其能遂土欲也。故为症坚积聚疝瘕,及留饮宿食,致无能利水谷道,外溢而成大腹满胀,及面目浮肿者,皆通之泄之,所以从其欲也。但气味苦寒,偏于以热为因,寒则非所宜矣。

甘遂·《本草崇原》

气味苦寒,有毒。主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症坚积聚,利水谷道。

(甘遂始出太山及代郡,今陕西、江东、京口皆有。苗似泽漆,茎短小而叶有汁,根皮色赤,肉色白,作连珠状,大如指头,实重者良。)

土味曰甘,径直曰遂。甘遂味苦,以其泄土气而行隧道,故名甘遂。土气不和,则大腹。

隧道不利,则疝瘕。大腹则腹满,由于土不胜水,外则面目浮肿,内则留饮宿食。甘遂治之,泄土气也。为疝为瘕则症坚积聚。甘遂破之,行隧道也。水道利则水气散,谷道利则宿积除,甘遂行水气而通宿积,故利水谷道。

(《乘雅》论∶甘遂其为方也,为大,为急。其于剂也,为通,为泄。但气味苦寒,偏于热

甘遂·《本草从新》

寒、通、泻经隧水湿.

苦寒.能泻肾经及隧道水湿.直达水气所结之处.以攻决为用.为下水之圣药.主十二种水.大腹肿满.(名水蛊、嘉言曰∶胃为水谷之海、五脏六腑之源、脾不能散胃之水精于肺、而病于中、肺不能通胃之水道于膀胱、而病于上、肾不能司胃之关时其输泄、而病于下、以致积水浸淫、无所底止、好古曰∶水者、脾肺肾三经所主、有五脏六腑、十二经之部分、上头面、中四肢、下腰脚、外皮肤、中肌肉、内筋骨、脉有尺寸之殊、浮沉之别、不可轻泻药、当知病在何经何脏、方可用之、按水肿、有痰裹、食积、瘀血、致清不升、浊不降而成者、有湿热相生、隧道阻塞而成者、有燥热冲击、秘结不通而成者、是证属有余、有服寒凉、伤饮食、中气虚衰而成者、有大病后、正气衰惫而成者、有小便不通、水液妄行、脾不能制而成者、证属不足、宜分别治之、然其源多由中气不足而起、丹溪曰∶水病当以健脾为主、使脾参苓为君、视所挟证加减、苟徒用利水药、多致不起.)

疝瘕积聚.痞热宿食.痰迷癫痫.去水极神.损真极速.大实大水.可暂用之.否则宜禁.皮赤肉黑.根作连珠.

重实者良.面裹煨熟用.(或用甘草荠 汁浸三日、其水如墨、以清为度、再面裹煨.)瓜蒂为使.恶远志.反甘草.(仲景治心下留饮、与甘草同用、取其相反以立功、有治水肿及肿毒者、以甘遂末敷肿处、浓煎甘草汤服之、其肿立消、二物虽相反、感应如此其神.)

甘遂·《本草撮要》

味甘苦寒.入足太阳经.功专疗十二种水.得大黄、阿胶治妇人血结.得大麦面治膜外水气.虚者忌用.面裹煨熟.用瓜蒂为使.恶远志.反甘草.仲景治心下留饮.与甘草同用.取其相反以立功也.有治水肿及肿毒.均以甘遂末敷肿处.浓煎甘草服之.其肿立消.

