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侧边栏



中药:黄耆

中药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黄耆

黄耆·《中药大辞典》

【药材名称】黄耆

【拼音】Huánɡ Qí

【别名】戴糁(《本经》),戴椹、独椹、蜀脂、百本(《别录》),王孙(《药性论》),百药绵(侯宁极《药谱》),绵黄耆(《本草图经》),黄芪(《纲目》),箭芪(刘仕廉《医学集成》),土山爆张根(《新疆药材》),独根(《甘肃中药手册》),二人抬(《辽宁经济植物志》)。

【出处】《本经》

【来源】为豆科植物黄耆或内蒙黄耆等的干燥根。秋季采挖。除净泥土,切去根头部及支根,晒干后分别打捆。或晒至六、七成干,捆成小捆,再晒干。

【原形态】①黄耆,又名:膜荚黄耆、东北黄耆。

多年生草本,高50~80厘米。主根深长,棒状,稍带木质。茎直立,上部多分枝,光滑或多少被毛。单数羽状复叶互生;小叶6~13对,小叶片椭圆形、长椭圆形或长卵圆形,长5~23毫米,宽3~10毫米,先端钝尖,截形或具短尖头,全缘,上面光滑或疏被毛,下面多少被白色长柔毛;托叶披针形或三角形。总状花序腋生,具花5~22朵,排列疏松;苞片线状披针形;小花梗被黑色硬毛;花萼钟形,萼齿5,甚短,被黑色短毛或仅在萼齿边缘被有黑色柔毛;花冠淡黄色,蝶形,长约16毫米,旗瓣长圆状倒卵形,先端微凹,翼瓣和龙骨瓣均有长爪,基部长柄状;雄蕊10,2体;子房被疏柔毛,子房柄长,花柱无毛。荚果膜质,膨胀,半卵圆形,长2~2.5厘米,直径0.9~1.2厘米,先端尖刺状,被黑色短毛。种子5~6粒,黑色、肾形。花期6~7月。果期8~9月。

生长于向阳山坡或灌丛边缘,也见于河边砂质地或平地草原。分布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山东、山西、陕西、甘肃、内蒙古、青海、四川、西藏等地。

②内蒙黄耆

形态极似上种,主要区别为小叶较多(12~18对)较小,小叶片通常为椭圆形,长4~9毫米;子房及荚果光滑无毛,荚果宽11~15毫米。

分布黑龙江、吉林、内蒙古、河北、山西、新疆等地。

以上两种植物的茎叶(黄耆茎叶)亦供药用,另详专条。

③金翼黄耆

主根肥厚。植株各部有或多或少的伏贴柔毛。小叶6~9对,矩形或阔椭圆形,长7~19毫米,阔3~8毫米,先端钝圆,有时微缺,背面稀生伏贴柔毛;托叶披针形。总状花序,有花3~13朵;萼钟状,萼齿5;花冠黄色,旗瓣倒卵形,长12毫米,阔7毫米,翼瓣有特别长的耳,耳长几与爪一样,龙骨瓣比翼瓣、旗瓣为长,长达15毫米;子房无毛,花柱有微柔毛。荚果无毛,倒卵形,长8毫米,两侧扁,其下有比荚果长的瘦细子房柄,顶端有长喙。种子1~2粒。花期7~8月。

生于丛林、山沟中。分布河北、山西、陕西、四川、甘肃、青海等地。

④多花黄耆

直根粗大。茎高15~100厘米。小叶7~26对,长椭圆形至线状披针形,长8~20毫米,宽2.5~5毫米,上面绿色,无毛,下面霜白色,有或多或少白色的伏贴长毛。总状花序,具花15~40朵,常偏向一侧;总花梗和花序轴上均有黑毛;苞片披针状锥形,有黑色长柔毛;萼钟状,萼齿5。内外密生伏贴黑毛;花冠白色或黄色,龙骨瓣比旗瓣、翼瓣短;子房有黑色长毛,花柱无毛荚果纺锤形,被伏贴黑色长毛。花果期7~9月。

生于高山、草坡上。分布四川、青海、西藏等地。

⑤塘谷耳黄耆

多年生草本,高50~70厘米。直根粗大。小叶3~5对,狭卵形或长椭圆状卵形,长2~5.5厘米,宽0.8~2厘米。总状花序顶生或腋生,小花密生,下垂;花梗短,被黑色硬毛;苞片线形,被黑色残白色硬毛;萼钟状,萼齿尖,3长2短,萼管内面被黑色长硬毛;花冠黄色,旗瓣匙形,先端圆形,微凹,长约17毫米,翼瓣与龙骨瓣等长;子房被黑色长硬毛。荚果纺锤形,长约2厘米,具较萼长的子房柄。花期7~8月。

生于草坡。分布甘肃、四川、青海、西藏等地。

【生境分部】主产山西、甘肃、黑龙江、内蒙古、辽宁、吉林、河北等地亦产。

【性状】干燥的根呈圆柱形,极少有分枝,上端较粗,下端较细,两端平坦,长20~70厘米,粗1~3厘米。一般在顶端常带有较粗大的根头,并有茎基残留。表面灰黄色或淡棕褐色,全体有不整齐的纵皱纹或纵沟。皮孔横向,细长,略突起。质硬略韧,坚实有粉性,折断面纤维性甚强,呈毛状;皮部黄白色,有放射状弯曲的裂隙,较疏松;木质部淡黄色至棕黄色,有多少不等的放射状弯曲的裂隙;老根断面木质部有时枯朽而呈黑褐色,甚至脱落而成空洞。气微弱而特异,味微甜,嚼之有豆腥气。以根条粗长、皱纹少、质坚而绵、粉性足、味甜者为佳。根条细小、质较松、粉性小及顶端空心大者质次。

【化学成分】黄耆含蔗糖、葡萄糖醛酸、粘液质、数种氨基酸、苦味素、胆碱、甜菜碱、叶酸(65微克/100克干根),又分出2′,4′-二羟基-5,6-二甲氧基异黄烷和熊竹素。

内蒙黄耆脂质的皂化产物中分出亚油酸、亚麻酸;非皂化部分中有β-谷甾醇。

此外,朝鲜产黄膏,曾分离出一种似皂甙的结晶。

【药理作用】①利尿作用

黄耆煎剂给大鼠皮下注射或麻醉犬静脉注射均有利尿作用。0.5克/公斤的利尿效价与氨茶碱0.05克/公斤及双氢氯噻嗪0.2毫克/公斤相当(大鼠皮下注射)。且利尿作用持续时间较长,连续给药7天亦不产生耐受性。健康人口服黄耆煎剂亦有利尿及钠排出增加。梭果黄耆煎剂给大鼠皮下注射或麻醉犬静脉注射亦有利尿作用但较黄耆差。黄耆与岩黄耆(品种均不明)给麻醉兔静脉注射亦有轻微利尿作用。

②对实验性肾炎的作用

大鼠于注射“兔抗鼠肾血清”以产生血清性肾炎前3天开始每天服黄膏粉4~5克,注射血清3天后尿蛋白定量显著低于对照组,病理切片亦证明肾脏病变减轻。每日服黄耆粉0.8克或2克则无效。对注射氯化高汞引起的大鼠蛋白尿症,口服黄耆粉(炮台芪)能加快其恢复到原来水平。但服药组动物体重较对照组显著减轻。大鼠口服黄芪或炮台耆粉均可降低生理性尿蛋白的排泄,煎剂则无效。服药期间尿量并无明显增加。

③强壮作用

小鼠每日灌服黄耆(品种不明)煎剂共3周,可明显延长游泳时间,体重增加亦比对照组为快。因四氯化碳损伤肝脏的家兔,服1周后,可使血清总蛋白与白蛋白增加,但因未设对照组,尚需进一步研究。小鼠服9天可保护肝脏防止四氯化碳引起的肝糖元降低。

④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

黄耆、内蒙黄耆、梭果黄耆以及不明品种之黄耆及岩黄耆煎剂给麻醉狗、猫、兔等静脉注射均可引起明显的降压作用,黄耆重复注射时有急速耐受现象。麻醉狗灌服黄耆或梭果黄耆煎剂亦有降压作用,前者作用较强。降压作用与直接扩张血管有关。对于离体蛙心,内蒙黄耆煎剂有抑制作用,醇提取液则为兴奋。麻醉兔静脉注射煎剂对在位心脏有加强收缩作用。亦有报道水煎剂对田村小林氏蛙心有使收缩加强、心输出量增加及心率变慢的作用。黄耆与梭果黄畜给正常狗腹腔注射3~4小时后,心电图出现T波倒置和双相,S-T间期略有延长;曾有P-T波融合现象;黄耆在1小时后R波电压略有上升,梭果黄耆者则略有下降。

