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侧边栏



中药:羚羊角

中药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羚羊角

药典

羚羊角·《中国药典》

【药材名称】羚羊角

【拼音】Línɡ Yánɡ Jiǎo

【英文名】CORNU SAIGAE TATARICAE

【别名】高鼻羚羊

【来源】本品为牛科动物赛加羚羊Saiga tatarica Linnaeus的角。猎取后锯取其角,晒干。

【性状】本品呈长圆锥形,略呈弓形弯曲,长15~33cm,类白色或黄白色,基部稍呈青灰色。嫩枝对光透视有“血丝”或紫黑色斑纹,光润如玉,无裂纹,老枝则有细纵裂纹。除尖端部分外,有10~16个隆起环脊,间距约2cm,用手握之,四指正好嵌入凹处。角的基部横截面圆形,直径3~4cm,内有坚硬质重的角柱,习称“骨塞”,骨塞长约占全角的1/2或1/3,表面有突起的纵棱与其外面角鞘内的凹沟紧密嵌合,从横断面观,其结合部呈锯齿状。除去“骨塞”后,角的下半段成空洞,全角呈半透明,对光透视,上半段中央有一条隐约可辨的细孔道直通角尖,习称“通天眼”。质坚硬。气无,味淡。

【鉴别】本品横切面:可见组织构造多少呈波浪状起伏。角顶部组织波浪起伏最为明显,在峰部往往有束存在,束多呈三角形;角中部稍呈波浪状,束多呈双凸透镜形;角质部波浪形不明显,束呈椭圆形至类圆形。髓腔的大小不一,长径10~50(80)μm,以角基部的髓腔最大。束的皮层细胞扁棱形,3~5层。束间距离较宽广,充满着近等径性多边形、长菱形或狭长形的基本角质细胞。皮层细胞或基本角质细胞均显无色透明,其中不含或仅含少量细小浅灰色色素颗粒,细胞中央往往可见一个折旋旋旋旋光性强的圆粒或线状物。

【炮制】羚羊角镑片取羚羊角,置温水中浸泡,捞出,镑片,干燥。

羚羊角粉 取羚羊角,砸碎,粉碎成细粉。

【性味】咸,寒。

【归经】归肝、心经。

【功能主治】平肝息风,清肝明目,散血解毒。用于高热惊痫,神昏痉厥,子痫抽搐,癫痫发狂,头痛眩晕,目赤翳障,温毒发斑,痈肿疮毒。

【用法用量】1~3g,宜单煎2小时以上;磨汁或研粉服,每次0.3~0.6g。

【贮藏】置阴凉干燥处。

【摘录】《中国药典》

羚羊角·《中药大辞典》

【药材名称】羚羊角

【拼音】Línɡ Yánɡ Jiǎo

【出处】《本经》

【来源】为牛科动物赛加羚羊等的角。全年均可捕捉,捕得后,将角从基部锯下。一般以8~10月猎取者色泽最好。

【原形态】赛加羚羊,又名:高鼻羚羊。

体形中等.身长1~1.4米。肩高雄兽为70~83厘米,雌兽为63~74厘米。体重雄兽为37~60公斤,雌兽为29~37公斤。头大。鼻吻膨大,鼻孔亦大,且能灵活伸缩和左右摆动。额前部分较隆突。眼大。耳短。四肢细小,蹄低而长。尾细短,下垂。雌兽有乳头4对。夏毛短而密,紧贴皮肤。全身呈棕黄色或栗色,脸面部较淡,背脊中央有狭长的一条呈肉桂色;颈下方、胸腹部及四肢内侧几呈白色。雄兽具角,长于眼眶之上,向后微倾。角基部为棕黄色,上部黄白色如蜡,表面约有20个轮脊,角上部至尖端处光滑无轮脊。雌兽无角,仅有短的突起。

【生境分部】主要栖于半沙漠地区。夏季大多居于空旷的荒漠地带,晚秋至冬季则在盐沼半荒漠地带。群栖。分布新疆等地。产于新疆。

【性状】完整的角呈长圆锥形,略呈弓形弯曲,长25~40厘米,基部直径约3厘米,白色或黄白色。除尖端部分外,有10~20个隆起的轮脊,幼枝较少。尖部光圆,弯锥形,光润如玉,嫩枝透视有血丝或呈紫黑色,无裂纹,质老的有纵裂纹,无黑尖。角基部圆形,有骨塞,名“羚羊塞”,约占全长的一半或三分之一。骨塞圆形,坚硬而重,表面有凸出的顺纹与角内面合槽,颇坚固,自横截面上视之,其接合处呈不规则的锯齿状。将骨塞除去后,角之下半段为简形,中空,有细孔直通尖上,习称“通天眼”,近光可透视,为羚羊角的主要鉴别特征。质坚硬。无臭,味淡。以质嫩、色白、光润、有血丝、无裂纹者为佳。质老、色黄白、有裂纹者质次。

【化学成分】含磷酸钙、角蛋白及不溶性无机盐等,其中角蛋白含量最多。羚羊角的角蛋白含硫只有1.2%,是角蛋白中含硫最少者之一。

【药理作用】①对中枢的作用

羚羊角外皮浸出液(以50%醇作成100%流浸膏,实验前蒸去乙醇)能降低小鼠朝向性运动反应,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作用,可加速巴比妥及乙醚麻醉之开始速度,显着降低对五甲烯四氮唑、士的宁、电休克的敏感性,却不导致肌肉松弛;煎剂能降低咖啡因所致蟾蜍及小鼠的惊厥率,并增高恢复率,但对士的宁所致惊厥则无效,亦不能增强苯巴比妥钠对蟾蜍及小鼠的毒性。

②解热作用

羚羊角煎剂对伤寒、副伤寒甲乙三联菌苗引起发热的家兔有解热作用,灌胃后2小时体温开始下降,6小时后逐渐恢复。

③其他作用

羚羊角外皮浸出液,能增加动物对缺氧的耐受能力,有镇痛作用。

【毒性】按每日2克/公斤给予小鼠7天,体重增长缓慢,而饮食、排便、自由活动等方面无明显改变。毒性很低。

【炮制】羚羊角片:除去骨塞,入水中浸渍后,捞出去筋,镑成纵向薄片,晾干。羚羊角粉:除去骨塞,锉碎,研成细粉。

【性味】咸,寒。

①《本经》:“味咸,寒。”

②《别录》:“苦,微寒,无毒。”

③《药性论》:“味甘。”

【归经】入肝、心经。

①《本草蒙筌):“走肝经。”

②《本草经疏》:“入手太阴、少阴,足厥阴经。”