甘遂·《本草分经》

苦寒,泻肾经及隧道水湿,直达水气所结之处,以攻决为用,治大腹肿满、痞积、痰迷,去水极神,损真极速,面煨用。

甘遂·《本草纲目》

「释名」白泽、主田、鬼丑、陵泽、甘泽、重泽、苦泽。

「气味」(根)苦、寒、有毒。

「主治」

1、水肿腹满。用甘遂(炒)二钱二分、牵牛一两半,共研为末,煎为水剂,随时服用。

2、身面浮肿。用甘遂二钱,生研为末,放入猪肾中,外包湿纸煨熟吃下。每日吃一次至四、五次。如觉腹鸣,小便亦通畅,即是见效

3、肾水流注(腿膝挛急,四肢肿痛)。用上方加木香四钱,每用二钱,煨熟,温酒嚼下。泻下黄水为验。

4、大小便不通用甘遂五钱(半生半炒)、胭脂坏了十文,共研匀。每服一钱,加白面四两,和水做成面片,煮熟淡食。待大小便通畅后,再服平胃散加熟附子,每取二钱煎服。

5、水鼓气湍。用甘遂、大戟各一两,慢火炙后,共研为末。每取二、三分,加水半碗,煎开几次,待温服下。不过十服见效。

6、脚气肿痛。和甘遂半两,木鳖子仁四个,共研为末。每取四钱,放入猪肾中,湿纸包好煨熟,空心吃,米汤送下。不过十服见效。

7、疝气偏肿。用甘遂、茴香,等分为末。每服二钱,酒送下。

8、痞症(发热、盗汗、胸背疼痛)。用甘遂包在面中,放浆水内煮十沸,去面。把甘遂在微火上炒黄,研为末。大人每服三钱,小儿每服一钱,临星时服,冷蜜水送睛。忌油腻鱼肉。

9、消渴。用甘遂(麸炒)半两、黄连两,共研细,加蒸饼做成丸子,如绿豆大。每服二丸,薄荷汤送下。忌甘草。

10、风痰迷心癫痫。用甘遂二钱,研为末,放在猪心里。缚紧,纸懈,煨熟。取药出,加辰砂末一钱,分成四份。每服一份,半用过的猪心煎汤调下。以大便下恶物为效,否则须再次服药,此方名“遂心丹”。

11、小儿马脾风(风热喘促,闷乱不安)。用甘遂(包面中,煮过)一钱半、辰砂(水飞)二钱半、轻四化建设少许,共研为末。服时,先取少许浆不,滴入一为油,然后放药末二、三分在油上。等药下沉,去浆灌服。此方名“无价散”。

12、麻木疼痛。用甘遂二两、蓖麻子仁四两、樟脑一两,共捣作饼,贴患处。此方名“万灵膏”。内服甘草汤。

13、突然耳聋。用甘遂半寸。棉裹插耳内,口中嚼少许甘草。

甘遂·《本草害利》

〔害〕其性阴毒。虽善下水除湿,然能耗损真阴,亏竭津液。元气虚人,除伤寒水结胸不得不用外,其余水肿鼓胀,小便频多,脾阴不足,土虚不能制水,以致水气泛滥者皆不宜用。

河间云∶诸湿肿满,皆属脾土,法应补脾实土,兼利小便,而反用甘遂下之,是重虚其本也。水既暂去,复肿,必死矣。必察病属湿热有饮有水,而元气尚壮,乃可一施,不然多致不起,戒之须慎。

〔利〕苦甘寒,泻肾、膀胱及隧道水湿,逐留饮水胀,攻痞结疝瘕。

仲景治心下留饮,与甘草同行,取其相反以立功。凡水胀,以甘遂涂腹绕脐,内服甘草汤,其肿便消。二物相反,而感应如神。

〔修治〕二、八月采根阴干,用东流水浸去黑水,面裹煨熟用,以去其毒,入丸散,捣为末。

甘遂·《本草经集注》

味苦、甘,寒,大寒,有毒。主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症坚积聚,利水谷道。下五水,散膀胱留热,皮中痞,热气肿满。一名主田,一名甘 ,一名陵 ,一名凌泽,一名重泽。生中山川谷。二月采根,阴干。(瓜蒂为之使,恶远志,反甘草。)

中山在代郡。先第一本出太山,江东比来用京口者,大不相似。赤皮者胜,白皮都下亦有?

观》卷十,《政和》二五四页)

甘遂·《本草蒙筌》

味苦、甘,气大寒。有毒。多产京西川谷,二月采根阴干。状若连珠,使宜瓜蒂。反甘草,恶远志。破症坚积聚如神,退面目浮肿立效。食停胃内,有之即驱。水结胸中,非此不解。盖气直透所结之处,专于行水攻决,利从谷道出也。凡用斟酌,切勿妄投。