⑤其他作用

黄耆(品种不明)能延长小鼠动情期并能降低家兔血糖。亦有报告不能降低血糖的。黄耆建中汤(含多序岩黄耆、桂枝、芍药、甘草)给大鼠皮下注射,可防止幽门结扎所致胃溃疡的发生,还能抑制胃液分泌,减少游离酸和总酸度,使胃液pH值上升。内蒙黄耆煎剂对兔离体肠管有明显抑制作用,在体肠管紧张度增加,收缩幅度小量时增高,大量时抑制。对离体豚鼠肠管可增大其收缩幅度,给小鼠皮下注射有镇静作用。黄耆(品种不明)在试管内对志贺氏痢疾杆菌有抑制作用。

【毒性】黄芪与梭果黄耆给小鼠灌胃100克生药/公斤均无不良反应。小鼠1次腹腔注射梭果黄耆半数致死量为38.25±6.7克生药/公斤,黄耆为39.82±4.3或40±5。两种黄耆煎剂给大鼠腹腔注射每天0.5克/公斤共30天,观察其体重、饮食及内脏外观,与对照组均无明显差异。内蒙黄耆煎剂给小鼠腹腔注射25~50克/公斤,48小时内未见异常。

此外,实验动物注射密毛花黄耆浸剂可降低动脉压,减慢心率,加强心肌收缩力量以及舒张冠状血管。对循环衰竭及急性肾炎治疗有效。

【炮制】黄耆:拣净杂质,除去残留的根头和空心较大者,用水浸泡,捞出,润透后及时切片,晒干。蜜炙黄耆:取黄耆片,加炼熟蜂蜜与开水少许,拌匀,稍闷,置锅内用文火炒至变为黄色、不粘手为度,取出,放凉。(每黄耆片100斤,用炼熟蜂蜜25~30斤)

《纲目》:“黄耆,今人但捶扁,以蜜水涂炙数次,以熟为度。亦有以盐汤润透,器盛,于汤瓶蒸熟切用者。”

【性味】甘,微温。

①《本经》:“味甘,微温。”

②《别录》:“无毒。生白水者,冷。”

③《药性论》:“白水赤皮者,微寒。”

④《医学启源》:“气温,味甘,平。”

【归经】入肺、脾经。

①《汤液本草》:“入手少阳、足太阴经、足少阴命门。”

②《本草蒙筌》:“入手少阳,手足太阴。”

⑧《本草经疏》:“手阳明、太阴经。”

④《本革新编》:“入手太阴、足太阴、手少阴经。”

【功能主治】生用:益卫固表,利水消肿,托毒,生肌。治自汗,盗汗,血痹,浮肿,痈疽不溃或溃久不敛。炙用:补中益气。治内伤劳倦,脾虚泄泻,脱肛,气虎血脱,崩带,及一切气衰血虚之证。

①《本经》:“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瘘。补虚。小儿百病。”

②《别录》:“主妇人子脏风邪气,逐五脏间恶血。补丈夫虚损,五劳羸瘦。止渴,腹痛,泄痢,益气,利阴气。”

③《药性论》:“治发背。内补,主虚喘,肾衰,耳聋,疗寒热。生陇西者下补五脏。蜀白水赤皮者,治客热。”

④《日华子本草》:“黄耆助气壮筋骨,长肉补血,破癥癣,治瘰疬,瘿赘,肠风,血崩,带下,赤白痢,产前后一切病,月候不匀,消渴,痰嗽;并治头风,热毒,赤目等。”“白水耆,排脓治血,及烦闷,热毒,骨蒸劳,功次黄耆;赤水耆,治血,退热毒,余功用并同上;木耆治烦,排脓力微宁黄耆,遇缺即倍用之。”

⑤《医学启源》:“治虚劳自寒(’寒’一作’汗’),补肺气,实皮毛,泻肺中火,脉弦自汗,善治脾胃虚弱,内托阴证疮疡必用之药。”

⑥王好古:“主太阴疟疾。”

⑦《本草备要》:“生用固表,无汗能发,有汗能止,温分肉,实腠理,泻阴火,解肌热;炙用补中,益元气,温三焦,壮脾胃。生血,生肌,排脓内托,疮痈圣药。痘症不起,阳虚无热者宜之。”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3~5钱(大剂1~2两);入丸、散,或熬膏。

【注意】实证及阴虚阳盛者忌服。

①《本草经集注》:“恶龟甲。”

②《药对》;“茯苓为之使。”

③《日华子本草》:“恶白鲜皮。”

④《医学入门》:“苍黑气盛者禁用,表邪旺者亦不可用,阴虚者亦宜少用。”“畏防风。”

⑤《本草经疏》:“胸膈气闷,肠胃有积滞者勿用;阳盛阴虚者忌之;上焦热甚,下焦虚寒者忌之;病人多怒,肝气不和者勿服;痘疮血分热甚者忌之。”

【复方】①治自汗:防风、黄耆各一两,白术二两。上每服三钱,水一钟半,姜三片煎服。(《丹溪心法》玉屏风散)

②治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己一两,甘草半两(炒),白术七钱半,黄耆一两一分(去芦)。上锉麻豆大,每抄五钱匕,生姜四片,大枣一枚,水盏半,煎八分,去滓温服,良久再服。(《金匮要赂》防己黄耆汤)

③治血痹,阴阳俱微,寸口关上微,尺中小紧,外证身体不仁,如风痹状:黄耆三两,芍药三两,桂枝三两,生姜六两,大枣十二枚。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温服七合,日三服。(《金匮要略》黄耆桂枝五物汤)

④治痈疽诸毒内脓已成,不穿破者:黄耆四钱,山甲(炒末)一钱,皂角针一钱五分,当归二钱,川芎三钱。水二钟,煎一半,随病前后,临时入酒一杯亦好。(《外科正宗》透脓散)

⑤治石疽皮色不变,久不作脓:黄耆(炙)二两,大附子(去皮脐,姜汁浸透,切片,火煨炙,以姜汁一钟尽为度)七钱,兔丝子(酒浸,蒸)、大茴香(炒)各一两。共为末,酒打糊为丸。每服一钱,每日二服,空心,食前黄酒送下。(《外科大成》黄膏丸)

⑥治痈疽发背,肠痈,奶痈,无名肿毒,焮作疼痛,憎寒壮热,类若伤寒,不问老幼虚人:忍冬草(去梗)、黄耆(去芦)各五两,当归一两二钱,甘草(炙)一两。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酒一盏半,煎至一盏,若病在上,食后服,病在下,食前履,少顷再进第二服,留滓外敷,未成脓者内消,巳成脓者即溃。(《局方》神效托里散)

⑦治痈疽脓泄后,溃烂不能收口:黄耆三钱,人参三钱,甘草二钱,五味一钱,生姜三钱,茯苓三钱,牡蛎三钱。水煎大半杯,温服。(《四圣心源》黄耆人参牡蛎汤)

⑧治甲疽疮肿烂,生脚指甲边赤肉出,时瘥时发者:黄耆二两,闾茹三两。上二味切,以苦酒浸一宿,以猪脂五合,微火上煎,取二合,绞去滓以涂疮上,日三、两度。(孟诜《必效方》)

⑨治诸虚不足,肢体劳倦,胸中烦悸,时常焦渴,唇口干燥,面色萎黄,不能饮食,或先渴而欲发疮疖,或病痈疽而后渴者:黄耆六两(去芦,蜜涂炙),甘草一两(炙)。上细切,每日二钱,水一盏,枣一枚,煎七分,去滓温服,不拘时。(《局方》黄芪六-汤)

⑩治肌热燥热,困渴引饮,目赤面红,昼夜不息,其脉洪大而虚,重按全无,证象白虎,惟脉不长,误服白虎汤必死,此病得之于饥困劳役:黄耆一两,当归(酒洗)二钱。上细切,都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渣温服,空心食前。(《内外伤辨》当归补血汤)

⑾治消渴:黄耆三两,茯神三两,栝楼三两,甘草(炙)三两,麦门冬(去心)三两,干地黄五两。上六味切,以水八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忌芜荑、酢物、海藻、菘菜。日进一剂,服十剂。(《千金方》黄耆汤)

⑿治肠风泻血:黄耆、黄连等分。上为末,面糊丸,如绿豆大。每股三十丸,米饮下。(孙用和)

⒀治尿血沙淋,痛不可忍:黄耆、人参等分.为末,以大萝卜一个,切一指厚大四、五片,蜜二两,淹炙令尽,不令焦,点末,食无时,以盐汤下。(《永类钤方》)

⒁治白浊:黄耆盐炒半两,茯苓一两。上为末,每服一、二钱,空心白汤送下。(《经验良方》黄耆散)

⒂治酒疸,心痛,足胫满,小便黄,饮酒发赤斑黄黑,由大醉当风入水所致:黄耆二两,木兰一两。末之,酒服方寸匕,日三服。(《补缺肘后方》)