【功能主治】平肝熄风,清热镇惊,解毒。治热病神昏痉默,谵语发狂;头痛眩晕,惊痫搐搦,目赤翳膜。

①《本经》:“主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安心气。”

②《别录》:“疗伤寒时气寒热,热在肌肤,温风注毒伏在骨间,除邪气惊梦,狂越僻谬,及食噎不通。”

③《药性论》:“能治一切热毒风攻注,中恶毒风卒死,昏乱不识人;散产后血冲心烦闷,烧末酒服之;主小儿惊痫,治山瘴,能散恶血。”

④孟诜:“主中风筋挛,附骨疼痛,生摩和水涂肿上及恶疮;又卒热闷,屑作末,研和少蜜服;亦治热毒痢及血痢。”

⑤《食疗本草》:“伤寒热毒下血,末服之。又疗疝气。”

⑥《本草拾遗》:“主溪毒及惊悸,烦闷,卧不安,心胸间恶气毒,瘰疬。”

⑦《纲目》:“平肝舒筋,定风安魂,散血下气,辟恶解毒,治子痫痉疾。”

⑧《本草再新》:“定心神,止盗汗,消水肿,去瘀血,生新血,降火下气,止渴除烦。”

【用法用量】内服:磨汁,3~5分;煎汤,0.5~1钱;或入丸、散。

【复方】①治伤寒时气,寒热伏热,汗、吐、下后余热不退,或心惊狂动,烦乱不宁,或谵语无伦,人情颠倒,脉仍数急,迁延不愈:羚羊角磨汁半盏,以甘草、灯芯各一钱,煎汤和服。(《方脉正宗》)

②治中风手颤,亸曳语涩:羚羊角(镑)一两,犀角(镑)三分,羌活(去芦头)、防风(去叉)各一两半,薏苡仁(炒)、秦艽(洗)各二两。共研细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煎竹叶汤下,渐加至三十丸。(《圣济总录》羚羊角丸)

③治偏风,手足不随,四肢顽痹:羚羊角(镑)一两,独活(去芦头)二两,乌头(炮裂,去皮、脐)三分,防风(去叉)一分。锉如麻豆。每服五钱匕,以水二盏,煎取一盏,去滓,分温二服,空腹、夜卧各一。(《圣济总录》羚羊角汤)

④治阳厥气逆、多怒:羚羊角、人参各三两,赤茯苓二两(去皮),远志(去心)、大黄(炒)各半两,甘草一分(炙)。上为末。每服三钱,水一盏半,煎至八分,去滓温服,不计时候。(《宣明论方》羚羊角汤)

⑤治血虚筋脉挛急,或历节掣痛:羚羊角磨汁半盏,以金银花一两五钱,煎汤一碗,和服。(《续青囊方》)

⑥治产后中风,身体反张如角弓:羚羊角屑三分,独活一两,当归三分(锉,微炒),防风一两(去芦头),人参半两(去芦头),赤芍药半两,细辛半两,桂心半两,麻黄一两(去根、节)。捣,粗罗为末。每服四钱,以水一中盏,入生姜半分,煎至六分,去滓,不计时候温服。(羚羊角散)

⑦治小儿夜啼及多惊热:羚羊角屑一分,黄芩一分,犀角屑一分,甘草一分(炙微赤,锉),茯神一分,麦门冬半两(去心,焙)。捣,粗罗为散。每服一钱,以水一小盏,煎至五分,去滓,量儿大小,分减服之。(羚羊角散)

⑧治时气七日,心神烦热,胸膈不利,目赤,不得睡卧:羚羊角屑、黄芩、柱子仁、黄连(去须)、川升麻、枳壳(麸炒微黄,去瓤)各一两。捣罗为末,炼蜜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不计时候,以竹叶汤下三十丸。(羚羊角丸,⑥方以下出《圣惠方》)

⑨治心肺风热冲目,生胬肉:羚羊角(镑)、黄芩(去黑心)、柴胡(去苗)、升麻各三分,甘草(生锉)一两。粗捣筛,每服五钱匕,水一盏半,煎至一盏,去滓,食后服。(《圣济总录》羚羊角汤)

⑩治眼卒生白翳膜:羚羊角屑半两.泽泻半两,甘菊花一两,葳蕤半两,菟丝子半两(酒浸三日,曝干,别捣为末)。捣,粗罗为散,每服三钱,以水一中盏,煎至六分,去滓,不计时候,温服。(《圣惠方》羚羊角散)

⑾治痘唐后馀毒未清,随处痛肿:羚羊角磨汁半盏,以黄耆、金银花各二两,煎汤和服。(《本草汇言》)

【各家论述】①《纲目》:“羚羊角,入厥阴肝经。肝开窍于目,其发病也,目暗障翳,而羚羊角能平之。肝主风,在合为筋,其发病也,小儿惊痫,妇人子痫,大人中风搐搦,及经脉挛急,历节掣痛,而羚羊角能舒之。魂者肝之神也,发病则惊骇不宁,狂越僻谬,而羚角能安之。血者肝之藏也,发病则瘀滞下注,疝痛毒痢,疮肿瘰疬,产后血气,而羚角能散之。相火寄于肝胆,在气为怒,病则烦懑气逆,噎塞不通,寒热,及伤寒伏热,而羚角能降之。”

②《本经逢原》:“诸角皆能入肝,散血解毒,而犀角为之首推,故痘疮之血热毒盛者,为之必需。若痘疮之毒,并在气分,而正面稠密,不能起发者,又须羚羊角以分解其势,使恶血流于他处,此非犀角之所能也。”

【摘录】《中药大辞典》

羚羊角·《中华本草》

【药材名称】羚羊角

【拼音】Línɡ Yánɡ Jiǎo

【英文名】Antelope Horn

【别名】泠角

【出处】出自《神农本草经》

【来源】药材基源:为牛科动物赛加羚羊的角。

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Saiga tatarica Linnaeus.