甘遂·《本草求真》

(毒草)大泻经隧水湿

甘遂(专入脾胃肺肾膀胱)。皮赤。肉白味苦。气寒有毒。其性纯阴。故书皆载能于肾经。及或隧道水气所结之处奔涌直决。使之尽从谷道而出。为下水湿第一要药。(元素曰。水结胸中。非此不能除。故仲景大陷胸汤用之。但有毒。不可轻用。)喻嘉言曰。胃为水谷之海。五脏六腑之源。脾不散胃之水精于肺。而病于中。肺不能通胃之水道于膀胱。而病于上。肾不能司胃之关。时其蓄泄。而病于下。以致积水浸淫。无所底止。(水肿有风水皮水正水石水黄汗五种。水郁于心。则心烦气短。卧不克安。水郁于肺。则虚满喘咳。水郁于肝。则胁下痞满痛引少腹。水郁于脾。则四肢烦 体重不能衣。水郁于肾。则腹痛引背央央。腰髀痛楚。水肿与气肿不同。水肿其色明润。其皮光薄。其肿不速。每自下而上。按肉如泥。肿有分界。气则色苍黄。其皮不薄。其肿暴起。肿无分界。其胀或连胸胁。其痛或及脏腑。或倏如浮肿。或肿自上及下。或通身尽肿。按则随起。但仲景所论水肿。多以外邪为主。而内伤兼及。究之水为至阴。其本在肾。肾气既虚。则水无所主而妄行。使不补脾。但以行气利水。终非引水归肾之理。犹之土在雨中则为泥。必得和风暖日。则湿气转为阳和。自得万物消长矣!)故凡因实邪。元气壮实。(必壮实方可用以甘遂。)而致隧道阻寒。见为水肿蛊胀。疝瘕腹痛。无不仗此迅利以为开决水道之首。如仲景大陷胸汤之类。然非症属有余。只因中气衰弱。小便不通。水液妄行。脾莫能制。误用泄之之品益虚其虚。水虽暂去。大命必随。甘草书言与此相反。何以二物同用而功偏见。亦以甘行而下益急。(又按刘河间云。凡水肿服药未全消者。以甘遂末涂腹绕脐令满。内服甘草水。其肿便去。二物相反。而感应如此。)非深于斯道者。未易语此。皮赤肉白。根作连珠重实者良。面裹。煨熟用。(用甘草荠汁浸三日。其水如墨。以清为度。再面裹煨。)瓜蒂为使。恶远志。

甘遂·《本草图经》

甘遂(图缺),生中山川谷,今陕西、江东亦有之,或云京西出者最佳,汴沧吴者为次。苗似泽漆,茎短小,而叶有汁;根皮赤,肉白,作连珠,又似和皮甘草。二月采根,节切之,阴干,以实重者为胜。又有一种草甘遂,苗一茎,茎端六、七叶,如蓖麻、鬼臼叶,用之殊恶。生食一升,亦不能下。唐注云∶草甘遂,即蚤休也。蚤休自有条,古方亦单用下水。《短剧》∶疗妊娠小腹满,大小便不利,气急,已服猪苓散不瘥者,以甘遂散下之方。泰山赤皮甘遂二两,捣筛,以白蜜二两,和丸如大豆粒,多觉心下烦,得微下者,日一服之,下后还将猪苓散。不得下,日再服,渐加可至半钱匕,以微下为度,中间将散也。猪苓散见猪苓条中。

甘遂·《本草新编》

甘遂,味苦、甘,气大寒,有毒,反甘草。入胃、脾、膀胱、大小肠五经。破症坚积聚如神,退面目浮肿,祛胸中水结,尤能利水。此物逐水湿而功缓,牵牛逐水湿而功速,二味相配,则缓者不缓,而速者不速矣。然而甘遂亦不可轻用也。甘遂只能利真湿之病,不能利假湿之病,水自下而侵上者,湿之真者也;水自上而侵下者,湿之假者也。真湿可用甘遂,以开其水道∶假湿不可用甘遂,以决其上泄。真湿为水邪之实,假湿乃元气之虚。虚症而用实治之法,不犯虚虚之戒乎。故一决而旋亡也,可不慎哉!