⒃治老人大便秘涩:绵黄耆、陈皮(去白)各半两。上为细末,每服三钱,用大麻仁一合烂研,以水投取浆一盏,滤去滓,于银、石器内煎,候有乳起,即入白蜜一大匙,再煎令沸,调药末,空心食前服。(《局方》黄耆汤)

⒄治四肢节脱,但有皮连,不能举动,此筋解也:黄耆三两,酒浸一宿,焙研,酒下二钱,至愈而止。(《得配本草》)

⒅治气虚胎动,腹痛下水:糯米一合,黄耆、川芎各一两。水煎,分三服。(《妇人良方》黄耆汤)

⒆治痘顶陷皮薄而软者:炙黄耆三钱,人参一钱五分,炙甘草七钱,川芎一钱,肉桂一钱,白术一钱。加数枣同煎,气不行加木香。(《种痘新书》保元汤)

⒇治小儿小便不通:绵黄耆为末,每服一钱,水一盏,煎至五分,温服无时。(《小儿卫生总微论方》)

(21)治小儿营卫不和,肌瘦盗汗,骨蒸多渴,不思乳食,腹满泄泻,气虚少力:黄耆(炙)、人参、当归、赤芍药、沉香各一两,木香、桂心各半两。上细切,每服一钱,生姜二片,枣子半个,水半盏,煎至三分,去滓,温服。(《普济方》黄耆散)

(22)治脱肛:生黄耆四两,防风三钱。水煎服。(内蒙古《中草药新医疗法资料选编》)

【各家论述】①李杲:“《灵枢》云,卫气者,所以温分肉而充皮肤,肥腠理而司开合。黄耆既补三焦,实卫气,与桂同功,特比桂甘平,不辛热为异耳。但桂则通血脉,能破血而实卫气,耆则益气也。又黄耆与人参、甘草三味,为除燥热、肌热之圣药。脾胃一虚,肺气先绝,必用黄耆温分肉、益皮毛、实腠理,不令汗出,以益元气而补三焦。”“小儿外物惊,宜用黄连安神丸镇心药。若脾胃寒湿,吐、腹痛泻痢青白,宜用益黄散药,如脾胃伏火,劳役不足之证,及服巴豆之类,胃虚而成慢惊者,用益黄理中之药,必伤人命,当于心经中,以甘温补土之源,更于脾土中,以甘寒泻火,酸凉补金,使金旺火衰,风木自平矣。今立黄耆汤,泻火补金益土,为神治之法,用炙黄耆二钱,人参一钱,炙甘草五分,白芍药五分,水一大盏,煎半盏温服。”“防风能制黄耆,黄耆得防风其功愈大,乃相畏而相使也。”

②《汤液本草》:“黄耆,治气虚盗汗并自汗,即皮表之药,又治肤痛,则表药可知。又治咯血,柔脾胃,是为中州药也。又治伤寒尺脉不至,又补肾脏元气,为里药。是上中下内外三焦之药。”

③朱震亨:“黄耆,补元气,肥白而多汗者为宜,若面黑形实而瘦者,服之令人胸满,宜以三拗汤泻之。”

④《本草汇言》:“黄耆,补肺健脾,实卫敛汗,躯风运毒之药也。故阳虚之人,自汗频来,乃表虚而腆理不密也,黄耆可以实卫而敛汗;伤寒之证,行发表而邪汗不出,乃里虚而正气内乏也,黄耆可以济津以助汗;贼风之疴,偏中血脉,而手足不随者,黄耆可以荣筋骨;痈疡之脓血内溃,阳气虚而不愈者,黄耆可以生肌肉;又阴疮不能起发,阳气虚而不渍者,黄耆可以托脓毒。”

⑤《本草正》:“黄耆,生者微凉,可治痈疽;蜜炙性温,能补虚损。因其味轻,故专于气分而达表,所以能补元阳,充腠理,治劳伤,长肌肉,气虚而难汗者可发,表疏而多汗者可止。其所以止血崩血淋者,以气固而血自止也,故曰血脱益气。其所以治泻痢带浊者,以气固而陷自除也,故曰陷者举之。然其性味俱浮,纯于气分,故中满气滞者,当酌用之。”

⑥《药品化义》:“黄耆,性温能升阳,味甘淡,用蜜炒又能温中,主健脾,故内伤气虚,少用以佐人参,使补中益气,治脾虚泄泻,疟痢日久,吐衄肠血,诸久失血后,及痘疮惨白。主补肺,故表疏卫虚,多用以君人参,使敛汗固表,治自汗盗汗。诸毒溃后,收口生肌,及痘疮贯脓,痈疽久不愈者,从骨托毒而出,必须盐炒。痘科虚不发者,在表助气为先,又宜生用。若气有余,表邪旺,腠理实,三焦火动,宜断戒之。至于中风手足不遂,痰壅气闭,始终皆不加。”

⑦《本经逢原》:“黄耆,能补五脏诸虚,治脉弦自汗,泻阴火,去肺热,无汗则发,有汗则止,入肺而固表虚自汗,入脾而托已溃痈疡。《本经》首言痈疽久败,排脓止痛,次言大风癞疾,五痔鼠瘘,皆用生者,以疏卫气之热。性虽温补,而能通调血脉,流行经络,可无碍于壅滞也。其治气虚盗汗、自汗及皮肤痛,治咯血,柔脾胃,治伤寒尺脉不至,补肾脏元气不足,及婴儿易感风邪,发热自汗诸病,皆用炙者,以实卫气之虚,即《本经》补虚之谓。如痘疹用保元汤治脾肺虚热,当归补血汤治血虚发热,皆为圣药。黄耆同人参则益气,同当归则补血,同白术、防风则运脾湿,同防己、防风则祛风湿,同桂枝、附子,则治卫虚亡阳汗不止,为腠理开阖之总司。”

⑧《得配本草》:“黄耆补气,而气有内外之分,气之卫于脉外者,在内之卫气也;气之行于肌表者,在外之卫气也。肌表之气,补宜黄芪,五内之气,补宜人参。若内气虚乏,用黄耆升提于表,外气日见有余,而内气愈使不足,久之血无所摄,营气亦觉消散,虚损之所以由补而成也。故内外虚气之治,各有其道。”

⑨《本草求真》:“黄耆,入肺补气,入表实卫,为补气诸药之最,是以有耆之称。与人参比较,则参气味甘平,阳兼有阴;耆则秉性纯阳,而阴气绝少,盖一宜于中虚,而泄泻、痞满、倦怠可除;一更宜于表虚,而自汗亡阳,溃疡不起可治。且一宜于水亏,而气不得宣发;一更宜于火衰,而气不得上达为异耳。”

⑩《本经疏证》:“黄耆,直入中土而行三焦,故能内补中气,则《本经》所谓补虚,《别录》所谓补丈夫虚损、五痨羸瘦,益气也。能中行营气,则《本经》所谓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别录》所谓逐五脏间恶血也。能下行卫气,则《本经》所谓五痔鼠瘘,《别录》所谓妇人子脏风邪气,腹痛泄利也。历历明征,莫非营卫之病,而营卫所以属三焦,三焦所以属中土者,三者皆本于水谷,是三焦为营卫之本,脾胃之蒸腐变化,又为三焦之本。黄耆一源三派,浚三焦之根,利营卫之气,故凡营卫间阻滞,无不尽通,所谓源清流自洁也。”

⑾《医学衷中参西录》:“黄耆,能补气,兼能升气善温胸中大气(即宗气)下陷.《本经》谓主大风者,以其与发表药同用,能祛外风,与养阴清热药同用,更能熄内风也。”

⑿《本草正义》:“黄耆,补益中土,温养脾胃,凡中气不振,脾土虚弱,清气下陷者最宜。其皮直达人之肤表肌肉,固护卫阳,充实表分,是其专长,所以表虚诸病,最为神剂。”“凡饥饱劳役,脾阳下陷,气怯神疲者,及疟久脾虚,清气不升,寒热不止者,授以东垣补中益气汤,无不捷效,正以黄耆为参、术之佐,而又得升、柴以升举之,则脾阳复辟,而中州之大气斡旋矣。”

【备注】此外,尚有多种黄耆属植物在各产地亦同供药用。如春黄耆(又名藏黄耆)(西藏)、云南黄耆(西藏、云南)、弯齿黄耆(云南)、阿克苏黄耆(新疆)等。

甘肃、河北、青海所产的小白耆(又称小黄耆),为植物金翼黄耆的根;甘肃、青海所产的白大耆,为植物塘谷耳黄耆的根;四川所产的川耆,主要为塘谷耳黄耆及多花黄耆的根。此等商品外形与上述相近,但较细小,质量亦较差,产量也少。

