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人丧失信心。任何事物都是一物降一物的,正如我们古人所总结的五行生克原理一般。

    五行相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五行相克——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

    任何有奇难杂症都有生长的基因,就有克制的原理,所谓不治之症,实乃不得其术也。

    目前世界上从事癌症研究者,数以万千,然而医学界仍许以最高奖励——诺贝尔医学奖来诱使医务工作者攻克人类的天敌癌症,这足以说明世界上能治愈癌症者微乎其微。

    从当今世界医学界来看,对于癌症的治疗方法基本上还是手术切除、电疗药敷和激光照射等几个类型。但这些疗法从本质上讲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它们都是以杀伤癌细胞为主,即习惯上通称的“杀伤疗法”。

    然而,杀伤疗法却是野蛮的、盲目的,它宁可是错杀三千、也不肯放过一个。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大量杀死了正常、健康的细胞。结果有的患者幸运,在杀死癌细胞以后还以将病躯撑上三、五年,他们之所以活不长久,是因为杀伤细胞的同时已伤了元气。另一种不幸运者,在治疗当中就不知不觉地伤亡在医院的手术台上,这倒不是说医生们变成癌症的帮凶,而是目前的医术只有这么高明,因而现代医学中的治癌过程,真有点像个癌症帮手,使患者逃出虎口、又掉进狼窝。

    在我们的医学界,把人的生命看成是无数个正常细胞所组成的。而无论在正常细胞或癌细胞,它们都由细胞核、细胞质、细胞膜三个部分所组成一个椭圆形的生命体。中医学上便称这正常细胞为正义,把癌细胞叫作邪恶。人生正是在正义与邪恶搏击中,强食弱肉,或战胜邪恶使人更坚强、健康,或被邪恶战胜而走向灭亡。人体就是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搏击中,显示出健康、衰弱及死亡各种症状的。也就是说,一个癌患者,通常会有三种结局,要么正常细胞战胜癌细胞,要么癌细胞吞噬正常细胞,要么两类细胞同归于尽。患者的最后归宿却只能有两种,活下去或死亡掉。而我们的癌患者多发于四、五十岁以上的人,也是因为人在走向衰老过程中,正常细胞逐渐衰弱,失去了抵抗并战胜癌细胞的活力。

    因此,世界医学界以杀伤为主的电疗、理疗、激光照射等治癌方法,从根本上看是一条死路。而在中国民间的众多中草药秘方中,治癌比较绝的几味药,都含有大毒、剧毒,它们之所以屡见治癌奇效,正所谓之“以毒攻毒”的效应。这也是不足可取的。但是,目前除此之外,我们的医学家们别无选择,别无良策。

    准确地讲,我们治癌的最佳良策、方案,应该是正确地对症下药,施以滋补营养的佳药,活血正气,再配之以精良的体育锻炼方法(如练治癌气功等),以促使正常细胞的强壮、活跃,从而战胜癌细胞,从根本上驱逐癌细胞,真正达到从本质上扶正祛邪的效应。

    人们很熟悉锌元素,却对另一个元素较冷落,知之者不多。偶有熟识锗元素的,也认为它是有毒物,不予重视。然而,近年它却为我国及外国的医学专家所关注。他们正在努力将它变毒为宝,发挥它抗癌、防癌、治癌及抗衰老的妙用。

    日本著名的科学家浅井一颜著文称,他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在人参中含有的有机锗比一般中草药中所含的量均高。后面,他这一惊人的发现引起我国医学专家的重视。我国的专家们也专门深入东北长白山区进行认真研究,同样发现不仅在人参中含有机锗高,在其它滋补类的中草药当中也含有丰富的有机锗。特别是我东北长白山地区生长的野山参,它含有机锗量比别的人参,尤其比人工繁殖的人参含锗量高。而且,这些野生的人参生长年代越长久,其有机锗含量就越高。他们曾测试过生长了20多年的野山参,发现它含锗量为4000PPM,而同样年久的灵芝菌仅为1000PPM,枸杞则为124PPM。在中国历史上,民间一直把人参、灵芝、枸杞视为长生不老的仙丹,那些传说中的千年古参、古灵芝的出神入化的绝妙功效,更令人神往,由此也可见一斑。而今,锗元素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因为发现它具有显著的增加人体免疫力和具有抗衰老的作用,现又发现有抗癌、防癌、治癌作用,那就更加珍奇了。据统计,目前世界上已有5万多例癌症患者由于及时使用有机锗而得到治愈或病情有好转。我国卫生部已把它作为重点研究项目,列入了第一类抗癌新药的行列。

    目前,在科学发达国家的少数实验室里,科学家们正在实验和研究有致命毒性的自然界毒物,以用于医疗治癌之中。他们已发现的可用于医疗的自然界的毒物有:从假单胞菌属提取的白喉毒素;用蒸馏法从蓖麻籽中获得的蓖麻子蛋白素;蓖麻子蛋白毒素与一种抗体的杂交物等。这些原自然界的毒素,会连续和消灭癌细胞。它们的成功功效为人制造的分子所不及。如果说消灭一个癌细胞需要标准化疗剂的1000个分子,那末,蓖麻子蛋白毒素只需一个单分子就足以破坏一个癌细胞。医师已把小剂量的免疫毒素或毒素结合物用于治疗卵巢癌、白血病、淋巴瘤等免疫系统癌症。美国休斯敦市的一家癌症中心,正在为白血病患者安全静脉注射轻度白喉毒素。有些病例甚至注射小剂量毒素也对癌瘤产生了破坏作用。自然,正常细胞也因遭到了破坏。所以,科学家们还在进一步试验、研究,如何组合了原自然界的毒素分子,使它们在治疗癌症过程中即消灭癌细胞,同时又有效保护好健全、正常的细胞。