采收和储藏:全年均可捕捉,捕得后,将角从基部锯下。削成薄片,或磨成粉末备用。

【原形态】赛加羚羊,身体大小与黄羊相似,长1-1.4m,体重雄兽为37-60kg,雌兽约29-37kg。头型较特别,耳廓短小,眼眶突出。鼻端大,鼻中间具槽,鼻孔呈明显的筒状,整个鼻子呈肿胀鼓起,故谓高鼻羚羊。雄羊具角1对,不分叉,角自基部长出后几乎竖直向上,至生长到整个角的1/3高度时,二角略向外斜,接着又往上,往里靠近再又微微向外,最后二角相向略往内弯。角尖端平滑,而下半段具环棱。角呈半透明状,内蜡色。整个体色呈灰黄色,但体侧较灰白。冬季时毛色显得更淡。

【生境分部】生态环境:栖息于荒漠及半荒漠的开阔地区,性喜干旱。以各种植物为食,如梭梭,蒿类、羽茅等。一般边食边行。

资源分布:在我国仅分布于新疆北部的边境地区。

【栽培】生活习性 赛加羚羊喜干燥,常栖息于荒漠及半荒漠的开阔地区及草原上。冬季为了避风雪,它们就迁往平缓的山间坡地或平原中过冬,夏季晨昏活动,冬季则转为白日活动。活动时一般成30-40只小群,也常见到100-200只以上的大群活动。奔跑时是跳跃式前进,轻捷如飞。

养殖技术 赛加羚羊1.5-2岁性成熟。每年12-2月发情交配。在发情期可按1雄:3-5雌群配种。雌羊一般怀孕141天左右产仔,每胎1-2仔。羊羔出生后,应尽快用纱布擦净其鼻孔和嘴里的羊水,并用5%碘酊消毒脐带外端,再用消毒棉线结扎。刚产下的羔羊毛色较深,2-3h就能直立行走。

饲养管理 羊羔产下后30min,一般即会站起来主动去吃乳。若羊羔不会吃奶或母羊不给羊羔哺乳,可强行挤奶饲给羊羔、或用鲜山羊奶100ml,鲜鸡蛋10ml,鱼肝油5ml,白糖10g,食盐1g配成人工乳喂养,40-60d龄后断奶。羊羔9d龄左右开始随母羊学吃草,20d龄左右开始吃精料。青饲料可以苜蓿、红豆草为主,精饲料以玉米粉为主。注意设立水盆,自由饮水。羚羊胆小。易惊恐,故应防止噪音等各种因素惊扰。

【性状】性状鉴别 呈长圆锥形,略呈弓形弯曲,长15-33cm,类白色或黄白色,基部稍呈青灰色。嫩技透视有“血丝”或紫黑色斑纹,光滑如玉,无裂纹,老枝则有细纵裂纹。除尖端部分外,有11-16个隆起环脊,中部以下多呈半环,间距约2cm,用手握之,四指正好嵌入凹处。角的基部横截面圆形,直径3-4cm,内有坚硬质重的角柱,习称“骨塞”,骨塞长约占全角的1/2或1/3,表面有突起的纵棱与其外面用鞘内的凹沟紧密嵌合,从横断面观,其结合部呈锯齿状。除去骨塞后,角的下半段成空洞,全角呈半透明,对光透视,上半段中央有1条隐约可辨的的细孔道直通角尖,习称“通天眼”。质坚硬。气无,味淡, 以质嫩,色白,光润,有血丝裂纹者为佳。

显微鉴别羚羊角横切面可见组织构造多少呈波浪状起伏。角顶部组织波浪起伏最为明显,在峰部往往有末存在,束多呈三角形;用中部稍呈波浪状,束多至双凸透镜形;用基部波浪形不明显。束呈椭圆形至类圆形。髓腔的大小不一,长径10-50(-80)μm,以角基部的髓腔最大,束的皮层细胞扁梭形,3-5层。束间距离较宽广,充满着近等径性多边形、长菱形、或狭年形的基本角质细胞。皮层细胞或基本角质细胞均显无色透明,其中不含或仅含少量细小浅灰色色素颗粒,细胞中央往往可见一个折光性强的圆粒或线状物。

粉末特征:淡灰白色。为不规则碎块,近白色、淡黄白色或淡灰色,微透明,均匀分布有多数长圆形、新月形、长条形空隙,偶见空隙周围显细密放射状纹理;有的碎块隐约可见长梭形纹理。

【化学成分】赛加羚羊角含角蛋(keratin)磷酸钙,不溶性无机盐,赖氨酸(lysine),丝氨酸(serine),谷氨酸(glutamic acid),苯丙氨酸(phenylalanine),亮氨酸(leucine),天冬氨酸(aspartic acid),酪氨酸(tyrosine)等17种氨基酸,并含五种磷脂类成分,即卵磷脂(lecithine)、脑磷脂(cephalin)、神经鞘磷脂(sphingomyelin)、磷脂酰丝氨酸(phosphatidylserine)、磷脂酰肌醇(phosphatidylinositol)等成分。

【药理作用】1.镇静和抗惊厥作用:羚羊角水煎液 腹腔注射10-20g(生药)/kg,可显着减少小鼠的自主活动,延长水合氯醛引起的小鼠睡眠时间,对抗苯丙胺的兴奋作用。腹腔注射羚羊角醇提液或注射液,也能使小鼠的自发活动减少。其外皮浸出液能降低小鼠朝向性运动反应,并可使巴比妥及乙醚麻醉的诱导期缩短。小鼠分别注射羚羊角醇提液10g/kg、水煎剂2g/kg和水解液80mg/kg,均能明显延长硫喷妥钠的睡眠时间,结果表明羚羊角水解后镇静作用大为增强,此外,10%羚羊角煎剂,每只蟾蜍淋巴囊注射0.1g,对吗啡因惊厥的发生率无明显降低,但恢复率显着增加。小鼠灌胃10g/kg,能显着降低咖啡因惊厥率、增加其恢复率,但抗士的宁惊厥的效果不明显,小鼠腹腔注射羚羊角注射液80mg/kg,则可对抗士的宁所致惊厥作用。

2.解热作用:给人工发热兔分别静脉注射羚羊角水煎剂和醇提液各2g/kg、水解液40mg/kg、注射液 800mg/kg,均有明显的解热作用。给人工发热兔灌胃羚羊角煎剂4g/kg,给药后2小时体温下降,6小时后逐渐恢复正常。

3.对循环系统的作用:羚羊角50%煎剂2ml/kg 静脉注射,使麻醉猫血压下降,切断两侧迷走神经后,降压作用有所减弱,说明降压反应可能与中枢神经有关。煎剂或醇提液小剂量使离体蟾蜍心脏收缩加强,中等剂量可致心传导阻滞,大剂量则引起心率减慢、振幅减小,最后心跳停止。

4.其它作用:体外试验表明,羚羊角注射液对多种革兰氏阳性和阴性致病菌均无抑制作用。羚羊角外皮浸出液能增加小鼠对缺氧的耐受能力,并有镇痛作用。

【毒性】按每日2g/kg给予小鼠7天,体重增长缓慢,而饮食、排便、自由活动等方面无明显改变。毒性很低。小鼠静脉注射4%羚羊角水解液8ml/kg(相当于成人用量的100倍),给药后3小时内活动略有减少,余未见任何异常。小鼠灌胃10%羚羊角煎剂2g/kg,连续给药7天,除体重增长缓慢外,余未见明显改变。