黄耆除上述品种外,尚有一种红耆。为豆科植物多序岩黄耆的根,产量较大。药材呈长圆柱形,少分枝,上粗下细,长10~50厘米,粗6~20毫米。表面棕黄色或近于棕红色,有纵皱及少数支根痕;皮孔横向,浅黄色或暗黄色,略凸出;栓皮易剥落。质柔韧,断面纤维性且富粉质,皮部棕白色,形成层成棕色的环,木质部淡黄棕色,中心颜色较浅,有细致的类白色放射状纹理。气微弱而特异,味微甜。产甘肃南部。

【摘录】《中药大辞典》

黄耆·《本草蒙筌》

味甘,气微温。气薄味浓,可升可降,阴中阳也。无毒。种有三品,治无两般。

木耆茎短理横,功力殊劣;(此为下品。)缺岁多收倍用,煎服亦宜。(《本经》不载州土,必出如 之贱,自产谷田,凶年多收,亦可代粮也。)水耆生白水、赤水二乡西。)白水颇胜;(此为中品。)

绵耆出山西沁州绵上,(乡名有巡检司。)此品极佳。(此为上品。)咸因地产佥名,总待秋采入药。久留易蛀,勤曝难侵。务选单服不歧,直如箭干,皮色褐润,肉白心黄,折柔软类绵,嚼甘甜近蜜。如斯应病,获效如神。市多采苜蓿根假充,谓之土黄耆媒利。殊不知此坚脆(音翠)味苦,能令人瘦;耆柔软味甘,易致人肥。

每被乱真,尤宜细认。夫耆者,恶白鲜、龟甲,制去头、刮皮。生用治痈疽,蜜炙补虚损。

入手少阳,入足太阴。主丈夫小儿五劳七伤,骨蒸体瘦,消渴腹痛,泻痢肠风;治女子妇人月候不匀,血崩带下,胎前产后,气耗血虚。益元阳,泻阴火。扶危济弱,略亚人参。温分肉而充皮肤,肥腠理以司开阖。固盗汗自汗,无汗则发,有汗则止;托阴疮癞疮,排脓止痛,长肉生肌。外行皮毛,中补脾胃。下治伤寒,尺脉不至。是上中下、内外、三焦药也。性畏防风,而防风能制黄耆,黄耆得防风,其功愈大。盖相畏而相使者,故二味世多相须而用。《衍之功,药中呼为羊肉。久服勿已,耐老延年。

(谟)按∶参耆甘温,俱能补益。证属虚损,堪并建功。但人参惟补元气调中,黄耆兼补卫气实表。所补既略差异,共剂岂可等分!务尊专能,用为君主。君药宜重,臣辅减轻。君胜乎臣,天下方治。臣强于主,国祚渐危。此理势自然,药剂仿之,亦不可不注意也。如患内伤,脾胃衰弱,饮食怕进,怠惰嗜眠,发热恶寒,呕吐泄泻,及夫胀满痞塞,力乏形羸,脉息虚微,精神短少等证,治之悉宜补中益气,当以人参加重为君,黄耆减轻为臣。若系表虚,腠理不固,自汗盗汗,渐致亡阳,并诸溃疡,多耗脓血,婴儿痘疹,未灌全浆,一切阴毒不起之疾,治之又宜实卫护荣,须让黄耆倍用为主,人参少入为辅焉。是故治病在药,用药由人。切勿索骥按图,务须活泼泼地。先正尝曰∶医无定体,应变而施。药不执方,合宜而用。又云∶补气药多,补血药亦从而补气;补血药多,补气药亦从而补血。佐之以热则热,佐之以寒则寒。如补中益气汤,虽加当归,当归血药也,因势寡,则被参耆所据,故专益气佥名;又当归补血汤,纵倍黄耆,黄耆气药也,为性缓,亦随当归所引,惟以补血标首。佐肉桂附子少热,八味丸云然;加黄 知母微寒,补阴丸是尔。举隅而反,触类而推。则方药之应乎病机,病机之合乎方药。总在君臣佐使之弗失,才致轻重缓急之适中。时医不以本草加工,欲望制方。如是之通变合宜者,正犹学射而不操夫弓矢,其不能也决矣。

黄耆·《神农本草经》

味甘微温。

主痈疽久败创,排脓止痛,大风,痢疾,五痔,鼠瘘,补虚,小儿百病。一名戴糁。生山谷。

《名医》曰:一名戴椹,一名独椹,一名芰草,一名蜀脂,一名百本,生蜀郡白水汉中,二月十月采,阴干。

黄耆·《中药学》

【科属与药用部分】本品为豆科植物内蒙黄耆、膜荚黄耆或其它同属相近种植物的根。

【性味与归经】甘,微温。入脾、肺经。

【功效】补气升阳,固表止汗,托疮生肌,利水退肿。

【临床应用】1.用于气虚衰弱,倦怠乏力,或中气下陷、脱肛、子宫脱垂等症。

黄耆健脾益气,且具升阳举陷的功效,故可用于气虚乏力及中气下陷等症。在临床上用于补气健脾,常与党参、白朮等配伍;用于益气升阳而举陷,常与党参、升麻、柴胡、炙甘草等合用。

2.用于表虚不固的自汗症。

黄耆功能固护卫阳、实表止汗。用于表虚自汗,常与麻黄根、浮小麦、牡蛎等配伍;如表虚易感风寒者,可与防风、白朮同用。

3.用于气血不足、疮疡内陷、脓成不溃或久溃不敛者。

黄耆能温养脾胃而生肌,补益元气而托疮,故一般称为疮痈要药,临床上多用于气血不足、疮痈内陷、脓成不溃、或溃破后久不收口等症。如用于疮疡内陷、或久溃不敛,可与党参、肉桂、当归等配伍;用于脓成不溃,可与当归、银花、白芷、穿山甲、皂角刺等同用。

4.用于水肿、脚气、面目浮肿等症。

黄耆能益气而健脾,运阳而利水,故可用于水肿而兼有气虚症状者,多配合白朮、茯苓等同用。

此外,本品又可与活血袪瘀通络药如当归、川芍、桃仁、红花、地龙等配伍,用于中风偏枯、半身不遂之症,有益气活血、通络利痹的功效。对于消渴病症,也可应用,常与生地、麦冬、天花粉、山药等配伍.

【处方用名】生黄耆、绵黄耆、北口耆(生用,多用于固表、托疮、利水、利痹等。)、炙黄耆(蜜炙用,用于补气健脾。)、清炙黄耆(用麸皮拌炒至微黄色,用于补气。)

【一般用量与用法】三钱至五钱,煎服。

【按语】1.黄耆一药,原名黄耆,始载于《本经》是一味临床常用药物。黄耆具有下列的特点,它不仅常与补养药同用以益气补虚;且常与袪邪药同用以扶正袪邪。在益气补虚方面,如配人参,则大补元气;配附子,则补气助阳;配白朮,则益气补脾;配当归,则补气生血;配参、朮、升、柴,则补气升阳。在扶正袪邪方面,如在玉屏风散中配白朮、防风,则补散兼施、固表止汗,治卫虚自汗,易感风寒;在四妙汤中配当归、银花、甘草,则内补托毒,治体虚痈疮疖肿难愈者;在防己茯苓汤中配茯苓、防己、桂枝、甘草,则益气运阳而利水,治皮水肢肿;在补阳还五汤中配归、芎、赤芍、桃仁、红花、地龙,则益气活血、散瘀通络,治半身不遂。诸如此类,可见它临床应用的范围至为广泛。

2.本品与人参、党参相比较,人参的补气作用较强,且能生津、安神;党参功专补肺脾而益气;黄耆的补气作用不及人参,但益气升阳,固表内托,且能利水退肿的作用则为人参、党参所不具。黄耆为补气扶阳的药物,故凡气滞湿阻、食滞胸闷、热毒疮疡、表实邪盛及阴虚阳亢等症,不宜应用。

【方剂举例】补中益气汤(《脾胃论》):黄耆、人参、白朮、当归、升麻、柴胡、陈皮、甘草。治中气不足、清阳下陷、子宫下垂、脱肛,以及肢倦气短、气虚发热等。

【文献搞录】《大明本草》:「助气,壮筋骨,长肉,补血….血崩,带下。」

《珍珠囊》:「治虚劳自汗,补肺气….实皮毛,益胃气。」

《本草备要》:「生用固表,无汗能发,有汗能止,温分肉,实腠理泻阴火,解肌热,炙用补中益元气,温三焦,壮脾胃排脓内托。」

黄耆·《本草便读》

黄 (图缺)

固卫气而实皮毛.敛汗托疮.宜生乃效.补中州以资脾肺.阳虚血脱.当炙为良.味甘性温.色黄气浓.(黄 一作耆者老也.为补药之长.故名.生者虽补中而善行卫分.能益气固表.得防风则补而不滞.行而不泄.其功愈大.同当归则和营达卫.炙用则大补中气.有阳生阴长之理.黄 之补.善达表益卫.温分肉.肥腠理.使阳气和利.充满流行.自然生津生血.故为外科家圣药.以营卫气血太和.自无瘀滞耳.)

