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只听人说,自古乱世出英雄,可不知道什么乱世会冒出拐子药的事。然而,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运动中,我有幸一睹了这乱世奇闻。这真有点令人啼笑皆非的味道。

什么叫拐子药?拐子药顾名思义,无非是拐子用的药。拐子又是什么?它是桂北地区的土语,即是偷摸扒拐的盗贼的代号。它有什么神方妙药在乱世中冒出来?

话得从“文革”初讲起。那时,全国上下一片围剿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及臭老九的喊打喊杀声。我家隔壁的赵医生,解放前走江湖、卖狗皮膏药,来到湘、桂边界谋生。有一天,国民党桂系领袖、国家代总统李宗仁部下的一位军长,困在一次战斗中负了伤,路过湘、桂边界回当时广西的首府桂林治疗,碰巧遇上上赵医生。闲聊中,赵医生吹起自己的神功秘方来。这位军长马上请他为自己治伤。想不到这赵医生还当真医术高明,几天功夫就治好了军长的伤。军长又听说赵是武林高手,马上聘请赵作自己的贴身卫士兼保健医生。后来,人民解放军大兵压境,蒋家王朝已彻底崩溃,赵医生倒颇识时务,扯了个由头开了小差,逃离了国民党部队。全国解放后,他这段历史象黑锅一样扣在了身上。“文革”初期,他自然逃不脱审查、关押、批斗的命运。

几天的批斗场面,的确是惊心动魄的。与赵医生关押在一起的几十个“牛鬼蛇神”,几乎是一天少掉一、两个——被各种“革命者”枪毙、打死。他比较幸运,最后一批批斗对象才排列上他。好歹他也比别人多活了几天,他心里暗暗庆幸。轮到批斗他那天,他悄悄把自己的钱、粮、饭菜票一起交给同室的“难友”老鲁,对老鲁说:“我这一去,恐怕回不来了,这些东西你留下用吧。本来我还想把一批祖传秘方传授给你的,现在看来没时间了,我只能给你一副拐子药,以后再拿你去斗、去打,你就先吃一点下肚,保你毫毛不伤……”

那天,赵医生被拉出去游街、批斗,他服下了身上仅剩的一点拐子药便慷慨赴义。谁知,那些喊打喊杀的“革命群众”,只是为报私仇,找仇人出气。而赵医生平时没跟谁结怨,相反,他那起死回生的绝妙医术,还结下许多善缘,给人救死扶伤,深得民众口碑称道。因此,这一场批斗会,他自始至终都当陪衬,不仅没挨打杀,连一句咒骂也没听到,完好无损的身躯驾到了住地。这下可不得了,回来后立刻感到浑身胀痛,其苦难言。他赶紧催同室的老鲁拿棍子打他。老鲁岂敢作恶,坚持不肯。赵医生痛苦的叫道:“我吃了拐子药,你不打我就等于要我的命……”老鲁见他这么一讲,只得脱下板鞋打他。他直感到不过瘾,急叫老鲁拿板凳打他,足足打了他半个小时,他才感到浑身舒坦赶来。后来他告诉老鲁,这种拐子药事先吃了,被别人怎么棒打都不会负伤、疼痛。相反,吃了拐子药不挨打的人,药性一发作,那就浑身胀痛、酸痒,难受至极!他这一次失算于人,万没料到“革命群众”无一人揍他、打他,白费他吃下这拐子药!后来老鲁被揪斗,事先也服下拐子药,结果别人打他、揍他,他一点也不疼痛,相反,别人一放松,他倒难受赶来,他只好耍小动作,勾引别人打他,他嘴上喊“哎哟,哎哟。”,心里却万分高兴,他终于体验到了拐子药的绝妙!

老鲁在以后同我父亲等人谈及此事,毫不保留地披露了拐子药的内幕。过去我们只听说许多强盗拐子都有这一招,一旦行窃被抓被打,拐子药就成了救命仙丹。

其实,这拐子药是南方常见的了哥王(又名南岭荛花)等中草药配制的。

了哥王,是一种有毒的药草,不能多服,多服必中毒身亡。其根部的外皮,显呈赤黄色状,用时常以刀将之刮掉,外用则应保留之,因全药的毒性较大的部位就在于此处。一般人们仅用第二层皮,色泽显得洁白,很有纤维韧性。它可搓成绳状带子,平时武林中人多将带子缠护自己的腰间,既可作裤腰带,又能起到护身驱伤痛的妙用。行窃者多将它缠身,一旦遇到意外,马上可以刀割、齿咬治伤。而且,此药缠身的时间越长,药效越妙,治伤痛效果也越佳。

了哥王治伤痛,一般只用3至6克,重用者久煎5小时,能用自己的小便(最好是童便)送服之,效果就特佳。如果条件允许,用黄糖酒送服之,效果也特别好。同时,用了哥王的根皮蘸好烧酒擦伤处,也可配合内服所用。

拐子药的主药是了哥王,它可单独使用,也可与它药搭配治伤妙方。据悉,好些人仅用此了哥王抗伤、治伤,亦收到良好效果。尤其是被打伤前服之,受伤时决无痛感,决不害怕击打、棍敲。

由于这种拐子药还不算特效的跌打损伤秘方,加之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利用上它,常给社会造成坏影响。因此,笔者不打算过多过细地介绍这拐子药的炮制工序及配方,以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敬请读者谅之。

文档更新时间: 2020-12-29 20:52   作者:admin