或问牵牛、甘遂,仲景张公合而成方,以治水肿鼓胀者,神效无比。但牵牛利水,其功甚捷,何必又用甘遂,以牵其时耶?嗟乎。此正张夫子用药之神,非浅学人所能窥也。子不见治河之法乎。洪水滔天,九州皆水也,治水从何处治起,必从上流而先治之,上流疏浚而清其源,则下流无难治也。倘只开决其下流,水未尝不竟精大泄,然而只能泄其下流之水,而上流之水,壅塞保存于州湖者正多,尾闾气泄,而上游澎湃,民能宁居乎。故治水者必统上下而兼治,人身何独不然。仲景夫子因甘遂于牵牛之中者,正得此意,而通之以利湿也。牵牛性迅,正恐太猛,泻水太急,肢体皮毛之内、头面手足之间,未必肠胃脾内之易于祛逐。加入甘遂之迂缓,则宽猛相济,缓急得宜,在上之水既易于分消,而在下之水又无难于迅决。

于是肢体皮毛、头面、手足之水不能少留,尽从膀胱而出,即脾、胃、大小肠内之水,亦无不从大小便而罄下矣。倘只用牵牛,不用甘遂,则过于急迫,未免下焦干涸而上焦喘满,反成不可救援之病。倘只用甘遂,不用牵牛,则过迂徐,未免上焦宽快而下焦阻塞,又成不可收拾之 。仲景夫子合而成方,所以取效甚神,既收其功,又无其害也。

或问牵牛性急,甘遂性缓,故合而成功。吾子只言其上、下二焦之利益,尚未言及中焦也,得毋二味合用,可不利于中焦乎?夫牵牛、甘遂合而用之,使上、下二焦之利益者,正所以顾中焦也。下焦阻塞,水必返于中焦而成壅闭矣。上焦喘满,水必流于中焦而成痞胀矣。今用牵牛,并用甘遂,则上、下二焦均利,而中焦有不安然者乎。

或疑甘遂虽性缓,然祛逐水湿,未尝不峻烈也,或用牵牛,又用甘遂,不更助其虐乎?

夫甘逐真正之水湿,何患其虐。若非水湿之症,单用甘遂,尚且不可,况益之以牵牛乎。惟其真是水湿,故并用而不相悖也。

或问笔峰杂兴载治转脬,用甘遂末一钱,猪苓汤调下立通,可以为训乎?不可为训乎?

夫转脬多由于火,而甘遂大寒,泄之似乎相宜。不知转脬之火,乃肾中之火不通于膀胱,虚火遏抑而不得通,非脬之真转也。人之脬转立死矣,安能久活哉。

甘遂·《本草衍义》

今惟用连珠者,然经中不言,此药专于行水攻决为用,入药须斟酌。

甘遂百三十二·《本草易读》

旧面包煨用。瓜蒂为使,恶远志,反甘草。

苦,寒,有毒。入足太阳经。除大腹之肿满,消面目之浮肿,解阴囊之肿坠,敷香港脚之肿核。留饮宿食之滞,症瘕积聚之坚,痰迷癫痫之疾,隔噎痞塞之 。虚人忌之。

生中山,二八月采根,今陕西、江东亦有之。苗似泽漆,茎短小而叶有汁,根皮赤肉白,作连珠,亦有色白者。

水肿腹满,同黑丑为末,水煎时呷。(验方第一。)

身面洪肿,为末,入猪肾内,煨食,日三。(第二。)

四肢肿痛,腿膝挛急。上方加木香。(第三。)

水肿喘急,二便秘。同大戟、芫花为末,枣肉丸服。(第四。)

二便不通,为末,面合敷脐及丹田,再艾灸三壮,内服甘草汤,以通为度。(第五。)

偏坠,同茴香末酒下。(第六。)

麻木疼痛,甘遂二两,蓖麻子四两,樟脑一两,杵贴之。内服甘草水。(第七。)

耳猝聋,甘遂半两,绵包纳入耳内,口嚼甘草。(第八。)

甘遂半夏汤 甘遂 半夏 白芍 甘草蜜水煎。治心下坚满有水,脉伏沉,自利反快者。(诸方第一。)

遂心丹 甘遂末(二钱)

以猪心血和之,入猪心内煨熟,取末,入辰砂一钱,分作四丸,每一丸,猪心汤下。大便恶物为效,不下再用。(第二。)

甘遂·《本草择要纲目》

【气味】

甘寒有毒.阳也.

【主治】

大腹肿满.泻十二种水气肿满.若水溢胸中.非此不能除.仲景治心下留饮与甘草同用.取其相反而立功也.又河间治水肿不全消者.以甘遂末涂腹绕脐令满.内服甘草水.其肿便去.亦反治之义也.