黄耆·《本草乘雅半偈》

(本经上品)

扶疏处正显整密。整密处正见扶疏。

【气味】甘,微温,无毒。

【主治】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 ,补虚,小儿百病。

【核】曰∶出蜀郡汉中,今不复采。唯白水、原州、华原山谷者最胜,宜、宁二州者亦佳。春生苗,独茎丛生,去地二三寸。作叶扶疏,状似羊齿,七月开黄紫色花,结小尖角,长寸许。八月采根,长二三尺,紧实若箭干,皮色黄褐,折之柔韧如绵,肉理中黄外白,嚼之甘美可口。若坚脆味苦者,即苜蓿根也。勿误用木耆草,形类真相似,只是生时叶短根横耳。修治去头上皱皮,蒸半日,劈作细条,槐砧锉用。茯苓为之使,恶龟甲、先人云∶黄 一名戴糁,戴椹,百本。戴在首,如卫气出目行头,自上而下,从外而内,百矣。

【 】曰∶黄中色,通志云∶始生为黄, ,耆宿也。指使不从力役,如人胃居中,营卫气血,筋脉齿发之属,莫不始生于胃,而卫气之 吸,营血之濡运,筋脉之展摇,齿发之生长,亦莫不从胃指挥宣布。所谓外者中之使也,营血筋脉悉属有形,统御节制,唯一卫气,所谓卫者气之帅也。痈疽久败、大风癞疾、五痔鼠 ,咸无卫气卫外,故肌肉腐烂。黄 味甘气温,肉似肌腠,皮折如绵,宛若卫气之卫外而固者也。故能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阖。唯卫气虚弱,不能固护肌肉者宜之。倘涉六淫,毒热炽盛,又当谢之,未可谬用。

补虚者,补卫气之虚,小儿阴常有余,气常不足,故百病咸宜也。

(涉六淫毒炽盛,亦非禁止不行,惟在颐指气使者何如耳。耆宿,则更事久历,事能尽知,乃可颐指气使,不从力役。设非主张于内者,安能固护于外耶。)

黄耆·《本草崇原》

气味甘,微温,无毒。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 ,补虚,小儿百病。

(黄 生于西北,得水泽之精,其色黄白,紧实如箭竿,折之柔韧如绵,以出山西之绵上者为良,故世俗谓之绵黄,或者只以坚韧如绵解之,非是。)

黄 色黄,味甘,微温。禀火土相生之气化。土主肌肉,火主经脉,故主治肌肉之痈,经脉之疽也。痈疽日久,正气衰微,致三焦之气不温肌肉,则为久败疮。黄 助三焦出气,以温肌肉,故可治也。痈疽未溃,化血为脓,痛不可忍,黄 补气助阳,阳气化血而排脓,脓排则痛止。大风癞疾,谓之疠疡,乃风寒客于脉而不去,鼻柱坏而色败,皮肤溃癞者是也。五痔者,牡痔、牝痔、肠痔、脉痔、血痔,是热邪淫于下也;鼠 者,肾脏水毒,上淫于脉,致颈项溃肿,或空或凸,是寒邪客于上也。夫癞疾、五痔、鼠 ,乃邪在经脉,而证见于肌肉皮肤。黄 内资经脉,外资肌肉,是以三证咸宜。又曰补虚者,乃补正气之虚,而经脉调和,肌肉充足也。小儿经脉未盛,肌肉未盈,血气皆微,故治小儿百病。

黄耆·《本草从新》

补气固表、生亦泻火、生阴血.

甘温.生用固表.无汗能发.有汗能止.(丹溪曰∶黄 大补阳虚自汗、若表虚有邪、发汗不出者、服此又能自汗.)温分肉.实腠理.补肺气.泻阴火.解肌热.炙用补中.益元气.温三焦.壮脾胃.(脾胃一虚、土不能生金、则肺气先绝、脾胃缓和、则肺旺而肌表固实、补中即所以固表也.)生血生肌.(气能生血、血充则肉长.)排脓内托.疮痈圣药.(毒气化则成脓、补气故能内托、痈疽不能成脓者、死不治、毒瓦斯盛而元气衰也、痘证亦然.)

痘证不起.阳虚无热者宜之.(合人参、甘草、生姜为保元汤、治痘虚不起、或加芎 、官桂、糯米助之、王好古汤液本草曰∶实卫气是表药、益脾胃是中州药、治伤寒尺脉不至、补肾元是里药、甄权谓其补肾者、气为水母也、日华大明本草谓其止崩带者、气旺则无陷下之患也、蒙筌曰∶补气药多补血药、亦从而补气、补血药多、补气药亦从而补血、益气汤虽用当归、因势寡、功被参 所据、补血汤黄 数倍于当归、亦从当归所引而补血、补血汤、黄一两、当归二钱、气药多而云补血者、气能生血、又有当归为引也、为补药之长、故名耆.)形如箭竿者佳.绵软而嫩.无丫枝.(故又名绵 、切片、外白中黄、金井玉兰.五台、口 、皆不堪入药、入补中药.)捶扁,蜜炙.如欲其稍降.盐水炒.(有谓补肾及崩带淋浊药、宜盐水炒、汪 庵曰∶此说非也、前证用黄 、非欲抑黄 使入肾也、取其补中升气、则肾受荫、而崩带淋浊之病自愈也、有上病下取、下病上取、补彼经而益及此经者、此类是酒炒亦可.茯苓为使.恶龟甲、白藓皮.畏防风.(东垣曰∶黄 得防风、其功益大、乃相畏而更以相使也.)按黄 极滞胃口.胸胃不宽者勿用.实表.有表邪及表旺者勿用.助气.气实者勿用.多怒则肝气不和.亦禁用.阴虚者宜少用.恐升气于表.

而里愈虚尔.(用盐水炒、以制其升性、亦得.)熬膏良.

黄耆·《本草撮要》

味甘微温.入手足太阴经.功专益气.得当归、活血.得白术、补气.得防风其功益大.得滑石、白糖煎服.治洞泄完谷不化神效.合人参、甘草、生姜为保元汤.治痘虚不起.或加芎 、官桂糯米助之.生凉炙温.生用或酒炒达表.蜜炙补中.盐水炒补肾.茯苓为使.恶龟甲、白藓皮.畏防风.气旺者禁用.阴虚者宜少用.

黄耆·《本草害利》

〔害〕按黄 极滞胃口,胸胃不宽,肠胃有积滞者勿用。实表,有表邪及表旺者勿用。助气,气实者勿用。病患多怒,则肝气不和勿服。能补阳,阳盛阴虚,上焦热甚,下焦虚寒者均忌。恐升气于表,而里愈虚耳。痘疮血分热者禁用。

〔利〕甘微温,补脾胃三焦而实肺,生用固表敛汗,熟用益气补中。

〔修治〕八月采根,阴干。达表生用或酒炒,补气水炙捶扁,以蜜水涂炙数次,以熟为度。

亦有以盐水汤润透熟切用。产山西沁州绵上者,温补。陕西同州白水 ,凉补。味甘,柔软如绵,能令人肥。今人多以苜蓿根假作黄 。折皮亦似绵,颇能乱真。但坚而脆,俗呼土黄,能令人瘦,用者宜审。

丹溪云∶肥白而多汗者为宜,若面黑形实而瘦者服之,令胸满。

黄耆·《本草经解》

气微温.味甘.无毒.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 .补虚.小儿百病.(酒炒醋炒蜜炙白水炒)

黄 气微温.禀天春升少阳之气.入足少阳胆经.手少阳三焦经.味甘无毒.禀地和平之土味.入足太阴脾经.气味俱升.阳也.脾主肌肉.甘能解毒.温能生肌.所以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也.风湿热壅于肌肉筋脉中.则筋坏肉败而成大麻风癞疾矣.脾主湿.胆主风.三焦主热.邪之所凑.其气必虚.黄 甘温.补益气血.故治癞疾也.肠 为痔.肠者手阳明经也.太阴脾.为阳明行津液者也.甘温益脾.脾健运.则肠 行而痔愈也.鼠 者瘰 也.乃少阳经风热郁毒.黄 入胆与三焦.甘能解毒.温能散郁.所以主之.人身之虚.万有不齐.不外乎气血两端.黄 气味甘温.温之以气.所以补形不足也.补之以味.所以益精不足也.小儿稚阳也.稚阳为少阳.少阳生气条达.小儿何病之有.黄 入少阳补生生之元气.所以概主小儿百病也.

【制方】

黄 同桂枝、白芍、甘草、姜、枣、饴.名黄 建中汤.治脾阴虚.同桂枝、白芍、甘草、防风.治表虚自汗.同茅术、生地等分.牛膝、黄柏减半.丸.治湿毒 疮久不愈.用盐水炒五钱.白茯一两.末.治气虚白浊.同甘草.治虚渴.同麻仁、陈皮、白蜜.治老人虚闭.同川莲.治肠风下血.同川芎、糯米.治胎不安.同生地、熟地、黄柏、黄连、黄芩、归身、枣仁.治阴虚盗汗.同生地、熟地、归身、人参、枣仁、北味.治表虚自汗.同人参、甘草.名保元汤.治阳虚及虚痘症.同白芷、白芨、甘草、金银花、皂刺.排脓止痛.