【鉴别】理化鉴别(1)取粉末0.2g,加氯仿10ml,冷浸48h滤过,滤液水浴浓缩至干,加适量氯仿溶解,取少量点于硅胶G薄层板上,以苯-乙酸乙酯(7:3)为展开剂,展距15cm,用硅钨酸试剂喷雾,100℃烘5min,在R10.51处有1斑点。

(2)取粉末0.2g,加乙醇10ml,放置12h,滤过,滤液在340-230um处扫描,吸收度量程O-1A,波长标尺放大20um/cm,在260土2nm、254土2nm、248土2nm。及 220士2nm波长处有最大吸收。

【炮制】羚羊角片:除去骨塞,入水中浸渍后,捞出去筋,镑成纵向薄片,晾干。羚羊角粉:除去骨塞,锉碎,研成细粉。

【性味】味咸;性寒

【归经】肝;心经

【功能主治】平肝息风;清肝明目;凉血解毒。主肝风内动惊痫抽搐;筋脉拘挛;肝阳头疼眩晕;肝火目赤肿痛以及血热出血;温病发斑;痈肿疮毒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1.5-3g,宜单煎2h以上;磨汁或研末,0.3-0.6g;或入丸、散。外用:适量,煎汤或磨汁涂敷。

【注意】脾虚慢惊患者禁服。

【复方】①治伤寒时气,寒热伏热,汗、吐、下后余热不退,或心惊狂动,烦乱不宁,或谵语无伦,人情颠倒,脉仍数急,迁延不愈: 羚羊角磨汁半盏,以甘草、灯芯各一钱,煎汤和服。(《方脉正宗》)②治中风手颤,DE曳语涩: 羚羊角(镑)一两,犀角(镑)三分,羌活(去芦头)、防风(去叉)各一两半,薏苡仁(炒)、秦艽(洗)各二两。共研细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煎竹叶汤下,渐加至三十丸。(《圣济总录》羚羊角丸)③治偏风,手足不随,四肢顽痹: 羚羊角(镑)一两,独活(去芦头)二两,乌头(炮裂,去皮、脐)三分,防风(去叉)一分。锉如麻豆。每服五钱匕,以水二盏,煎取一盏,去滓,分温二服,空腹、夜卧各一。(《圣济总录》羚羊角汤)④治阳厥气逆、多怒: 羚羊角、人参各三两,赤茯苓二两(去皮),远志(去心)、大黄(炒)各半两,甘草一分(炙)。上为末。每服三钱,水一盏半,煎至八分,去滓温服,不计时候。(《宣明论方》羚羊角汤)⑤治血虚筋脉挛急,或历节掣痛: 羚羊角磨汁半盏,以金银花一两五钱,煎汤一碗,和服。(《续青囊方》)⑥治产后中风,身体反张如角弓: 羚羊角屑三分,独活一两,当归三分(锉,微炒),防风一两(去芦头),人参半两(去芦头),赤芍药半两,细辛半两,桂心半两,麻黄一两(去根、节)。捣,粗罗为末。每服四钱,以水一中盏,入生姜半分,煎至六分,去滓,不计时候温服。(羚羊角散)⑦治小儿夜啼及多惊热: 羚羊角屑一分,黄芩一分,犀角屑一分,甘草一分(炙微赤,锉),茯神一分,麦门冬半两(去心,焙)。捣,粗罗为散。每服一钱,以水一小盏,煎至五分,去滓,量儿大小,分减服之。(羚羊角散)⑧治时气七日,心神烦热,胸脯不利,目赤,不得睡卧:羚羊角屑、黄芩、枝子仁、黄连(去须)、川升麻、枳壳(敖炒微黄,去瓤)各一两。捣罗为末,炼蜜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不计时候,以竹叶汤下三十丸。(羚羊角丸,⑥方以下出《圣惠方》)⑨治心肺风热冲目,生胬肉:羚羊角(镑)、黄芩(去黑心)、柴胡(去苗)、升麻各三分,甘草(生锉)一两。粗捣筛,每服五钱匕,水一盏半,煎至一盏,去滓,食后服。(《圣济总录》羚羊角汤)⑩治眼卒生白翳膜: 羚羊角屑半两.泽泻半两,甘菊花一两,葳蕤半两,菟丝子半两(酒浸三日,曝干,别捣为末)。捣,粗罗为散,每服三钱,以水一中盏,煎至六分,去滓,不计时候,温服。《圣惠方》羚羊角散)(11)治痘后馀毒未清,随处痛肿: 羚羊角磨汁半盏,以黄耆、金银花各二两,煎汤和服。(《本草汇言》)

【各家论述】1.《纲目》:羚羊角,入厥阴肝经。肝开窍于目,其发病也,目暗障翳,而羚羊角能平之。肝主风;在合为筋,其发病也,小儿惊痫,妇人子痫,大人中风搐搦,及经脉挛急,历节掣痛,而羚羊角能舒之。魂者肝之神也,发病则惊骇不宁,狂越僻谬,而羚角能安之。血者肝之藏也,发病则瘀滞下注,疝痛毒痢,疮肿瘰疬,产后血气,而羚角能散之。相火寄于肝胆,在气为怒,病则烦懑气逆,噎塞不通,寒热,及伤寒伏热,而羚角能降之。

2.《本经逢原》:诸角留能入肝,散血解毒,而犀角为之首推,故痘疮之血热毒盛者,为之必需。若痘疮之毒,并在气分,而正面稠密,不能起发者,又须羚羊角以分解其势,使恶血流于他处,此非犀角之所能也。

3.《本经》:主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安心气。

4.《别录》:疗伤寒时气寒热,热在肌肤,温风注毒伏在骨间,除邪气惊梦,狂越僻谬,及食噎不通。

5.《药性论》:能治一切热毒风攻注,中恶毒风卒死,昏乱不识人;散产后血冲心烦闷,烧末酒服之;主小儿惊痫,治山瘴,能散恶血。

6. 孟诜:主中风筋挛,附骨疼痛,生摩和水涂肿上及恶疮;又卒热闷,屑作末,研和少蜜服;亦治热毒痢及血痢。

7.《食疗本草》:伤寒热毒下血,末服之。又疗疝气。

8.《本草拾遗》:主溪毒及惊悸,烦闷,卧不安,心胸间恶气毒,瘰疬。

9.《纲目》:平肝舒筋,定风安魂,散血下气,辟恶解毒,治子痫痉疾。

10.《本草再新》: 定心神,止盗汗,消水肿,去瘀血,生新血,降火下气,止渴除烦。

【摘录】《中华本草》

医书

羚羊角·《本草备要》

泻心、肝火

苦咸微寒。羊属火,而羚羊属木,入足厥阴(肝)、手太阴、少阴(肺、心)经。目为肝窍,此能清肝,故明目去障。肝主风,其合在筋,此能祛风舒筋,故治惊痫搐搦,骨痛筋挛;肝藏魂,心主神明,此能泻心、肝邪热,故治狂越僻谬,梦魇惊骇;肝主血,此能散血,故治瘀滞恶血,血痢肿毒;相火寄于肝胆,在志为怒,(经曰∶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此能下气降火,故治伤寒伏热,烦懑气逆,食噎不通;羚之性灵,而精在角,故又辟邪而解诸毒(昂按∶痘科多用以清肝火,而《本草》不言治痘)。似羊而大,角有节、最坚劲、能碎金刚石与貘骨(貘,音麦,能食铁)。夜宿防患,以角挂树而栖(角有挂纹者真。一边有节而疏,乃山驴、山羊,非羚也)。多两角。一角者胜。锉研极细,或磨用。