    利用生物节律选择最佳的治癌时间与方案,也是我们不少医学家们正在探索、实践的问题。长期以来,人们利用生物节律治病,特别是治癌,收到事半功倍的好效果。但过去对治癌的生物节律仅限于利用癌细胞的周期,即在某些癌分裂增殖最活跃时给予抗癌药进行有效的杀灭,却忽略了另一个方面——人体健康细胞的和人自身的生物节律。由于抗癌药也对健康细胞有杀灭作用,因此可能产生严重副作用,不能不引起我们高度重视。如果在健康细胞分裂最慢的时候给予另一些抗癌药,这样就只有极少量的健康细胞被杀死,而且病人能够耐受较大剂量的药物,从而能杀死更多的癌细胞。例如,骨髓前体母细胞在午夜与凌晨四点之间分裂繁殖的活性最小,而在早上八点到下午十六点之间活性最高,粒细胞(白细胞之一种)的节律与骨髓细胞差不多,只是推迟约四小时。根据这一规律,对宫颈癌、直肠癌患者,在午夜与凌晨之间给予三种细胞毒抗癌药,结果,疗效是一般疗法的二、三倍,三分之二的病人肿瘤比原来缩小了一半,而按常规方法给药只有四分之一者获得同样的结果。

    美国加利福尼亚的一位细胞生物家发现,肿瘤细胞与正常细胞具有不同的生物钟。癌细胞在上午十点时生长最快,第二个小生长高峰在下午四时。因此,对癌症患者实施化疗手术,则应将最佳时间选在上午十点钟,这样就可以最限度地杀伤癌细胞,而又不损害正常细胞的生长。

    英国伦敦盖伊医院的研究人员发现,患有乳腺癌的妇女,如果在月经周期的下半期进行切除手术,她们生存的时间将会长得多。患者如在经期的第三天和第十三天之间进行手术,54%的患者有可能再活十年。如果在经期下半期手术,十年存活率可达84%以上。这一发现在乳腺癌已扩散到腋下淋巴腺的患者中尤为明显。月经下半期手术的病人十年以后的幸存者仍达78%左右,而前期手术患者仅仅只有33%左右。

    在医治癌症中,患者所表现的各种情绪,也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我们的医务人员很清楚,在患者具有斗争精神的安于现状、听天由命的,其康复程度就大不一样。一些有治癌经验的医师,甚至总结出癌患者们“好脾气的活不长”,而“坏脾气者死不了”,真正是一条“该死的死不了,该活的活不好”的经验之谈。

    美国专家史蒂文·格里尔在1971年开始进行对一组69名患乳腺癌的妇女进行研究,在诊断她们为癌症时,与她们进行谈话,她们的反应分为四个类型:第一种是觉得无论她们采取什么措施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她们打算向癌症屈服。第二种是淡然接受。她们能忍受不幸,听其自然,接受命运的摆布。第三种是拒绝相信。这种人打算就象没有患病一样,继续过她们的正常生活。第四种是坚持斗争精神的人,她们相信自己能战胜癌症,并且下决心为之奋斗,从斗争中求生存,在五年、十年中,格里尔两次调查了这些病人的生存率。他结果发现“奋斗型”(即第四种)生存率最高,“不相信型”(即第三种)位居其次。“淡然型”(即第二种)又其次。“无望型”(即第一种)的生存率最低。由此可见,抑制愤怒和无望感是危险程序最高的两个与患癌有关的因素。

    医学专家还发现,恶性肿瘤来势凶猛的病人,多见于严肃、过于拘谨、拼命讨好让人喜欢,经常道歉和为自己辩解的人。癌生长缓慢的病人则相反,他们更善于表达自己的思想情绪。可以设想,一个癌患者,只要把感情表达出来,无论是好情绪或者坏情绪,总比闷在心里不表露,其康复程度要快、要大。

    随着人类癌患者的增多,我们的特效治癌方法尚未出台,人们选择治癌方法,最好是在有经验的中草医师指导下,正确选择治癌药物,同时拜些武术、气功师习武强身,这样内外兼修,可望战胜一这人类天敌、绝症。既然实践已告诉我们,西医已奈何不了癌症,我们就无须去乞求那么洋货、泊来品。要想根除癌症,唯一的出路在中草医和武术气功行列。如果说到选择最佳方案的话,那笔者要推荐这么个方案,即三分中药医治、七分强身健体锻炼,这才是癌患者康复的希望之光所在。

    本作出版两年多来,随着一再重印之数加大,读者越来越多,来信来电及登门求医治病者不少。但我不得不坦诚相告,我现在的治癌见识也仅限于药物配气功之法,这充其量也只属于中乘水平。而目前我正与几个有志于振兴中医事业的朋友,潜心研究上乘疗法,即融生物节律、气功点穴、药物相辅、体育锻炼于一炉,有效地、准确地、成功地做到,治癌之际能强壮正常细胞的活力,杀灭癌细胞而不伤健康细胞的法则,争取三、五年后见成效。这也是今后我的另一部作品将要详尽论述的。

    文档更新时间: 2020-10-24 22:09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