黄耆·《本草求真》

(山草)补肺气实腠理

黄 (专入肺。兼入脾)。味甘性温。质轻皮黄肉白。故能入肺补气。入表实卫。为补气诸药之最。是以有耆之称。且着其功曰。生用则能固表。无汗能发。有汗能收。是明指其表实则邪可逐。故见无汗能发。表固则气不外泄。故见有汗能止耳。又着其功曰。熟则生血生肌。排脓内托。是盖指其气足。则血与肉皆生。毒化脓成。而为疮疡圣药矣。至于痘疮不起。阳虚无热。(机曰。保元汤用黄 。原出东垣治慢惊土衰火旺之法。今借此加减治痘。以其内固营血。外护卫气。滋助阴阳。作为脓水。其症虽异。其理则同。故去白芍加生姜。改名曰保元汤。炙黄 三钱。人参二钱。炙甘草一钱。生姜一片。水煎服之。)书言于耆最宜。皆是取其质轻达表。功专实卫。色黄入脾。色白入肺。而能升气于表。又言力能补肾。以治崩带淋浊。是盖取其补中升气。则肾受荫。而崩带淋浊自止。然与人参比较。则参气味甘平。阳兼有阴。耆则秉性纯阳。而阴气绝少。盖一宜于中虚。而泄泻痞满倦怠可除。一更宜于表虚。而自汗亡阳溃疡不起可治。且一宜于水亏而气不得宣发。一更宜于火衰而气不得上达之为异耳。黄 书言性畏防风。其功益大。盖谓能以助耆达表。相畏而更相依。是以如斯。若使阳盛阴虚。上焦热甚。下焦虚寒。肝气不和。肺脉洪大者。则并戒其勿用矣。出山西黎城。大而肥润箭直良。瘦小色黑坚硬不软者。服之令人胸满。(震亨曰。宜服三拗汤以泻。)茯苓为使。恶龟甲白藓皮。反藜芦。畏五灵脂防风。血虚肺燥。捶扁蜜炙。发表生用。气虚肺寒。酒炒。肾虚气薄。盐汤蒸润。切片用。

黄耆·《本草思辨录》

营气始手太阴而出于中焦,卫气始足太阳而出于下焦。营奉胃中水谷之精气以行于经隧,卫举胃中水谷之悍气以行于肌表。黄 中央黄,次层白,外皮褐,北产体虚松而有孔,味甘微温,叶则状似羊齿,明系由胃达肺,向外而不中守。有外皮以格之,却又不泄出。独茎直上,根长二三尺,故能由极下以至极上。凡其所历皆营卫与足太阳手太阴经行之境,论其致用,则未易一二明也。

刘潜江疏黄 ,以治阳不足而阴亦不利之病,不治阳有余而阴不足之病,与阳不得正其治于上,阴即不能顺其化于下四语,最为扼要。其解内经阳者卫外而为固,阴者藏精而起亟,虽稍落宽廓而理固如是。乃邹氏以阳不胜阴,则五脏气争,九窍不通,与卫外起亟,强为牵合。不知卫生总微论,以黄 一味治小便不利,乃提阳于上而阴自利于下也。即经所谓起亟,刘氏所谓顺其化于下也。五脏气争之九窍不通,则是阴之争而非阴之不利,与此盖毫厘之差耳。

黄 与牛膝,皆根长二三尺,别录皆言利阴气。惟牛膝一茎直下而味苦酸平,黄 一茎直上而味甘微温。故牛膝利阴气,是下利其阴气。黄 利阴气,是从阴中曳阳而上而阴以利。牛膝有降无升,黄 有升无降,皆屡验不爽。刘氏谓黄 先自下而上,又自上而下。邹氏谓黄 能升而降,能降而升。此盖黄 疏营卫之后,营卫则然,黄 无此狡狯也。

凡药之用宏而不专主于一者,辨之不精,即致贻误。如黄 补表而不实表,不实表故不能止汗。如人参之属,疏表而不解表,不解表故不能发汗。如麻黄之属,其亦能止汗、发汗者,则借黄 疏通营卫、调和阴阳之力也。金匮方黄 无不生用,后世多以蜜炙。然遇中虚之证缪仲醇谓黄 功能实表,有表邪者勿用。岂知黄 惟不实表,故表邪亦有用之者。如本经之排脓止痛,金匮之治风湿、风水、黄汗,皆堪为不实表之据。若伤寒之邪,宜从表泄,黄虽不实表,而亦无解表之长,且有补虚羁邪之患,断非所宜也。

足太阳脉上额交巅,黄 入太阳经,故能上至于头。膀胱与肾为表里,故亦能益肾气以化阴而上升。凡方书治尿血等证皆是。汪 庵云∶阴虚者宜少用,恐升气于表而里愈虚。斯言得之矣。

试以金匮用黄 诸方言之∶小建中汤尤在泾诠解之精,实胜诸家。惟黄 建中汤加黄两半,第视为充虚塞空,则失之泛矣。诸不足三字所该者广。营卫二气,岂能升降无愆。芍药用至六两,意在敛里破脾结。加黄 则为疏营卫之气,俾胃中津液,得输于营卫而无阻。

核之黄 桂枝五物汤,黄 与生姜俱较此加倍,且减芍药去甘草,显为宣通血痹而然。岂建中加黄 ,是徒取补塞乎。桂枝加黄 汤之黄 ,则尤非徒补之谓矣。黄汗与中风汗自出之汗,同为邪汗,同宜化邪汗为正汗,桂枝汤正的对之方。然黄汗由于阳虚,与桂枝证之但须泄邪者,瘥有不同,故减少桂芍而加疏表补虚之黄 ,以泄邪而化气。至腰 痛,身重,小便不利,则由阳不下通,尤非黄 不能下疏其卫。黄瘅脉浮亦用之者,正以黄 为太阳药也。然则 芍桂酒汤,何为抑之以苦酒哉。盖黄汗同而身肿不同,渴亦不同。肿则阳微表虚,不任汗解,渴则水气郁于三焦,肾阴不得上朝,自当以通阳化气泻水为亟。 芍桂枝取以通阳而化气。苦酒则泄热泻水而下达,三物得之,由三焦一气直下也。去生姜者,不使横扩也。去甘枣者,恐其中停也。用黄 特多,则因其虚。以补剂驱邪,故须六七日乃解,无速效也。防己黄 汤治汗出恶风,而不以桂枝汤加减者,以彼无湿此有湿也。风水亦用此方,以与风湿无异也。风湿例用麻桂,而此不用者,盖彼为身痛,此则身重,身痛者风盛而喜动,身重者湿盛而喜静。脉浮则邪仍在表,表可不解乎,然汗已出而虚虚可虑。湿可不驱乎,然湿即去而风必愈淫。惟防己解肌表之风湿,直泄而不横泄。黄 宣营卫之壅蔽,疏表而亦补表。脾土强则能胜湿,故佐以术甘。姜枣多则妨身重,故减其分数。又以后坐被上,被绕腰下,助下焦温化之气,而邪得以微汗而解。视夫徒知发汗利水补虚,而不能与病机相赴者,真有霄壤之别。