羚羊角·《本草便读》

羚羊角(图缺)

清肝胆之热狂.性禀轻灵.咸寒解毒.治厥阴之风痉.功专明目.辟恶除邪.(羚羊角.诸羊属火.而羚羊属木.故独入肝胆.羚之性灵.其角又为清灵之物.故亦能解毒辟邪.咸寒之品.专清肝胆之火.凡一切目病惊痫肝风肝火诸病.因肝胆之火而成者.皆可用之.其余透发痘疹等类.亦与犀角相同.)

羚羊角·《本草乘雅半偈》

(本经上品)

泯形则寂,至灵即惺。此言生气之能通乎天气也。二十有四,其节乎。七十有二,其候乎。

【气味】咸寒,无毒。

【主治】主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辟蛊毒恶鬼不祥,尝不魇寐。

【核】曰∶出石城,及华阴山谷。今出建平、宜都,诸蛮山中,及西域。形似羊,毛青而粗,夜宿独栖,挂角木上,以远害也。两角者多,一角者最胜。其角有节,蹙蹙圆绕,以角湾深锐紧小,有挂痕者为真。修治,勿用山羊角。山羊角,仅一边有节,节亦疏;羚羊角,具二十四节,内有天生木胎者,此角有神。凡使不可单用,须要不拆元对,以绳缚之,用铁锉锉细,重重密裹避风,旋旋取用,捣筛极细,更研万匝,入药免刮人肠。

【 】曰∶羚羊挂角而泯形,兽之至灵者也。性慈而不乐斗,虽有伪斗,亦往解之,因以被获。盖不惜身以济物者,故其角至神,能辟不祥,主不魇寐者,寂而惺也。节合二十有四气,而胎木者,宛如从甲而乙,起阴之气,以转生阳,所以益气也。如是则恶血自除,注下自上,上达肝窍,目眚自明,辟蛊毒恶鬼者,即转生阳以辟不祥耳。

羚羊角·《本草崇原》

气味咸寒,无毒。主明目益气,起阴,主恶血注下,辟蛊毒恶鬼不祥,常不魇寐。

(羚,古字作 ,今字作羚,俗写从省笔也。羚羊出建平、宜都、梁州、真州、洋州、商洛诸蛮山中,及秦陇西域皆有,其形似羊而大青色,夜宿独栖,以角挂树,身不着地,为防鸷兽之患,可谓灵矣。故字从鹿从灵,省文作 。性慈不喜争斗,虽有伪斗,亦往解散。其角长尺余,有节特起环绕,如人手指握痕,得二十四节者尤有神力。两角者多。一角者更胜,角内有天生木胎。西域有金刚石,状如紫石英,百炼不消,金铁莫能击,唯绵裹羚羊角扣之,则自然冰泮。又,貘骨奸僧伪充佛牙,他物亦不能破,用此角击之亦碎,皆性相畏耳。)

羚羊角气味咸寒,禀水气也。角心木胎,禀木气也。禀水气而资养肝木,故主明目。先天之气,发原于水中,从阴出阳。羟羊角禀水精之气,故能益肾气而起阴。肝气不能上升,则恶血下注。羟羊角禀木气而助肝,故去恶血注下。羚羊乃神灵解结之兽,角有二十四节,以应天之二十四气,故辟蛊毒恶鬼不祥,而常不魇寐也。

羚羊角·《本草从新》

泻心肝火.

苦咸寒.羊属火.而羚羊属木.入足厥阴.(肝.)手太阴、少阴经.(肺、心.)目为肝窍.

清肝.故明目去障.肝主风.其合在筋.祛风舒筋.故治惊痫搐搦.骨痛筋挛.肝藏魂.心主神明.泻心肝邪热.故治狂越僻谬.梦魇惊骇.肝主血.散血.故治瘀滞恶血.血痢肿毒.相火寄于肝胆.在志为怒.(经曰∶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下气降火.故治伤寒伏热.烦满气逆.食噎不通.羚之性灵.而精在角.故又辟邪而解诸毒.(今痘科多用以清肝火.)性寒.能伐生生之气.无火热勿用.出西地.似羊而大.角有节.最坚劲.能碎金刚石与貘骨.(貘音麦、能食铁.)夜宿防患.以角挂树而栖.(角有挂纹者真、一边有节而疏、乃山驴山羊、非羚也.)明亮而尖不黑者良.多两角.一角者更胜.锉研极细.或磨用.

羚羊角·《本草撮要》

味咸.入足厥阴经.功专散风清热.得钩藤息肝风.得生熟地茵陈芩枳枇杷石斛甘草二冬桂苓名甘露饮.治胃中湿热.然临症时宜酌.一角者胜.或研或磨用.能碎金钢石.

羚羊角·《本草分经》

苦咸寒,属木入肝肺心,清肝祛风,泻邪热,散血下气解毒。

羚羊角·《本草害利》

〔害〕性寒,能伐生生之气,凡肝心二经有热者,宜之。无火热勿用。

〔利〕苦咸,泻心肝肺邪热,下气降火,解毒散血,祛风舒筋。故能明目去障,治惊痫搐搦,亦治狂越僻谬梦魇,伤寒,伏热,气逆食噎不通。羚之性灵而精在角,故又辟邪,散瘀血而疗痘疮,解诸毒也。

〔修治〕出西地,似羊而大,角有节,最坚劲,能碎金石,明亮而不黑者良,多两角,一角者更胜。镑片绵包,或磨汁用,入丸散须要不拆原对,绳缚,铁锉锉细,捣筛更研万遍入药,免刮人肠。

羚羊角·《本草经解》

气寒.味咸.无毒.主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辟蛊毒.恶水不祥.常不魇寐.