甘遂·《本经逢原》

苦甘大寒,有毒。面裹煨熟用。反甘草。其根皮赤肉色白,作连珠大如指头,质重,不蛀者良;赤皮者,性尤烈。

《本经》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症坚积聚,利水谷道。

发明 甘遂色白味苦,先升后降,乃泻水之峻药。《本经》治大腹疝瘕,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等病,取其苦寒迅利疏通十二经,攻坚破结,直达水气所结之处。仲景大陷胸汤,《金匮》甘草半夏汤用之,但大泻元气,且有毒,不可轻用。肾主水,凝则为痰饮,溢则为肿胀。甘遂能泻肾经湿气,治痰之本也。不可过服,中病则止。仲景治心下留饮与甘草同用,取其相反而立功也。《肘后方》治身面浮肿,甘遂末二钱,以雄猪肾一枚分七片入末拌匀,湿纸裹煨令熟,每日服一片,至四五服,当腹鸣小便利是其效也。然水肿鼓胀,类多脾阴不足,土虚不能制水,法当辛温补脾实土兼利小便;若误用甘遂、大戟、商陆、牵牛等味,祸不旋踵。而癫痫心风血邪,甘遂二钱为末,以猪心管血和药,入心内缚定,湿纸裹煨熟,取药入辰砂末一钱,分四圆,每服一圆,以猪心煎汤下,大便利下恶物为效,未下,更服一圆。凡水肿未全消者,以甘遂末涂腹绕脐令满,内服甘草汤,其肿便去。二物相反而感应如此,涂肿毒如上法亦得散。又治肥人卒然耳袭,甘遂一枚,绵裹塞耳中,口嚼甘草,耳卒然自通也。

甘遂·《长沙药解》

【本经】味苦寒。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癥坚积聚,利水谷道。一名主田。生川谷。

味苦,性寒,入足太阳膀胱经。善泻积水,能驱宿物。

《金匮》甘遂半夏汤,甘遂大者二枚,半夏十二枚,芍药五枚,甘草指大一枚。水二升,煮半升,入蜜半升,煎八合,顿服。治留饮欲去,心下坚满,脉伏,自利反快者。心下坚满,脉气沉伏,是有留饮。忽而自利反快,是水饮下行,渍于肠胃也。甘遂、半夏,泻水而涤饮,甘草、芍药,培土而泻木,蜂蜜滑大肠而行水也。

《伤寒》大陷胸汤方在大黄。用之治结胸热实,烦躁懊憹者。十枣汤方在大枣。用之治心胁痞痛,下利呕逆者,治悬饮内痛,脉沉而弦者。大黄甘遂汤方在大黄。用之治水与血结在血室者。皆以其破壅而泻痰饮也。

甘遂苦寒迅利,专决积水,凡宿痰留饮、经腑停瘀、皮肤肿胀、便尿阻涩之证,一泻而下。其力甚捷,并下癥瘕积聚、一切陈郁之物。

甘遂·《得配本草》

瓜蒂为之使。恶远志。反甘草。

甘、苦、寒。有毒。入足少阴经气分。直达水结之处,攻决隧道之水。(行十二经,水从谷道而出。)配大黄、阿胶,治血结。配猪苓、泽泻,治转脬。配甘草,治心下留饮。(肾主水,凝则为痰饮,溢则为肿胀。泄肾经之湿,治痰饮之本也。)末掺雄猪腰子内,煨熟,日服一片,治洪水肿胀。面裹煨透。妄用大损元气,腹胀而死。

甘遂·《雷公炮炙论》

雷公云∶凡采得后,去茎,于槐砧上细锉,用生甘草汤、小荠?自然汁二味,搅浸三日,其水如墨汁,更漉出,用东流水淘六、七次,令水清为度,漉出,于土器中熬令脆用之。

甘遂·《名医别录》

味甘,大寒,有毒.主下五水,散膀胱留热,皮中痞,热气肿满.一名甘 ,一名陵一名陵泽,一名重泽.生中山.二月采根,阴干.(瓜蒂为之使,恶远志,反甘草.)