皮下例宜发汗,而防己茯苓汤,虽水气在皮肤中而脉不言浮,四肢则聂聂动而肿。经云∶肉蠕动名曰微风。是水浸其脾,脾阳不能达于四肢,而又为微风所搏,故动而肿。动而不痛,脉不浮,则发汗非宜。防己为风水要药,偶以茯苓,使直泄于小便。病在皮肤,非黄不能汗出表虚而宜止汗之证,而四逆加人参与茯苓四逆诸汤,仲圣用人参不用黄 ,以参能实表, 不实表也。感伤风寒而宜发汗之证,如桂枝与麻黄诸汤,仲圣绝不加 ,以表有邪,非表之虚也。表有邪而挟虚者,则参不宜而 为宜。然 能直疏不能横解,且性味甘温,驱邪岂其所胜。故风湿、风水、黄汗等证,仲圣用黄 ,亦只为防己茯苓之辅而已。惟补虚通痹,则 之专司。故黄 建中汤、黄 桂枝五物汤,皆以黄 统率全方。仲圣之辨药,可谓精矣。后世用黄 为表剂而至当者,无如唐书许允宗之治柳太后病风,以黄 防风煮数十斛,于床下蒸之,药入腠理,一周而瘥。此必尚有外证可凭,故开手即以解散风邪为治。经云∶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又云∶大气一转,邪风乃散。夫补虚散邪,法亦多端,而黄 防风收效若是之捷者,何也?病者脉沉口噤,自属经络机窍为风邪所中,阳虚而阴壅,大可想见。黄 非风药,而补阳利阴,通其气道,厥有专长。防风得之,乃克由阳明达表,大驱其风。此其得诀,在认定脉沉可任黄 ,否则遇中风脉浮汗出而用之,不愈助其虐乎。宋人许叔微医学至深,而其用黄 ,则似不如允宗之当。本事方载邱生病伤寒尺脉迟弱,叔微谓未可发汗,而以黄 建中加当归,先调其营血,极为有见。然尺弱宜兼益肾阴,而用由太阳上升之黄陆定圃冷庐医话,载许辛木部曹谓其嫂吴氏,患子死腹中,浑身肿胀,气喘身直。其兄珊林观察,检名人医案得一方,以黄 四两,糯米一酒钟,水煎与服。即便通肿消,已烂之胎,成十数块逐渐而下,一无苦楚。又山阴王某患肿胀,自顶至踵皆遍,气喘声嘶,大小便不通,许亦告以前方,煎一大碗,服尽而喘平,小便大通,肿亦随消。继加祛湿平胃之品,至两月后,独脚面有钱大一块不消。更医痛诋前方,迭进驱湿猛剂,竟至危殆。仍以前方挽回,用黄 至数斤,脚肿全消而愈。黄 治肿胀有此大效,得不诧为异事。然此亦仲圣早有以示人者,金匮凡水湿之证,身重身肿,皆不禁用黄 ,皆使水湿下行。许氏所治亦是水肿。内经三焦为水道,膀胱为水腑,黄 从三焦直升至肺,鼓其阳气,疏其壅滞。肺得以通调水道,阴气大利,此实黄 之长技。其脚面之不易消,与用 至数斤,盖由仅仗此一味,而制方之

黄耆·《本草图经》

黄 (图缺),生蜀郡山谷,白水汉中,今河东、陕西州郡多有之。根长二、三尺以来。独茎,作丛生,枝秆去地二、三寸;其叶扶疏作羊齿状,又如蒺藜苗;七月中开黄紫花;其实作荚子,长寸许。八月中采根用。其皮折之如绵,谓之绵黄 。然有数种,有白水 ,有赤水 ,有木,功用并同,而力不及白水 。木 ,短而理横。今人多以苜蓿根假作黄 ,折皮亦似绵,颇能乱真。但苜蓿根坚而脆,黄 至柔韧,皮微黄褐色,肉中白色,此为异耳。唐·许裔宗,初仕陈为新蔡王外兵参军,时柳太后感风不能言,脉沉而口噤,裔宗曰∶既不能下药,宜汤气熏之,药入腠理,周时可瘥。乃造黄 防风汤数斛,置于床下,气如烟雾,其夕便得语。药力熏蒸,其效如此,因附着之。使善医者,知所取法焉。

黄耆第二·《本草易读》

蜜炙补中,生用透表。茯苓为使,恶龟甲、白鲜皮,畏防风。然黄 得防风,其功益大,乃相畏更相使也。

味甘、气平。入足阳明胃,足太阴脾。补虚弱,排疮脓,益元气,壮脾胃,祛肌热,敛汗泄。助当归以生血,佐防风以驱风。生用微凉。实表敛汗者宜之。生蜀郡山谷,陇西洮阳等处。山西绵上者良,紧实如箭杆者佳。叶似槐又似蒺藜。开黄紫花,结小尖角。内有热者勿用。凡使勿用苜蓿根,俗名土黄 ,味苦而坚脆,服之令人瘦。又与木 草相似肠风下血同黄连丸服。(验方第一。)

尿血痛甚,同人参末,用蜜炙莱菔如指浓四、五片,不令焦,蘸末食之,盐汤下。(第二.)

汗渴脉虚,不洪,同当归煎服。(第三。)

风病不语,同防风煎水蒸之。(第四。)

小便不通,水煎服。(第五。)

气虚白浊,同茯苓末服。(第六。)

嗽脓血咽干,同甘草末服。(第七。)

一切痈疽初起,同当归、净花、甘草酒服汗之。(第八。)

胎动腹痛,下黄汁,同川芎、糯米煎服。(第九。)

代刀散 生 (四钱)穿山甲(一钱) 川芎(三钱) 当归(二钱) 角刺(一钱五分) 疮在上先饮酒一杯。(诸方第一。)

黄 汤 黄 白芍 桂枝 苦酒治黄汗身肿,发热汗出而渴,脉自沉者。(第二。)

桂枝黄 汤

治黄汗两胫自冷,腰腿弛痛,如有物在皮中,身痛重,烦躁,腰以上汗出,小便不利者。(第三.)

五物汤 黄 桂枝 白芍 生姜 大枣治血痹身体不仁,状如风痹,脉微尺紧小者。(第四。)

黄 建中汤 桂枝 白芍 炙草 生姜 大枣 胶饴 黄治虚劳里急,诸不足者。(第五。)

防风黄 汤 防风(三钱) 黄 (一两)水煎服。治中风不遂,脉迟弱者。(第六。)

玉屏风散 防风 黄 白术为末酒下。治风邪久留不去,或自汗不已者。(第七。)

黄 五物汤 黄 白芍 桂枝 生姜 大枣水煎服。治风瘫身无痛,半身不遂,手足无力,不能动履者。久久服之,自见其效。(第八.)

竹叶黄 汤 竹叶 黄 生地 白芍 麦冬 台参 当归 川芎 半夏 黄芩甘草 石水煎服。治消渴气血虚胃盛者。(第九。)

保元汤 黄 台参 肉桂 甘草治男妇气虚,婴儿惊怯,痘家虚寒。(第十。)

圣愈汤 台参 黄 当归 川芎 白芍 熟地治一切失血过多,烦热作渴,睡卧不安。(十一。)

当归六黄汤 当归 黄 地黄 黄芩 黄连 黄柏治阴虚有火、盗汗发热。(十二。)

黄 建中汤 方见上。

治虚劳里急,悸衄腹痛,夜梦失精,四肢酸痛,手足烦热,咽干口燥,诸不足者。(十三.)

黄 当归 白芍 桂枝 防风 姜 枣治手足一身麻木。(十四。)

黄 苍术 独活 防风 升麻 葛根 炙草 白芷 川椒 姜 枣 葱忌冷物。治鼻不闻香臭。(十五。)

黄耆·《本经逢原》

甘温,无毒。入益气药炙用。入解表及托里药生用。肥润而软者良,坚细而枯者,食之令人胸满。

《本经》主痈疽久败,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 ,补虚,小儿百病。

发明 黄 甘温,气薄味浓,升少降多,阴中阳也。能补五脏诸虚,入手足太阴,手阳明少阳。而治脉弦自汗,泻阴火,去肺热,无汗则发,有汗则止。入肺而固表虚自汗,入脾而托已溃痈疡。《本经》首言痈疽久败,排脓止痛,次言大风癞疾,五痔鼠 ,皆用生者,以疏卫气之热。性虽温补,而能通调血脉,流行经络,可无拟于壅滞也。其治气虚盗汗、自汗及皮肤痛,是肌表之药。治咯血,柔脾胃是中州之药。治伤寒尺脉不至,补肾脏元气不足,及婴儿易感风邪,发热自汗诸病,皆用炙者,以实卫气之虚。乃上中下内外三焦药,即《本经》补虚之谓。如痘疹,用保元汤治脾肺虚热,当归补血汤治血虚发热,皆为圣药。黄同人参则益气,同当归则补血,同白术、防风则运脾湿,同防己、防风则祛风湿,同桂枝、附子则治卫虚亡阳汗不止,为腠理开阖之总司。又黄 性专实卫,温补下元,而当归补血汤,曷不用地黄之属,反用此三倍于归,其义何居?盖阴血之虚而发热,明系阳从阴亢,自必峻用阴中之阳药为君,兼当归引入血分,自然阳生阴长,阴邪退听,而亢热除矣。若用纯阴滋腻,徒资胶滞,热无由而散也,是须黄 固护其营,不使重夺其汗,而阴自守,热自除矣。昔人言,无汗不得用黄 ,服之令人胸满,此指表实形瘦色苍,胸中气盛者而言。若卫气虚衰之人感寒,虽用表药,多不能作汗,须用黄 建中之属始得汗解,不可拘于俗见而废圣法也。唐·许胤宗治柳太后病风不能言,脉沉而口噤,乃造黄 防风汤数斤置于床下,气如烟雾,一夕便得语也。此义惟玉屏风散得之。黄 性畏防风,然得防风,其功愈大,盖相畏而相使者也。

黄耆·《得配本草》

茯苓为之使。恶白藓皮、龟甲。

甘,微温。入手太阴经,兼入足太阴气分。助气补血。固腠理,益脾胃,托疮疡,止盗汗。(固气之功。)得枣仁,止自汗。配干姜,暖三焦。配川连,治肠风下血。配茯苓,治气虚白浊。配川芎、糯米,治胎动、腹痛、下黄汁。佐当归,补血。使升、柴,发汗。