羚羊角气寒.禀天冬寒之水气.入足少阴肾经.味咸无毒.得地北方之水味.入足太阳寒水膀胱经.气味俱降.阴也.膀胱经起于目内 .气寒可以清火.火清则水足而目明矣.益气者.咸寒益肾气之不足也.起阴者咸寒益肾.肾足则宗筋强也.味咸则破血.气寒则清热.故主恶血注下也.蛊毒.湿热之毒也.咸寒可清湿热.所以主之.羚羊性灵通神.故辟恶鬼不祥.咸寒益肾.肾水足.则精明.所以常不魇寐也.

【制方】

羚羊角同犀角、丹砂、牛黄、琥珀、天竺黄、金箔、茯神、远志、竹沥、钩藤.治癫狂.同杞子、甘菊、谷精、生地、五味、女贞子、黄柏.治肝热目翳.

羚羊角·《本草经集注》

味咸、苦,寒、微寒,无毒。主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辟蛊毒恶鬼不祥,安心气,常不魇寐。治伤寒,时气寒热,热在肌肤,温风注毒伏在骨间,除郁,惊梦,狂越,僻谬,及食噎不通。久服强筋骨,轻身,起阴,益气,利丈夫。生石城山川谷及华阴山,采无时。

今出建平宜都诸蛮中及西域,多两角者,一角者为胜。角甚多节,蹙蹙圆绕。别有山羊角极长,唯一边有节,节亦疏大,不入方用。而《尔雅》云名 羊,而羌夷云只此即名羚羊,甚?

政和》三八二页)

羚羊角·《本草蒙筌》

味咸、苦,气寒。无毒。形类羊色青颇大,角多节劲锐犹长。(甚坚,劲长一二尺,节密蹙蹙旋绕。)种生川蜀山林,夜宿角挂树上。猎犬追捕,亦多获之。虏人常以货钱,州郡亦每克贡。入药拯病,锯角取尖。认弯蹙处,有挂痕深入者才真;听人耳边,似响声微出者尤妙。(如节疏无挂痕者,听无声者,并山羊、山驴角亦往往摩成痕迹欺人谋利,不可不察。)或捣末少加蜜服,或错屑共投水煎。专走肝经,因性属木。尝加紫雪,(仲景伤寒方名。)为味苦寒。解伤寒寒热,在于肌肤;散温风注毒,伏于骨肉。安心气,除魇寐惊梦狂越;泽邪气,辟蛊毒恶鬼不祥。退小儿卒热发搐惊痫,驱产妇败血冲心烦闷。去恶血注下,治食噎不通。明目益气轻身,强阴健筋坚骨。肉和五味子同炒投酒,能逐中风证筋骨急强。南人食之,免致蛇啮。

羚羊角·《本草求真》

(兽)专泻肝火兼清心肺

羚羊角(专入肝。兼入心肺)。苦咸大寒。功专入肝。兼入心肺二经。考书所论主治。多属冗统。惟李时珍剖晰甚明。言羊火畜也。而羚羊则属木。故其角入厥阴肝经甚捷。同气相求也。肝主木。开窍于目。其发病也。目暗障翳。而羚羊角能平之。肝主风。在合为筋。其发病也。小儿惊痫。妇人子痫。大人中气搐搦。及筋脉挛急。历节掣痛。而羚羊角能舒之。魂者肝之神也。发病则惊骇下宁。狂越僻谬。魇寐卒死。而羚羊角能安之。血者肝之脏也。发病则瘀滞下注。疝痛毒痢。疮肿瘰 。产后血气。而羚羊角能散之。相火寄于肝胆。在气为怒。病则烦懑气逆。噎塞不通。寒热及伤寒伏热。而羚羊角能降之。羚之性灵。而筋骨之精在角。故又能辟恶而解诸毒。碎佛牙而烧烟。走蛇虺也。本经别录甚着其功。而近俗罕能发扬。惜哉!时珍之论如此。但此虽能清肝及肺。若使过用久用。则更有伐生之气耳。多两角。一角者胜。(若一边有节而疏。乃山驴山羊。非羚羊也。)锉研极细。或磨用。

羚羊角·《本草图经》

羚羊角(图缺),出石城山谷及华阴山,今秦、陇、龙、蜀、金、商州山中皆有之。戎人多捕得来货,其形似羊也,青而大。其角长一、二尺,有节如人手指握痕,又至坚劲,今人药者,皆用此角。谨按《尔雅》云∶ (与羚同),大羊。 (音元),如羊。郭璞注云∶ 似羊而大,角圆锐,好在山崖间。 似吴羊而大角,角椭,出西方。许慎注《说文解字》云∶ ,大羊而细角。陶隐居以角多节,蹙蹙圆绕者为羚羊,而角极长,唯一边有节,节亦疏大者,为山羊。山羊即《尔雅》所谓 羊也。唐注以一边有蹙文,又疏慢者,为山驴角。云时人亦用之。又以细如人指,长四、五寸,蹙文细者,为堪用。陈藏器云∶羚羊夜宿,以角挂木不着地,但取角弯中深锐紧小,犹有挂痕者是。观今市货者,与《尔雅》所谓 羊,陶注所谓山羊,唐注所谓山驴,大都相似。今人相承用之,以为 羊,其细角长四、五寸,如人指,多节蹙蹙圆绕者,其间往往弯中有磨角成痕处,京师极多,详本草及诸家所出,此乃是真 羊,而世多不用,不知其所以然者何也?又陈藏器谓真角,耳边听之,集集鸣者良。今牛、羊诸角,但杀之者,听之皆有声,不必专羚角也,自死角则无声矣。

羚羊角·《本草新编》

羚羊角,味咸、苦,气寒,无毒。专走肝经。解伤寒寒热在肌肤,散温风注毒伏于骨内,安心气,除魇寐惊梦狂越,辟邪气,祛恶鬼。小儿惊痫,产妇败血,皆能治之。此物亦备用,以待变者也。

羚羊角,不可轻用之药,宜于治实症,而不宜于治虚症。

或问羚羊角,别本载久服强筋骨,轻身,起阴益气,利丈夫,似乎为强阳助气之品。缪仲醇谓∶火热则阴反不能起,而筋骨软。咸寒入下焦,除邪热,则阴自起,气自益,筋骨强,身轻也。仲醇之言,未尝非是,然而羚羊角实不能补虚。仲醇亦因《本草》载有利益之语,故曲为解之云,久服强筋骨轻身,起阳益气,入下焦除热,则阴自起,气自益,筋骨强。实治邪而不补正气,不可误也。终不可据之,以望其滋补也。

羚羊角·《本草衍义》

今皆取有挂痕者。陈藏器∶取耳边听之,集集鸣者良,亦强出此说,未尝遍试也。

今将他角附耳,皆集集有声,不如有挂痕一说尽矣。然多伪为之,不可不察。

羚羊角·《本草择要纲目》

(凡用有神羊角甚长.有二十四节.内有天生木胎.此角有神力抵下牛.凡使不可单用.须要不折元对.绳缚.铁锉锉细.重重密裹避风.以旋旋取用.捣筛极细.更研万匝入药.免刮人肠.)