《本经》原文∶甘遂,味苦,寒.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症坚积聚,利水谷道.一名

甘遂·《神农本草经》

味苦寒。

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症坚积聚,利水谷道。一名主田。生川谷。

《吴普》曰:甘遂一名主田,一名曰泽,一名重泽,一名鬼丑,一名陵藁,一名甘槁,一名甘泽,神农桐君苦有毒,岐伯雷公有毒,须二月八月采(《御览》)。

《名医》曰:一名甘藁,一名陵藁,一名陵泽,一名重泽,生中山,二月采根,阴干。

案《广雅》云:陵泽,甘遂也。《范子计然》云:甘遂,出三辅。

甘遂·《中药炮制》

『来源』本品为大戟科植物甘遂的干燥根。

『产地』陕西、河南、山西、湖北等地。

『采收季节』春秋季采挖。

『炮制方法』将原药筛去灰尘,用面粉加水和匀,做成面饼状后,将药包入面饼内放入糠火内煨至外表成焦黑色为度,取出剥去面皮,将药物晒干水份即可。也可用豆腐煮或麦麸炒。这三种制法都是为了降低其毒性。

『用量』1~3克。

『贮存』装白铁箱内加盖,防潮及虫蛀。

甘遂·《汤液本草》

气大寒,味苦、甘。甘,纯阳。有毒。

《本草》云∶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坚消积,利水谷道。下五水,散膀胱留热,皮中痞热,气肿满。瓜蒂为使。恶远志,反甘草。

《液》云∶可以通水,而其气直透达所结处。

《衍义》云∶此药专于行水,攻决为用,入药须斟酌用之。

《珍》云∶若水结胸中,非此不能除。

甘遂·《吴普本草》

《御览》卷九百九十三

一名主田,一名日泽,一名重泽,一名鬼丑,一名陵 ,一名甘 ,一名苦泽。神农、桐君∶苦,有毒。岐伯、雷公∶有毒。须二月、八月采。

甘遂·《新修本草》

味苦、甘,寒、大寒,有毒。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症坚积聚,利水谷道,下五水,散膀胱留热,皮中痞,热气肿满。一名主田,一名甘 ,一名陵 ,一名川谷。二月采根,阴干。

瓜蒂为之使,恶远志,反甘草。中山在代郡。先第一本出太山,江东比来用京口者,大不相似。赤皮者胜,白皮都下亦有,名草甘遂,殊恶,盖谓膺伪草耳,非言草石之草也。

〔谨案〕所谓草甘遂者,乃蚤休也,疗体全别。真甘遂苗似泽漆,草甘遂苗一茎,茎端六、七叶,如蓖麻、鬼臼叶等。生食一升,亦不能利,大疗痈疽蛇毒。且真甘遂皆以皮赤肉白,作连珠实重者良。亦无皮白者,皮白乃是蚤休,俗名重台也。

甘遂·《药笼小品》

苦寒。

直达水气所结之处,以攻决为用,下水之圣药。

主十二种水,大腹肿满。

去水极神,损真极速。

大实大水,可以暂用。

面裹煨。

甘遂·《药性切用》

性味苦寒,入肾经,泻隧道水饮,直达水饮所结之处。面里煨熟。非大水大实,不可用。

甘遂·《药征》

主利水也,旁治掣痛咳烦、短气、小便难、心下满。

【考证】

十枣汤证曰∶引胸下痛、干呕、短气。又曰∶咳烦。

大黄甘遂汤证曰∶小便微难。

甘遂半夏汤证曰∶虽利、心下续坚满。

大陷胸汤证曰∶短气躁烦。又曰∶心下满而硬痛。

以上四方,其用甘遂,或三枚,或二两,或一钱也。

为则按∶芫花、大戟、甘遂,同是利水,而甘遂之效最胜矣。

【品考】

甘遂 汉产为胜,本邦所产,其效较劣。

甘遂·《增广和剂局方药性总论》

味苦甘,寒,大寒,有毒。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宿食,破症坚积聚,利水谷道,下五水,散膀胱留热,皮中痞,热气肿满。《药性论》云∶味苦。能泻十二种水疾,治心腹坚满,下水,去痰水,主皮肌浮肿。日华子云∶京西者上。瓜蒂为使。恶∶远志。反∶甘草。

甘遂·《证类本草》

(甘遂_图缺)