补虚,蜜炒。嘈杂病,乳炒。解毒,盐水炒。胃虚,米泔炒。暖胃,除泻痢,酒拌炒。

泻心火,退虚热,托疮疡,生用。恐滞气,加桑白皮数分。血枯(助气生火,血愈枯也。)中风,(阳气升,风益疾,痰益盛。)火动生痰,五内虚甚,(升气于表也。)上热下寒,(气升,上益热,下益寒。)痘色不润,(助气,血愈枯。)肝气不和,(黄耆能动三焦之火。)皆禁用。

怪症∶四肢节脱,但有皮连,不能举动,此筋解也。用黄耆三两,酒浸一宿,焙研,酒下二钱,至愈而止。

黄 补气,而气有内外之分。气之卫于脉外者,在内之卫气也。气之行于肌表者,在外之卫气也。肌表之气,补宜黄耆。五内之气,补宜人参。若内气虚乏,用黄 升提于表,外气日见有余,而内气愈使不足,久之血无所摄,营气亦觉消散,虚损之所以由补而成也。故内外虚气之治,各有其道,不谙其道而混治之,是犹盲人之不见黑白也。

黄耆·《雷公炮炙论》

雷公云∶凡使,勿用木耆草,真相似,只是生时叶短并根横。

凡修事,先须去头上皱皮,了,蒸半日,出,后用手擘令细,于槐砧上锉用。

黄耆·《雷公炮制药性解》

味甘,性微温无毒,入肺脾二经,内托已溃疮疡,生肌收口,外主表虚盗汗,腠理充盈。恶龟甲,白藓皮。

按∶黄?之用,专能补表,肺主皮毛,脾主肌肉,故均入之。已溃疮疡及盗汗,皆表虚也,故咸用之。里虚者忌服,恐升气于表,愈致其虚。表邪者忌服,恐益其邪也。惟表虚邪凑不发汗者,可酌用之,生者亦能泻火。

雷公云∶凡使勿用水?草真相似,只是生时叶短并根黄,先须去头上破皮了,蒸半日出,后

黄耆·《药鉴》

气薄味甘性温,无毒,升也,阳也。其用有四∶温分肉而实腠理,益元气而补三焦;内托阴症之疮痍,外固表虚之盗汗。如痈疽已溃者多用,从里托毒而出。又能生肌收口,补表故也。大都表邪旺者不可用,用之反助邪气。就阴气弱者论之,亦宜少用,若用之以升元气于表,则内反虚耗矣。又表虚有邪,发汗不出者,服之自汗。此药大益胃气,能解肌热,故人参黄 甘草三味,退虚热之圣药也。入手少阳足太阴少阴肾命门之剂。蜜炙用之,大能止汗,生用又能发汗。人参非此则不能补,故为补中益气之要药也。用之于痘家,与前参同,但实热之症,比参尤加谨焉。恶鳖甲。

黄耆(黄蓍)·《药性切用》

性味甘温,生用托邪实表;炙用补中益气。但其性滞,不似人参之灵活。

黄耆·《药征》

主治肌表之水也。故能治黄汗、盗汗、皮水。又旁治身体肿或不仁者。

【考证】

芍桂枝苦酒汤证曰∶身体肿、发热汗出而渴。又云∶汗沾衣、色正黄加 汁;防己黄汤证曰∶身重、汗出恶风。

以上二方,黄 皆五两。

防己茯苓汤证曰∶四肢肿,水气在皮肤中。

黄 桂枝五物汤证曰∶身体不仁。

以上二方,黄 皆三两。

桂枝加黄 汤证曰∶身常暮盗汗出者。又云∶从腰以上必汗出、下无汗、腰 弛痛、如有物在皮中状。

以上一方,黄 二两。

黄 建中汤证,不具也。

以上一方,黄 一两半。

上历观此诸方,黄 主治肌表之水也。故能治黄汗、盗汗、皮水。又能治身体肿或不仁者,是肿与不仁,亦皆肌表之水也。

【互考】

芍桂枝苦酒汤、桂枝加黄 汤,同治黄汗也。而 芍桂枝苦酒汤证曰∶汗沾衣,是汗甚多也。桂枝加黄 汤证曰∶腰以上必汗出、下无汗,是汗少也。以此考之,汗之多少,即用黄 多少,则其功的然可知矣。

防己黄 汤、防己茯苓汤。同治肌肤水肿也。而黄 有多少。防己黄 汤证曰∶身重汗出。防己茯苓汤证曰∶水气在皮肤中,此随水气多少,而黄 亦有多少。则黄 治肌表之水明矣。故 芍桂枝苦酒汤、桂枝加黄 汤,随汗之多少,而用黄 亦有多少也。

黄 桂枝五物汤证曰∶身体不仁。为则按∶仲景之治不仁,虽随其所在,处方不同。而历观其药,皆是治水也。然则不仁,是水病也。故小腹不仁、小便不利者,用八味丸以利小便,则不仁自治。是不仁者,水也。学人思诸。

防己黄 汤,《金匮要略》载其分量与《外台秘要》异。为则夷考其得失,《外台秘要》古,而《金匮要略》不古矣。故今从其古者也。

【辨误】

余尝读本草载黄 之功。陶弘景曰∶补丈夫虚损、五劳羸瘦、益气。甄权曰∶主虚喘,肾衰耳聋,内补。嘉谟曰∶人参补中,黄 实表也。余亦尝读《金匮要略》,审仲景之处方,皆以黄 治皮肤水气,未尝言补虚实表也。为则尝闻之,周分置医,职四焉∶曰食医、曰疾医、曰疡医、曰兽医。夫张仲景者,盖古疾医之流也。夫陶弘景尊信仙方之人也。故仲景动言疾病,而弘景动论养气,谈延命,未尝论疾病。后世之喜医方者,皆眩其俊杰,而不知其有害于疾医也。彼所尊信而我尊信之,滔滔者天下皆是也。岂不亦悲哉?夫逐奔兽者,不见大山。嗜欲在外,则聪明所蔽。故其见物同,而用物之异。仲景主疾病者也,弘景主延命者也;仲景以黄 治水气,弘景以之补虚。夫药者,毒也。毒药何补之为,是以不补而为补,以不补而为补,是其聪明为延命之欲所蔽也。古语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夫古所谓虚实者,以其常而言之也。昔者常无者,今则有之,则是实也。昔者常有者,今则无之,则是虚也。邪者,常无者也;精者,常有者也。故古所谓实者,病也。而虚者,精也。因病而虚,则毒药以解其病毒而复其故也。非病而虚,则非毒药之所治也,以谷肉养之。故曰攻病以毒药,养精以谷肉果菜。今试论之。天寒肌肤粟起,当此时服黄 而不已也。以衣衾则已,以衣衾而不已也,啜粥而已,无他。是非病而精虚也。若乃手足拘急恶寒,是与衣衾而不已也,啜粥而不已也,与毒药而已也。无他,是邪实也。呜呼?仲景氏哉?信而有征,此孔子所以非法言不敢道也,甄权、嘉谟不言疾医之法言也,抑亦弘景祸之矣。言必以仙方,必以阴阳,此 功之所以不着也。

【品考】

黄 汉土、朝鲜、本邦皆产也。汉土出绵上者,以为上品,其他皆下品也。其出朝鲜、本邦者,亦皆下品也。今华舶之所载而来者,多是下品,不可不择也。凡黄 之品,柔软、肉中白色,润泽味甘,是为上品也,锉用。

黄耆·《增广和剂局方药性总论》

味甘,微温,无毒。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 。补虚,小儿百病,妇人子脏风邪气,逐五脏间恶血,补丈夫虚损,五劳羸瘦,止渴,腹痛泄痢,益气,利阴气。生白水者,冷补。其茎叶疗渴及筋挛,痈疽疮肿。《药性论》云∶治发背。内补,主虚喘,肾衰,耳聋,疗寒热。生陇西者下补,蜀白水赤皮者微寒。日华子云∶助气,壮筋骨,长肉补血,破症癖,治瘰 ,瘿赘,肠风,血崩,带下,赤白痢,产前后一切病,月候不匀,消渴,痰嗽,并治头风,热毒,赤目。药中补益呼为羊肉。又云∶赤水 ,凉,无毒。治血,退热毒,余功用并同上。木,凉,无毒。治烦,排脓,力微于黄 ,遇缺即倍用之。恶∶龟甲。

黄耆·《珍珠囊补遗药性赋》

恶龟甲白藓皮蜜炒用。

黄 ,味甘性温无毒。升也,阳也。其用有四∶温肉分而实腠理;益元气而补三焦;内托阴证之疮疡;外固表虚之盗汗。

中药/黄耆.txt · 最后更改: 2017/10/12 00:14 由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