【气味】

咸寒无毒.

【主治】

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辟蛊毒恶鬼不祥.常不魇寐.除邪气惊梦狂越僻谬.疗伤寒时气寒热热在肌肤.湿风注毒伏在骨间.及食噎不通.久服强筋骨轻身.起阴益气.治中风筋挛附骨疼痛.作末蜜服.治卒热闷及热毒痢血疝气.摩水涂肿毒.治一切热毒风攻注.中恶毒风卒死.昏乱不识人.散产后恶血冲心烦闷.烧末酒服之.治小儿惊痫.治山瘴及噎塞.治惊悸烦闷.心胸恶气.瘰 恶疮溪毒.平肝舒筋.定风安魂.散血下气.辟恶解毒.治子痫痉疾.盖羊火畜也.而羚羊则属木.故其角入厥阴肝经甚捷.同气相求也.肝主木.开窍于目.其发病也.目暗障翳.而羚羊角能平之.肝主风.在合为筋.其发病也.小儿惊痫.妇人子痫.大人中风.搐搦及筋脉挛急历节掣痛.而羚角能舒之.魂者肝之神也.发病则惊骇不宁.狂越僻谬.魇寐卒使.而羚角能安之.血者肝之藏也.发病则瘀滞下注.疝痛毒痢.疮肿 .产后血气.而羚羊能散之.相火寄于肝胆.在气为怒.病则烦懑气逆噎塞不通.寒热及伤寒伏热.而羚角能降之.羚之性灵.而筋骨之精在角.故又能辟邪恶而解诸毒.本经别录甚着其功.而近俗罕能发扬.惜哉.

羚羊角·《雷公炮炙论》

雷公云∶凡所用,亦有神羊角。其神羊角长,有二十四节,内有天生木胎。此角有神力,可抵千牛之力也。

凡修事之时,勿令单用,不复有验,须要不拆元对。以绳缚之,将铁错子错之,旋旋取用,勿令犯风。错末尽处,须三重纸裹,恐力散也。错得了,即单捣,捣尽,背风头重筛过,然入药中用之。若更研万匝了,用之更妙,免刮人肠也。

羚羊角·《神农本草经》

味咸寒。

主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辟蛊毒恶鬼不祥,安心气,常不厌寐。生川谷。

《名医》曰:生石城及华阴山,采无时。

案《说文》云:羚大羊而细角。《广雅》云:美皮冷角。《尔雅》云:羚大羊。郭璞云:羚羊似羊而大,角园锐,好在山崖间。陶宏景云:《尔雅》名羱羊。据《说文》云:苋山羊细角也。《尔雅》云:羱如羊。郭璞云:羱似吴羊而大角,角椭,出西方,苋即羱正字,然本经羚字,实羚字俗写,当以羚为是《尔雅》释文,引本草作羚。

羚羊角·《新修本草》

味咸、苦,寒、微寒,无毒。主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辟蛊毒恶鬼不祥,安心气,常不魇寐,疗伤寒,时气寒热,热在肌肤,温风注毒伏在骨间,除郁,惊梦,狂越,僻谬,及食噎不通。久服强筋骨,轻身,起阴,益气,利丈夫。生石城山川谷及华阴山,采无时。

今出建平宜都诸蛮中及西域,多两角者,一角者为胜。角甚多节,蹙蹙圆绕。别有山羊角极长,唯一边有节,节亦疏大,不入方用。而《尔雅》云名 羊,而羌夷云只此即名零羊,甚能陟峻 ;短角者,乃是山羊耳,亦未详其正。

〔谨案〕《尔雅》云∶羚,大羊,羊如牛大,其角堪为鞍桥,一名 羊,俗名山羊,或名野羊,善斗至死。又有山驴,大如鹿,皮堪靴用,有两角,角大小如山羊角,前言其一边有蹙文,又疏慢者是此也,陶不识谓之山羊误矣。二种并不入药,而俗人亦用山驴角者,今用细如人指,长四、五寸,蹙文细者,南山商浙间大有,梁州、龙州、直州、洋州亦贡之,古来相承用此,不用羚羊角,未知孰是也。

羚羊角·《药性切用》

味苦酸寒,入足厥阴而兼入手太阴,少阴;清肝泄热,去翳舒筋,为惊狂、搐搦专磅因细或磨汁用。

羚羊角·《玉楸药解》

味苦、咸、微寒,入足厥阴肝经。清风明目,泻热舒筋。

羚羊角清散肝火,治心神惊悸,筋脉挛缩,去翳明目,破瘀行血,消瘰疬毒肿,山水瘴疠。平肝,治胀满,除腹胁疼痛。

羚羊角·《增广和剂局方药性总论》

味咸苦,寒、微寒,无毒。主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辟蛊毒恶鬼不详,安心气,常不魇寐,疗伤寒时气寒热,热在肌肤,温风注毒伏在骨间,除邪气惊梦,狂越僻谬及食噎不通。《药性论》云∶臣。味甘。能治一切热毒风攻注,中恶、毒风,猝死昏乱不识人,散产后血冲心烦闷,小儿惊痫,治山瘴。孟诜云∶治热毒痢及血痢。

羚羊角·《证类本草》

(羚羊角_图缺)

味咸、苦,寒、微寒,无毒。主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辟蛊毒恶鬼不祥,安心气,常不魇寐,疗伤寒,时气寒热,热在肌肤,温风注毒伏在骨间,除邪气惊梦,狂越僻谬及食噎不通。久服强筋骨,轻身,起阴,益气,利丈夫。生石城山川谷及华阴山,采无时。

陶隐居云∶今出建平、宜都诸蛮中及西域。多两角,一角者为胜。角甚多节,蹙蹙园绕。

别有山羊角长极长,唯一边有节,节亦疏大,不入药用。《尔雅》名 羊,而羌夷云∶只此名羚羊角,甚能陟峻。短角者乃是山羊尔。亦未详其正。唐本注云∶《尔雅》云∶羚,大羊。

羊如牛大,其角堪为鞍桥。一名 羊,俗名山羊,或名野羊。善斗至死。又有山驴,大如鹿,皮堪靴用,有两角,角大小如山羊角。前言其一边有蹙文又疏慢者是此也。陶不识,谓山羊,误矣。二种并不入药。而俗人亦用山驴角者。今用细如人指,长四、五寸,蹙纹细者。