味苦、甘,寒、大寒,有毒。主大腹疝瘕腹满,面目浮肿,留饮(音 )宿食,破症坚积聚,利水谷道,下五水,散膀胱留热,皮中痞,热气肿满。一名甘 ,一名陵 ,一名凌泽,一名重泽,一名主田。生中山川谷。二月采根,阴干(瓜蒂为之使,恶远志,反甘草。)

陶隐居云∶中山在代郡。先第一本出泰山,江东比来用京口者,大不相似。赤皮者胜,白皮者都下亦有,名草甘遂,殊恶,盖谓赝(音雁)伪之草,非言草石之草也。唐本注云∶所谓草甘遂者,乃蚤休也,疗体全别。真甘遂苗似泽漆草,甘遂苗一茎,茎六、七叶,如蓖麻、鬼臼叶。生食一升亦不能利,大疗痈疽蛇毒。且真甘遂皆以皮赤肉白,作连珠,实重者良。亦无皮白者,皮白乃是蚤休,俗名重台也。臣禹锡等谨按药性论云∶京甘遂,味苦,能泻十二种水疾,能治心腹坚满,下水,去痰水,主皮肌浮肿。日华子云∶京西者上,汴、沧、吴者次,形似和皮甘草,节节切之。

图经曰∶甘遂生中山川谷,今陕西、江东亦有之,或云京西出者最佳,汴、沧、吴者为次。

苗似泽漆,茎短小而叶有汁,根皮赤肉白,作连珠。又似和皮甘草。二月采根,节切之,阴干。以实重者为胜。又有一种草甘遂,苗一茎,茎端六、七叶,如蓖麻、鬼臼叶。用之殊恶,生食一升,亦不能下。唐注云∶草甘遂即蚤休也。蚤休自有条。古方亦单用下水。《短剧》∶疗妊娠小腹满,大小便不利,气急,已服猪苓散不瘥者。以甘遂散下之方∶泰山赤皮甘遂二两,捣筛,以白蜜二两,和丸如大豆粒,多觉心下烦,得微下者,日一服之。下后还将猪苓散,不得下,日再服,渐加可至半钱匕,以微下为度,中间将散也。猪苓散见猪苓条中。

雷公云∶凡采得后去茎,于槐砧上细锉,用生甘草汤、小荠 自然汁,二味搅浸三日。

其水如墨汁,更漉出,用东流水淘六、七次,令水清为度。漉出,于土器中熬令脆用之。肘后方∶治卒肿满,身面皆洪大。甘遂一分粉之,猪肾一枚分为七脔,入甘遂于中,以火炙之令熟,旦食至四、五,当觉腹胁鸣,小便利。杨氏产乳治腹满,大小便不利,气急。甘遂二分为散,分五服,熟水下,如觉心下烦,得微利,日一服。

衍义曰∶甘遂,今唯用连珠者,然《经》中不言。此药专于行水,攻决为用,入药须斟酌。

甘遂·《中药学》

【药用】本品为大戟科植物甘遂的块根。

【性味与归经】苦,寒。有毒。入肺、脾、肾经。

【功效】泻水逐饮,消肿散结。

【临床应用】1.用于水肿腹水,留饮胸痛,以及癫痫等症。

甘遂为峻下之品,具有攻水逐饮之功,故可用于胸水腹水、面浮水肿等症,常配合牵牛子、大戟、芫花等药同用。由于本品功能能逐饮袪痰,故又能用于痰迷癫痫,可配朱砂应用。

2.外用于湿热肿毒之症。

甘遂研末水调外敷,能消肿破结,故可用于因湿热壅滞而结成的肿毒,但主要宜用于初起之时,并须配合清热解毒药内服。

【处方用名】甘遂、煨甘遂(系煨熟后应用。现上海地区将本品与豆腐同煮后,去豆腐,晒干用。

生甘遂(生用,只作外用,不宜内服)

【一般用量与用法】五分至一钱,煎服。研末吞服,每次二分至三分。本品药性峻烈,非气壮邪实者禁用。

【方剂举例】控涎丹《三因方》:甘遂、大戟、白芥子。治停饮胸膈,胁背彻痛。

甘遂通结汤《全国中草药新医疗法展览会技术资料选编》:甘遂、桃仁、生牛膝、木香、川朴、大黄。治重型肠梗阻,肠腔积液较多者。

中药/甘遂.txt · 最后更改: 2016/12/03 22:32 由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