南山、商、浙间大有,今出梁州、直州、洋州亦贡之。今按陈藏器本草云∶羚羊角,主溪毒及惊悸,烦闷,卧不安,心胸间恶气毒,瘰 。肉,主蛇咬,恶疮。山羊、山驴、羚羊,三种相似,医工所用,但信市人,遂令汤丸或致乖舛。且羚羊角有神,夜宿取角挂树不着地。

但取角弯中深锐紧小,犹有挂痕者即是真,慢无痕者非,作此分别,余无它异。真角,耳边听之集集鸣者良。陶云一角者,谬也。臣禹锡等谨按药性论云∶羚羊角,臣,味甘。能治一切热毒风攻注,中恶毒风,卒死昏乱不识人,散产后血冲心烦闷,烧末酒服之。主小儿惊痫,治山瘴,能散恶血。烧灰治噎塞不通。孟诜云∶羚羊,北人多食,南人食之,免为蛇虫所伤。和五味子炒之,投酒中经宿,饮之治筋骨急强,中风。又角,主中风筋挛,附骨疼痛,生摩和水涂肿上及恶疮,良。又卒热闷,屑作末,研和少蜜服。亦治热毒痢及血痢。

图经曰∶羚羊角,出石城山谷及华阴山,今秦、陇、龙、蜀、金、商州山中皆有之。戎人多捕得来货,其形似羊也,青而大,其角长一、二尺,有节如人手指握痕,又至坚劲。今入药者皆用此角。谨按《尔雅》云∶羚,大羊。 (音元),如羊。郭璞注云∶羚,似羊而大,角圆锐,好在山崖间; 似吴羊而大角,角椭,出西方。许慎注《说文解字》云∶羚,大羊而细角。陶隐居以角多节,蹙蹙圆绕者为羚羊;而角极长,唯一边有节,节亦疏大者为山羊。

山羊,即《尔雅》所谓 羊也。唐注以一边有蹙文又疏慢者为山驴角,云时人亦用之。又以细如人指,长四、五寸,蹙纹细者为堪用。陈藏器云∶羚羊夜宿以角桂木不着地,但取角弯中深锐紧小,犹有挂痕者是。观今市货者,与《尔雅》所谓 羊,陶注所谓山羊,唐注所谓山驴,大都相似。今人相承用之,以为 羊其细角长四、五寸,如人指多节蹙蹙园绕者,其间往往弯中有磨角成痕处,京师极多,详本草及诸家所出,此乃是真 羊,而世多不用,不知其所以然者何也?又陈藏器谓∶真角,耳边听之集集鸣者良。今牛羊诸角,但杀之者听之皆有声,不必专羚角也,自死角则无声矣。

雷公凡所用亦有神羊角。其神羊角长有二十四节,内有天生木胎。此角有神力,可抵千牛之力也。凡修事之时,勿令单用,不复有验,须要不拆原对,以绳缚之,将铁错子错之,旋旋取用,勿令犯风,错未尽处,须三重纸裹,恐力散也。错得了即单捣,捣尽,背风头,重筛过,然入药中用之,若更研万匝了,用之更妙,免刮人肠也。食疗伤寒热毒,下血,末服之即瘥。又疗疝气。外台秘要治噎。羚羊角屑不拘多少自在末之,饮服方寸匕,亦可以角摩噎上,良。千金方∶疗产后心闷不识人,汗出。羚羊角烧末,以东流水服方寸匕,未瘥再服。肘后方∶血气逆心烦满。烧羚羊角若水羊角末,水服方寸匕。子母秘录∶治胸胁痛及腹痛热满。烧羚羊角末,水服方寸匕。又方∶治小儿洞下痢。羊角中骨烧末,饮服方寸匕。产宝令易产。羚羊角一枚,刮尖为末,以酒调方寸匕。

衍义曰∶羚羊角,今皆取有挂痕者。陈藏器取耳边听之集集鸣者良。亦强出此说,未尝遍试也。今将他角附耳,皆集集有声,不如有挂痕一说尽矣。然多伪为之,不可不察也。

羚羊角·《中药学》

【药用】本品为牛科植物赛加羚羊角及他种羚羊的角。

【性味与归经】咸,寒。入肝经。

【功效】平肝息风,清热明目。

【临床应用】1.用于肝阳上亢的头晕目眩。

羚羊角平肝阳的作用显着,故事用于头晕目眩属于肝阳上亢者,可配合菊花、石决明等同用。

2.用于惊风、癫痫、手足抽搐等症。

羚羊角平肝息风的功效颇佳,凡肝风内动、惊痫抽搐,是为要药。因本品兼有清热作用,故常用治热病高热、热极生风的病症,可配合菊花、桑叶、鲜生地、白芍、钩藤等药同用。

3.用于高热、狂躁、神昏等症。

羚羊角具有良好的清热解毒作用,用于温热病高热神昏、狂妄躁动等症,常配合犀角、黄连等制成丸散服用。

4.用于目赤肿痛。

本品又能清肝火,治疗肝火上炎引起的目赤肿痛,多与龙胆草、黄芩等配合应用。

【处方用名】羚羊角片(镑成片,入煎剂用)、羚羊粉(研粉,入丸散,或吞服)

【一般用量与用法】吞服每次一分至三分。入煎剂一般用三分至一钱,须另煎冲服。

【按语】1.羚羊角善清肝火、解热毒,且能平肝息风而镇痉,功效颇佳,为治热病惊厥、手足抽搐的要药。在临床应用时主要有下列两个原则:在高热神昏抽搐或肝经热盛生风、手足抽搐较剧时可以使用。又肝阳上亢所致的眩晕或肝火亢盛所引起的目赤肿痛、头痛等症,症情较剧而用一般药物效果不显者,可考虑暂时应用。

2.本品药价昂贵,故现在临床多入丸散,或研粉吞服,很少作为煎剂应用。

【方剂举例】羚角钩藤汤《通俗伤寒论》:羚羊片、桑叶、川贝、鲜生地、钩藤、滁菊、茯神、白芍、竹茹。治热盛干风内动,手足??瘲

羚羊角四百零二·《本草易读》

水磨汁用。末用者要极细。

咸,寒,无毒。入足厥阴、手太阴、少阴。清心泻肝,明目去障,去风舒筋,退热解邪。

治疗狂越僻谬,梦魔惊骇。去恶血而益气,止血痢而降火,除烦满而治噎,消肿毒而明目。

中药/羚羊角.txt · 最后更改: 2018/06/15 17:42 (外部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